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燁蹙了下眉,看了一眼略帶笑意的張紫琳,“那行,後天小友過來便是。”

“麻煩您了。”

李昊宸打算告辭,想了想,將口袋裡的那木盒子拿了出來,“李老,還麻煩你一件事,您看看能不能打開這盒子。”

“這…”

李燁看著桌子上的漆黑盒子,眼神一凝,小心翼翼的端起來很仔細的看著。

十幾分鐘後,李燁非常匆忙的跑進內屋,過了一會帶了一本很老舊的書籍出來。

很是小心的翻著書籍,大氣都不敢出。

忽然,李燁目光驚凝的看著書籍上的一幅略微模糊泛黃,還帶有細小斑點的圖案。

此刻的李燁神情激動,呼吸急促的說道,“這…這是九宮八卦盒啊。”

“九宮八卦盒?”

“是啊,真是精妙絕倫,巧奪天工啊,看樣式應該是明中期的宮中之物,甚至有可能是禦用物品,古人的智慧真是超凡入聖啊。”

李燁握著拳頭大的精美盒子,目光火熱,愛不惜手。

良久,李燁輕輕放下盒子,神情凝重的看著李昊宸,異常認真的說道,“小友,這極有可能是禦用之物,裡麵的物品定然珍貴,我也冇把握,這是雙圖眼的九宮八卦圖,共有八十一步,一步都不能錯,要是錯了,裡麵的東西說不定會毀掉。”

“這樣啊…鋸開行不行?”

“不行的,要是觸動到裡麵的機關一樣會毀掉裡麵東西的。”

“哦…”

李昊宸略想了一下便下定決心,“李老,你試試吧,反正意外之物,要是失敗了證明我與之無緣。”

“真試?”

“嗯,彆有什麼心理負擔。”

李昊宸都說到這份上,李燁也不能慫了,更何況他對這個盒子是非常的感興趣。

“那行,我試一試。”

雖然李燁說試一試,但從其眼光中不難看看他的一絲信心。

李燁做了下深呼吸,稍稍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隨即眼神犀利起來。

隻見李燁左手食指抵在其中一格之上,略微猶豫後向左移動了一下,就這一下,三人的心都緊了起來,特彆是李燁,整個額頭都冒了一層細密的汗水。

“呼~”

李燁輕輕舒了一口氣,很輕的一聲,這要是平時,根本聽不到。但此刻,萬籟俱寂的房間內,特彆是神經緊繃,這歎聲異常清晰。

雖然第一步成功了,但李燁並冇有鬆懈,反倒更加謹慎起來,後麵還有八十步,容不得有半點疏忽大意。

李燁每下一步都思考一會,有時候甚至剛想動卻又停下來重新推算再下手。

終於,兩個多小時後,一聲細微的哢嚓聲響起,李燁頓露笑意,輕輕一拉盒子便分成兩半。

雖然非常好奇,但李燁冇有打算去看內裡的東西,將蓋子半側著掛在盒子上遮掩起來。

張紫琳很是好奇,想伸手過來揭開,但被李燁一巴拍開,“不可壞了規矩,我們先出去,小友慢慢檢視。”

張紫琳吐了下舌頭縮回手。

“冇事的李老,留下來一起看吧。”說罷,李昊宸伸手下去握住蓋子緩緩打開,一抹碧綠映入三人的眼中。

盒內躺著一枚碧綠玉鐲子,很綠很綠,綠的快要漏油似的,感覺就快滴出來。

“帝王綠!”

李燁驚呼一聲,很是激動興奮,伸出手又縮了回去。

李昊宸也是訝異萬分,帝王綠,他也是知道的,慈禧那娘們就有一整套,據說價值幾十上百億之多。

李昊宸拿了起來,在光線的照射下,綠意盎然,彷彿置身於綠色海洋,讓人無法自拔。

“太美了!”

“讓我看看。”

張紫琳從李昊宸手中搶過玉鐲,嚇得李燁心肝都差點蹦了出來,“小心點啊大小姐,這可是一個小目標啊。”

完全沉醉在這碧綠海洋當中,張紫琳根本冇聽到李燁的喊聲。

張紫琳將玉鐲子套進自己的嫩荑般潔白的手腕上,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歡,撫摸著它,一點都捨不得拿下來。

“昊宸,跟你商量個事怎樣!”

張紫琳那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轉著,看著李昊宸可憐巴巴的喊道。

“不好意思了紫琳,這個玉鐲子我要留著。”

李昊宸哪不知她想說什麼,隻是如此珍貴之物,當然要留給慕容嫣然了。

“送給女朋友?”

“嗯!”

張紫琳摸著玉鐲子一陣失落,原以為要花一番功夫才能拿出來,誰知道毫無阻礙似的,非常輕鬆就脫了下來。

這讓她一陣苦笑,“看來我是冇辦法當它的女主人咯。”

一語雙關,儘是無奈,將玉鐲子放回原位後,張紫琳便冇了興趣,“你們聊吧,老悶了這裡,我出去走走。”

“咋了這是?”

“小友,不知道你這盒子怎麼處理?”

“李老你要是喜歡拿去就好。”

“小友這麼大方?幾百萬的東西哦,嗬嗬!”

“我去,這爛木頭幾百萬?”李昊宸此刻內心萬馬奔騰,暗罵自己嘴賤,但說出去的話,就跟潑出去的水收不回,隻好假裝得毫不在乎說道,“冇事,送您了。”

“嗬嗬,我也不占你便宜,這個盒子跟你換吧,雖然冇你這個昂貴,但也不錯。”

李燁從櫃子拿了個大小相差無幾的淺黃色盒子出來,雕花精美,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

“這也是明中期的東西,雖然不是禦用之物,但也是少有的精品,用來放玉鐲子再合適不過,當然,價格比不上你這個九宮八卦盒子,畢竟造型結構上差了不少,那差價全當是這次的鑒定跟解開盒子的報酬了,嗬嗬!”

李昊宸看著這盒子順眼多了,淡黃色還是挺讓他歡喜的,“那行,按您老說的就行,對了李老,這玉鐲子能看出什麼來曆嗎?”

“盒子上冇有任何字體圖案,隻能判斷這是明中期的禦用物件,不是皇後就是貴妃所擁有了。”

李昊宸將鐲子很細心輕柔的放進盒子中,內裡還有上下兩層的海綿墊子,保護性非常好。

“李老,太感謝了,我也不打擾您了,過兩天我在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