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鐘一晃而過,譚莉雅走到講台上說道:“好了,我開始放聽力題都聽一下。”

說完按下按鈕,聽力題開始播放。

聽力題難就難在聽不懂,可現在的葉修高中英語已經滾瓜爛熟,閉著眼睛聽的清清楚楚。

題裡麵那些彎彎繞繞的根本蒙不住葉修。

隨著聽力題結束,在彆人還在考慮“三短一長選最長”的時候,葉修已經答完了,而且是全部題都答完了。

直接拿著卷子起身。

譚莉雅:“葉修你做什麼?”

葉修:“老師,我交卷。”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了葉修的身上,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譚莉雅也是一臉懵:“可這纔剛聽完聽力題,一共才四十分鐘時間……”

聽力題一般播放二十分鐘結束,再加上之前的二十分鐘,剛剛四十分鐘答題時間。

“算慢的了。”葉修隨口說了一句,相比之前半小時交卷確實慢了十分鐘。

但這話落在其他人耳朵裡,那就變味兒了。

四十分鐘答完,算慢的?

聽聽,這是人話嗎?

一群人心裡瘋狂吐槽。

葉修交完卷子,在譚莉雅呆愣愣的眼神下轉身走出了教室。

一路走出教學樓,葉修勁直走向學校門衛室。

一進門,門衛鄭叔就認出葉修來了,是昨天那個送五方肉的小子,但還是問道:“有批條嗎?”

葉修笑道:“冇有。”

“冇有不能出去。”鄭叔嚴肅道。

葉修笑道:“鄭叔,昨天的五方肉好吃嗎?”

“咳咳,我不知道你小子胡說什麼!”鄭叔仰頭看天裝作不知道。

葉修也不深究,而是小聲說道:“鄭叔要是喜歡,今天我再給你帶一份!”

“真的?”鄭叔眼睛瞬間一亮:“你小子出去彆瞎跑,出了事我還得給你擔著!”

“放心鄭叔,我不瞎跑。”

“嗯去吧去吧,早點回來。”

這次冇有班主任批條,葉修也很輕鬆的走出了校門。

出了學校,葉修直接去了德勝飯店,一路來到後廚。

廚師長和其他廚師齊齊喊道:“葉師父好。”

“嗯。”葉修點點頭:“做的怎麼樣了?”

“您嚐嚐看看對不對。”廚師長恭敬的將一份剛做好的剁椒魚頭端過來。

葉修隨手抄起筷子就吃,細細的品了一下,點點頭:“不錯,有進步,不過辣椒放的不夠多,醃製時間也不夠,還冇完全入味,至少醃製十五分鐘。”

“嗯好,我記下了。”

“做份五方肉出來,待會我過來帶走。”葉修說道。

“好的葉師父。”廚師長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為經過葉修一番指點,廚師們這段時間都有一種頓悟的感覺,做出的飯菜都要比之前好很多。

這不單單是他們自己的感覺,更是客人親口稱讚的,可見葉修這段時間對他們的幫助非常大。

在德勝飯店門外,葉修掂量了一下兜裡的一萬塊,覺得錢還是不夠多掙得也不夠快。

他想了想,一路又走進了另外一家五星級飯店。

進門坐下就是一頓點餐:“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那些,全部上一遍。”

同樣的套路,同樣的目的,葉修一連去了五家五星級飯店。

並不是葉修瞧不起那些低檔餐廳,而是他知道,檔次越高的餐廳越注重聲譽和餐飲文化,這些餐廳纔會去要求廚師提升廚藝做出更好的菜式,拉攏更多的客人。

而低檔次的餐廳,基本都是走量營銷,掙錢就行,他們對廚師的技術反而冇太大要求,所以不是葉修的目標群體。

葉修一連去了五家五星級餐廳,同樣的套路說服了餐廳老闆和廚師,並且答應每個星期挑一天過來指導做他們餐廳獨有的特色菜,價格一星期一萬。

站在街道的十字路口,葉修手裡提著一個包,包裡揣著六萬塊錢。

這麼小半天,他就掙了五萬。

而接下來的每個星期,他將會用六天的時間去掙六萬塊錢。

一星期六萬,一個月二十多萬!

這掙錢速度,連葉修都開始佩服自己的頭腦。

提著六萬塊錢,葉修來到蘋果手機店。

“先生要買哪款手機?”

“今年新出的是哪款?”

“iphone14是今年新款,根據內存的大小價格也是不一樣的。”

“最高的多少?”

“內存1TB,價格一萬四。”

“給我來一部。”

拿著新手機離開,葉修又辦了張手機卡,衝了一百塊錢。

順便去到銀行辦了張銀行卡,將剩餘的錢存了進去。

一路返回德勝飯店,服務員小姐姐早已等在門口。

“葉師父,這是您預定的五方肉。”服務員小姐姐恭敬的將一包餐盒遞過來。

葉修低頭一看:“怎麼四個餐盒?不是就一份五方肉嗎?”

“不是,廚師長做了 一份剁椒魚頭,也放進去了,說是您回去嚐嚐看看味道行不行。”

葉修點點頭:可以,很上道。

“走了。”

“您慢走。”

一路來到門衛室,鄭叔看到是葉修回來,立馬精神一震就往葉修手裡瞅:“回來了啊?”

“嗯,這份是您的。”葉修將一盒五方肉放在桌上。

“嘿嘿嘿,你小子……”鄭叔打開餐盒,笑的合不攏嘴。

這味道,是他想要的德勝五方肉。

“鄭叔,您忙,我先回去了。”

“嗯嗯,去吧去吧。”鄭叔一門心思都在五方肉上麵,衝葉修頭也不抬的擺擺手。

葉修笑了笑,轉身提著剩餘餐盒回了宿舍。

出學校的時候還是早上剛上完兩節課,其實還有兩節課的時間,但現在回來已經快十二點了。

推開宿舍門,宿舍長王濤看到葉修笑道:“葉修,你小子又曠課啊!”

葉修:“老師叫我了嗎?”

“冇有,老師一句話都冇提你。”王濤說道:“真是奇了,這要是以前,不把你叫回來也得罵兩句。”

葉修笑笑不說話,他記得那兩節課應該是物理課,物理老師這是裝作看不見了。

在學校,有兩種學生不用老師管,而且是兩個極端。

第一種,就是學渣,經常逃課睡覺上網吧,管都管不了。

第二種,就是學霸,雖然也經常逃課睡覺上網吧,但學習成績名列前茅,老師不敢管。

曾經的葉修,屬於第一種,現在的他開始向第二種傾斜。

但不論 那種,葉修註定不是他們能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