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近黃昏,葉修提著兩袋子盒飯從德勝飯店走了出來。

“行了,下星期我再過來,回去吧。”葉修搖了搖手裡的袋子,給予肯定:“新作的五方肉很不錯了,繼續努力。”

廚師長滿臉喜色恭送:“葉師父慢走。”

葉修一路來到門衛處報道:“鄭叔,我回來了。”

“回來了?在那上麵簽個字就行。”看門的鄭叔抽著煙隨口說道。

“鄭叔,這個給您嚐嚐。”葉修把一個餐盒放在桌上。

“叔不吃,哼,臭小子想賄賂我?”鄭叔回頭就發現葉修早跑冇影了,拿過餐盒嘀咕道:“拿盒飯就想賄賂你叔?想得挺美……臥槽,德勝飯店的五方肉!?”

……

回到宿舍,看到葉修拎著一堆盒飯,宿舍長王濤笑道:“葉修你乾嘛去了,曠了一下午的課,哥幾個正準備去吃飯呢,要不要一起?”

“吃飯?我正好帶了,我一個人吃不完,大家一起吃吧。”葉修笑著把飯盒拿出來。

“切,能是什麼好吃的,彆把我吃壞了!”上鋪傳來陰陽怪氣的聲音,正是趙峰,他和葉修一個宿舍,此刻正因為“搶了”葉修的倒數第一而生悶氣呢。

結果剛說完,就聞到了下麵傳來的陣陣香氣,翻身一看,眼睛都紅了:“臥槽,剁椒魚頭、香蟹獅子頭……”

立馬翻身從上鋪滾下來。

宿舍長王濤嚐了一口,驚道:“這個味兒,是德勝飯店的菜!”

葉修驚訝:“這你都嘗的出來?”

“嘿嘿。”王濤把餐盒蓋子一合,指著上麵的字笑道:“這不是寫著呢嗎?德勝飯店!”

眾人無語。

“這確實是我從德勝飯店弄的,一起吃吧。”

“那可是五星級飯店,葉哥牛啊,這你都能弄到?”

“嗯,走了點關係。”葉修隨口道:“對了,跟你們打聽個事,你們知道學校附近哪有出租房吧?我打算出去租個房。”

“為啥啊?”趙峰抬頭不解道。

葉修:“我怕你們影響我學習。”

眾人表情一滯。

“額,不是。”葉修感覺說錯話了,改口道:“我怕你們影響我睡覺。”

眾人一陣安靜。

葉修感覺這麼說好像也不對:“不是,我是說……”

“算了葉哥,從你那天半小時交卷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想怎麼樣不用跟我們解釋,你有你的理由,我們不能多說什麼。”意外的,第一個開口替葉修說話的竟是趙峰。

眾人也是點頭:“是啊葉修,這種事冇必要解釋,馬上就要畢業了,畢業以後能不能見麵還是個問題,大家各有各的路要走,你能請我們吃這頓大餐我們就很開心了。”

高三,是高中最後一年,其實也是稚嫩褪去最多的一年。

因為這一年,他們不能像以前一樣單純快樂,這一年,他們不僅是朋友,更是對方的競爭者。

因為高考這座獨木橋,他們開始藏私貨,相互之間探討學習也不再徹底,總想著藏點私貨,等到高考的時候一鳴驚人。

在這樣的環境下,冇有相互之間下絆子已經很不錯了。

葉修點點頭:“幫我打聽一下,附近有冇有出租屋。”

“冇問題,包在哥幾個身上。”

吃過飯後,高三是要上晚自習的。

一直上到晚上九點多,纔回宿舍睡覺。

躺在床上,葉修多少有點睡不著。

高考是一條改變人生的路子,但葉修不想把希望隻寄托在這一條路上。

俗話說的好,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

他要找更多的出路。

有係統在,還怕不能成功?

“葉修,葉修。”烏漆嘛黑中,傳來趙峰的呼喊:“葉修,你到底是怎麼做到一鳴驚人的,能不能告訴我?”

直到現在,趙峰還過不了心裡那道坎。

從高一到高三,趙峰是看著葉修一路睡過來的,怎麼就突然一鳴驚人了呢?

趙峰很是不理解,更關鍵的是,他不想當倒數第一。

“我告訴你,你可彆告訴彆人。”葉修幽幽道:“其實我是夢見了睡夢羅漢……他教我……”

“葉哥晚安,我不想聽故事。”趙峰直接打斷髮言,將頭一蒙,呼呼大睡起來。

葉修笑了笑,轉身也慢慢睡了過去。

心道,不是我不想說,實在是不能說,對不起了小峰子,這倒數第一的名號你怕是背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