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浩瑋盯著肖知遠道:“說點心裡話吧,肖大人,我有點看不起你!”

肖知遠聞言更是大怒:“你這黃口孺子,仗著有幾分天分便可輕慢於我嗎?”

鄭浩瑋笑了笑說道:“我並不是輕慢於你,我也不知道當年你在軍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若是我在你那個情況之下,一定不會選擇你現在的這條路線!”

“為何?”

肖知遠有些納悶。

鄭浩瑋接著說道:“這個世界一向是有黑便有白的,難免你會碰到什麼樣的壞人,既然是壞人,大概率是不會做什麼好事的,那麼一般碰到這種情況,我一般是選擇兩種方法,第一要麼是遠遠的躲開,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第二如果躲不掉的話那就狠狠的報複,這纔是真男人,你的那種方法雖然也是報複的一種,但是因為你的緣故,害死了你的家人和多少將士,這纔是我看不起你的原因!”

“你!”

肖知遠很想反駁兩句,但是思索片刻之後他發現無論自己如何辯駁都是徒勞,隻好長歎一聲,對著鄭浩瑋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這才意誌消沉的退了下去。

既然這件事情也得到瞭解決,景帝見大家也都冇說什麼了,便隨口說了一句“退朝”,便在一大群宮女太監們的簇擁下回到了後宮。

而朝會中的眾官員也都三三兩兩的下去了,鄭浩瑋出宮門的時候被範仲給攔了下來,他有些疑惑,心想這個半大老頭兒是誰啊?

經過旁人介紹他才知道原來這位老先生是當朝宰相,連忙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範仲倒是不以為意,他嗬嗬笑道:“小鄭爵爺乃是當世人傑,今日朝堂之中我想眾大臣已經領教過了小鄭爵爺的一身本領啊!”

一番話說得鄭浩瑋舒服極了,既然人家這麼捧自己,那自己也不能端著不是?不要錢的好話連說一堆,誇得範仲直打擺子。

範仲實在是受不住,這才討饒道:“小鄭爵爺,打住打住,本相是來邀請你參加宴會的,下朝之後中書省中事務繁多,本官可冇有時間在這兒浪費!”

原來是請自己吃飯啊,那可要給宰相大人一個麵子,要不然這京城裡還不知道會把自己傳成什麼不知天高地厚的鬼樣子呢!

“這事倒也簡單,隻不過在下十日後就要動身回封地了,不知道來得及來不及?”

鄭浩瑋隻好老老實實的說道。

範仲哈哈大笑:“無妨無妨,宴席會在五日後,時間上是完全來得及的!”隨後,他又是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好奇的問道:“說到封地,老夫心中一直有個疑惑,還請小鄭爵爺不吝賜教!”

鄭浩瑋也是哈哈一笑:“好說好說,有什麼話就請宰相大人您直說!”

範仲問道:“這所有人討要封地之時,都是遵循著找一個富庶之地,雖然麵積小一點,但是賦稅上會可觀很多,你的那塊封地雖然麵積十分巨大,但卻全是荒地,這是為何?”

鄭浩瑋又是一陣大笑:“範相不知,此間緣故複雜,非是一兩句話便能交代清楚,不過在下對那些地裡刨食的農夫們實在是生不出半點盤剝之心,在下隻知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八字而已!”

範仲聽完,卻是感慨了一句:“鄭侯高義!”便拱手離去了。

鄭浩瑋回到住處也是不斷咂嘴,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正式活動,還真是開了眼了,以前也就是在電視上看看,哪有如今這種身臨其境來的痛快!

又帶著婉如在京城逛了幾天,如今自己可算是無事一身輕,京城鋪子裡的生意那也是蒸蒸日上日進鬥金,雖然所有人都是忙的不停,可是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高興的笑容,趙掌櫃的那更是跟吃了蜜蜂屎一樣,每天都是見牙不見眼的看人。

鄭浩瑋見這邊的生意也走上了正軌,自己就不隨便插手了,省的耽誤大家的工作。

在朝會上表現不僅讓他掙足了麵子,景帝也是龍顏大悅,第三天的時候派人送了一張聖旨和兩大箱的東西,鄭浩瑋接過聖旨才知道是誇了自己一頓,還給冷如玉和婉如兩位夫人各封了一個誥命,另外還有一箱金銀錦緞為賞賜。

金銀錦緞也就算了,鄭浩瑋不缺這點玩意兒,這兩張誥命文書那可是拿錢都換不回來的,有了這玩意兒在手裡,冷如玉的黑戶身份也算是解決了,這樣一來自己就可以抽出手來對付隴右馬家了。

鄭浩瑋笑嘻嘻的彈了一枚金幣給那位傳旨的公公,公公也是熟人,正是上次在朝會中被鄭浩瑋救了場子的那一位,公公也是笑嗬嗬的收下了金幣,這纔對著鄭浩瑋說道:“鄭爵爺還真是恩寵至極,自我皇登基以來,一次封賞兩位誥命,況且是同一家的,尚屬首次!看來鄭爵爺以後前途無量啊!”

鄭浩瑋哈哈一笑,一抬手,又是五粒玻璃珠子放在那位公公手裡,公公驚喜的都看不見眼睛了:“哎喲鄭爵爺,奴才真是叫您破費了!”

“小事一樁,公公日後若是缺些花差,到這間鋪子裡任意取用便是!”

關於這一點,鄭浩瑋當然很會做人。

公公姓熊,名字很奇怪,居然叫熊羆,熊羆公公聽了這話還不明白?當即笑著點了點頭便帶著人回宮去了。

而那邊範仲的請柬也送了過來,說是邀請他於兩日後在京華彆院赴宴,屆時會有各地才俊和京城的不少名流也會赴宴雲雲,還望鄭浩瑋一定前去。

人家範大宰相都這麼給自己麵子了,自己當然接著了,把請柬往婉如手裡一扔,自己就跑到樓上睡覺去了。

婉如可不敢如此怠慢,要知道這可是當朝的宰相,放在以前那可是她仰望都仰望不來的大人物,也就是自家夫君如此的恃才傲物,自己可不能讓夫君丟了臉麵,於是凡是鋪子裡的丫鬟下人們都被婉如指揮的團團轉,城東的綢緞和鋪子,城北的首飾鋪子以及自家的香水庫房,到處都是婉如的足跡,她可是打定主意了,一定要讓京城百姓好好看看什麼叫郎才女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