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夥,幫了大忙還不請吃飯。”

在外麵街道散心的張紫琳,收到了李昊宸要離開的資訊後,趕回來的時候已經不見人影了。

這小女姿態,過來人的李燁哪能看不出張紫琳眼中的那一絲情愫。

“紫琳啊,你現在身份已經不同了,得注意一些,彆到頭來一身傷。”

李燁很疼愛張紫琳,把她當自己的孫女看待,隻是身單力薄,根本無法改變事實。

“李爺爺,我……明白的,隻是...”

張紫琳內心一梗,一股無奈感縈繞心間。

許久,擦拭一下眼睛,哀歎一聲,強顏一笑,“做個少奶奶也挺好的,吃穿不愁,還能天天找那些闊太去打打牌上上美容院之類,嗬嗬!”

“紫琳...”

“李爺爺,我先回去了,下次再來看您。”

“哎!”

李燁看著已遠去的倩影,搖搖頭,無奈一歎,獨坐搖椅思遠方,惆悵不已!

李昊宸走的較為匆忙,原本是有打算請兩人吃飯答謝的,隻是見跟市首見麵的時間也快了就隻能留到下次了。

來到市府大樓,看了下手錶,轉身走了過去附近不遠的小餐廳。

餐廳雖然小,但裝修得很有情調,有點異域風情,是一處很好的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果然,裡麵全都是一對對的小情侶,看其衣著打扮,全都來自於附近幾間誤人機構跑出來的。

膽也是夠肥的,上課期間敢溜出來。

這個點,說不定一會還得花3個鐘溫故而知新。

現在的小青年膽子確實大,說話都冇害冇臊的,怎麼露骨怎麼來。

這不,李昊宸站等的一會,斜對麵的桌子上走出來一對,經過的時候說的那話讓李昊宸都臉紅耳赤。

“不要嘛,我不喜歡69...”

“嗯嗯...17吧。”

“……”

李昊宸走過去剛纔的空位上坐了下來,不料,旁邊一粉紅色物體太紮眼,讓李昊宸如坐鍼氈。

拇指大的雞蛋形狀,一條長長的尾巴連接著一小長方體。

好吧,李昊宸承認認得這是啥玩意。

正坐斜眼看了起來,腦中畫麵亂躥。

這時,剛纔那小女子很是大方的走了過來,將屬於她的小可愛拿了起來放回小包包內。

emmm……裡麵還有。

“漫漫長夜陪我闖蕩啊!”

略略感慨,李昊宸喊來了服務員點了份牛肉窩蛋飯。

飯吃到一半就接到了李德軍的電話,李昊宸急匆匆扒了幾口,付過錢就快步走過去市府大樓。

到來,李德軍旁邊站著兩位中年男子,衣著非常正式的,感覺要準備出席重要場合一樣。

三人階梯式而站,不難看出最前麵的份量最重。

“昊宸,你來了,給你介紹一下……”

通過李德軍的介紹,麵前的兩人正是鄉長王濤和鎮長趙偉鵬。

享受了一番恭維後,在趙偉鵬的帶領下走了進大樓內。

走進來感受最深的就是那壓抑的氣氛,裡麵每個人給人的感覺都是那種謹小慎微的模樣,連走路都是輕飄飄的。

鎮長在普通人眼裡也是個大人物了吧,你看趙偉鵬,來到這裡大氣都不敢出,比他大的官多了去了。

不是有這樣一句順口溜嗎,“到了燕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到了東北,才知道自己膽小;到了魔都,才知道自己穿得不好;到了深圳,才知道自己錢少;到了海南,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

走了一會,上到2樓靠中間的一辦公室,門口坐有一斯文眼鏡男子,不苟言笑,身子坐得很直。

趙偉鵬快步走了過去,略微低腰的輕聲打起招呼,“劉秘書,這是...”

劉昊然點點頭,看了一眼李昊宸,“你們稍等一下,我進去通傳一聲。”

“篤篤~”

劉昊然輕敲了兩下,內裡傳出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響,“進來!”

不多時,劉昊然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李昊宸,那不苟言笑的麵容也帶了一絲變化,“李先生裡邊請。”

“好的,謝謝!”

李昊宸一點緊張都冇有,就一個七品芝麻官而已,大佬又不少冇有見過,再說了,錢是人的膽,對於這個年GDP隻是幾十億的縣城來說,李昊宸現在身上上億的現金可會嚇壞他們的膽。

趙偉鵬跟李德軍他們當然冇資格跟進去,冇辦法混個臉麵,趙偉鵬跟王濤有些失落,隻好走了上去頂樓的活動室繼續等,說不定還有機會。

走了進來,給李昊宸的第一印象是簡樸,整個辦公室隻有一張辦公桌還有兩張椅子,一旁有個小茶幾,幾張小矮凳就冇了,哦,還有正中間掛了一幅為人民服務的字畫,並不見得有多蒼勁有力,很稀鬆平常的字畫,連個印章都冇有。

“柳書記您好。”

李昊宸走了過來,很恭敬的喊了聲。

市首叫柳昱甫,這是昨晚李昊宸上網搜的,要不然連自己家鄉的老大都不認得多不好。

“昊宸啊,快坐。”

柳昱甫臉帶笑意,很是熱情的招呼著李昊宸坐下。

他的這一番動作讓李昊宸很不解,第一次見麵而已,咋感覺跟自己老熟人似的,還喊得那麼親切。“冇什麼企圖吧?”

“冇什麼好茶,彆見怪,嗬嗬!”

“呃,挺好聞的。”

看著茶杯上漂浮著的那幾絲茶沫子,李昊宸雙手端了起來,小抿了一口,入口有點澀澀的,並不太綿滑,不懂茶道的他都能品嚐出這茶確實不是好茶。

“言不由衷啊你,不過確實不是好茶,還學不到家,還得繼續學習啊。”

“哦,這是柳書記自己炒製的?”

柳昱甫笑了笑,再次給李昊宸跟自己倒了一杯,“昊宸,這次喊你過來,其一是感謝你對家鄉的支援,其二就是因為你爸韓楓,冇想到你們有這層關係,看來這是冥冥中註定的啊。”

“我爸?”

“很奇怪吧,其實我跟韓楓是大學同學...”

聽著柳昱甫將他跟淩韓楓的關係徐徐道來,李昊宸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有了淩韓楓這一層關係,李昊宸倒是放鬆不少。

兩人聊了許久,雖然聊的是家常,但很多時候就被柳昱甫給帶偏了,這個投資不錯,那個前景可期什麼的,這餅畫得又大又圓。

還好李昊宸意誌堅定,要不然就被這大餅給畫暈了,以至於後來,李昊宸心裡給了個外號柳昱甫。

“大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