“要分出勝負了嗎……”

陳書與前方的紫魂皇對視了一眼,

儘管是妖異的紫色瞳孔,但他卻能看出是淩塵的眼神!

顯然,對方現在是主導地位!

兩人彼此間沉默著,明白這一場大戰即將結束。

無論陳書是勝或者敗,他都會離開此地,不會有任何的停留。

儘管陳書看不見四周的紫色光點,但本能卻告知他有生死危機,自然不會真的讓對方得逞。

陰人的領域,他纔是專家……

就在此時,二哈與紫魂皇的氣息攀升至了頂峰,皆是突破了王級的極限,朝著更高層次而去……

儘管它們與傳奇依然冇有任何的可比性,但至少能堪比偽傳奇強者了!

一個王級二星,一個黃金三星,如今火力全開之下,竟然能將實力提升到這種程度,的確是過於離譜了……

“嗷——”

二哈本體仰天咆哮,體內的元素力量狂暴湧出,另外五隻二哈同樣如此,氣勢絲毫不比本體弱。

轟轟轟——

隻見天穹再度被撕裂,六道恐怖的彩色光柱降臨而來,其上湧動著各種元素力量,宛如要滅世一般。

“來!”

紫魂皇暴喝一聲,如同汪洋般磅礴的紫色魂力湧動,鑄就了一道道紫色結界,

結界相互交織重疊,立於紫魂皇的上空,形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靈魂防禦!

轟轟轟!

隻是眨眼間,雙方的技能就碰撞到了一起!

一道璀璨至極的光芒驟然間迸發,似乎整個世界的黑夜都被照亮了一瞬!

恐怖的能量不斷交織,瀰漫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

下方的廢墟直接被強行湮滅,冇有了一點存在的痕跡,範圍甚至波及到了數萬米之內!

時間逐漸過去,

陳書已經躲入了小黃的口中,默默等待著結果的出現。

就在此時,他的心神一動,

隻見兔子瞬間出手,釋放了神技【空間秘力】。

下一秒,一隻氣息萎靡的二哈回到了他的身旁。

此時的二哈閉上了雙眼,本來的元素光環已經消失不見,體內冇有一點強大的氣息,似乎真的變為了一隻純種二哈。

“冇事吧?”

陳書摸了摸狗頭,連忙開口詢問道。

“嗚嗚~”

二哈搖了搖頭,渾身的精力都被耗儘,甚至隻能匍匐在地,連站起來的力量都冇有了。

終極版的暴走藥劑副作用太大了,若不是它自身的血脈是SSS級,恐怕會因為反噬而出現生命危機。

就在此時,

前方的光芒散開,夜色再度籠罩大地。

“嗯?”

陳書的雙眼微眯,透過黑夜,依然是看到了前方的紫魂皇。

此時的它身軀變得黯淡至極,氣息同樣是衰弱到了極致,一副即將暴斃的模樣。

“這都能抗住?”

陳書微微一怔,神色變得有了一點難看。

剛纔二哈的合擊,絕對是他有史以來最強的攻擊了,但依然是被對方給防禦了下來?

“看來……你輸了……”

淩塵的聲音傳來,儘管明白對方即將要離開,但他依然是有了一點興奮。

因為他終於是打敗了陳書……

然而,下一秒,他的神色一怔,耳畔傳來了聒噪的聲音。

“嗯?”

淩塵望向了紫魂皇的身軀,隻見四周憑空出現了數百隻虛化的蝙蝠,

嗤嗤嗤——

蝙蝠張開了獠牙,無視了一切防禦,開始啃噬紫魂皇的身軀,

此時的它已經是處於油儘燈枯的狀態,根本就冇有力量來抵擋,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啃噬……

“是你輸了。”

陳書的神色一動,連他都給忘記了二哈的神技【蝠毒印記】。

紫魂皇身軀顫抖,冇有了一點反抗之力,逐漸被蠶食,最終消散一空……

淩塵的身軀墜落而下,重重摔落到了地麵之上,

陳書卻是冇有理會,而是一直關注著方思的情況,

讓他驚喜的是,對方的呼吸平穩,冇有出現任何的問題。

他一個瞬移,離開了史萊姆,來到了淩塵的前方,略顯意外的道:

“你冇有引動方思腦海的力量?”

“我為什麼要引動?”

淩塵微微抬頭,眼中冇有頹敗,而是有了一抹詭異之色。

“嗯?”

陳書的眉頭微皺,竟然是察覺到了一點不安。

對方的紫魂皇已經隕落,其餘的契約靈在二哈麵前,完全是不堪一擊,冇有一點威脅。

但現在的淩塵,依然是讓他察覺到了不妙……

“雖然我冇有引動,但她腦海中的定時炸彈一樣在……”

淩塵坐在地上,眼神變得更加詭異,似乎是在嘲弄陳書一般。

“什麼意思?”

陳書的雙眼微眯,有了一點不解。

“因為……我的第五隻契約靈還在……”

“!”

刹那間,他的話剛說完,頭上就出現了一顆巨大的胡蘿蔔,

空間兔麵帶狠色,朝著淩塵的頭顱狠狠拍下,想要直接將其擊殺!

轟!

刹那間,一道紫色的瞳孔陡然間出現在兔子的前方,似乎早就在等待了!

瞳孔冇有任何的動作,隻是靜靜的凝視著它!

一時間,兔子血紅的雙眼出現了恍惚,呆愣在了原地,冇有任何的動作。

陳書的心神一驚,兔子自身可是有霸體技能的,

竟然一樣是被控製住了?

他來不及多想,果然掏出了一瓶加強版的傳送藥劑,想要離開此處。

此時,陳書吞下了一大口的藥劑,腦海中浮現出了曾經到過的海域,想要收回契約靈,離開這一片大陸。

然而,就在刹那間,

整個蘭國陡然間出現了大量的紫色霧氣,籠罩了四周,

一道道滲人的厲嘯出現,無數的怨魂從大地之下湧出,如同汪洋大海一般,令人頭皮發麻!

而最致命的是,整個蘭國的空間都被禁錮了,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在乾擾著!

陳書依然原地不動,吞下的藥劑竟然是失去了作用!

這種情況他不是冇有遇到過,譬如說死亡祭壇的天騎士領地,以及鯊皇的巨大水牢,

傳奇獸皇都或多或少的有製約他的手段。

不過陳書一直能存活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的保命技能不止一個。

若是在以往,他的傳送藥劑加上兔子的空間神技,兩者疊加之下,足以讓他掙脫此處的空間禁錮。

但兔子被強行控製住,自然指望不上了,

不過他還有另外一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