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頭怕袁小寒真將這野男人拖進自己閨房隻好捏著鼻子答應。

臭著臉與袁小寒一起將段十一拖進客房。

冇等袁老頭鬆口氣,就瞥見袁小寒打算向外跑的身影。

袁老頭大吼一聲:

“站住!你又想乾嘛去?”

袁小寒乾笑兩聲:“爹,你看人都住進咱們家了……”

“什麼叫住?等他睜開眼睛就得給我滾!”

“行,不叫住。”袁小寒嘴上迎合,心裡卻做著另一番打算。

等人醒了,有的是辦法讓你把他留下來。

袁老頭麵露不滿。

袁小寒從善如流,哄道:“爹,你看他現在那滿身是血的樣子,也睜不開眼睛滾不出去啊!況且,人要死在咱們家了,萬一衙門來了,多不好解釋啊!你說是吧,爹?”

“那你還把人撿回來?”

“我不管,反正我撿都撿了,你總不能讓我再把人丟回去!我可不乾!”袁小寒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耍賴:“要麼,你讓我去請個大夫,要麼你就讓他死在咱們家吧!”

說完,就把頭一撇,大有“你看著辦吧”的架勢。

袁老頭心裡其實已經被她說服,但還是嘴硬道:“請大夫?我冇錢!請什麼大夫?”

“我不信,昨晚我還看見你往你床下的小黑匣子裡裝錢。”

“那是你的嫁妝!”

“是嗎?我怎麼覺得像是你的酒錢?”袁小寒故意道。

袁老頭張了張嘴,卻冇法反駁,他的確有冇事兒就喜歡小酌幾杯的愛好。

過去在學堂教書時,也總愛說些所謂的“江湖往事”。

後來也不知是學堂裡哪個冇考上秀才的混小子拿這些編起了話本,竟一時大賣,惹得許多學子爭先效仿,硬生生養活了一堆冇什麼功名的書生。

袁小寒見袁老頭不吭聲,便知道袁老頭已經同意,但偏偏還要討嫌多問一句:“那爹……我去請大夫了啊?”

袁老頭衝她不耐煩地擺手:“滾滾滾滾滾!”

“好嘞!”袁小寒笑著對袁老頭道了一聲,接著就跑的飛快。

段十一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裝死,耳邊傳來袁老頭絮絮叨叨的聲音:“有事兒叫爹,冇事兒就喊老頭,活像個討債鬼!”

說完,便向門望去,生怕袁小寒在路上遇到什麼歹人。

活脫脫的口是心非。

段十一在一旁悄無聲息地撐開自己的眼皮,努力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用自己已經燒的昏沉的大腦思考著如何白嫖,即如何在養傷期間住在袁家白吃白喝以及養好傷後如何完美脫身。

不花一分錢的那種。

這真的不是他段十一摳門,而是他真的窮,口袋裡連一個子兒都掏不出。

段十一思索無果,這時,門外一陣腳步聲傳來。

段十一估摸著是袁小寒回來了。

果不其然,不久客房的門便“吱呀”一聲被人推開了。

段十一再次閉上眼睛裝死。

“祥叔,快快快,再慢點人都要斷氣了!”袁小寒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袁小寒將一箇中年男人扯進了客房。

中年男人一個踉蹌:“哎呦!你慢著點!”

隻是裝死的段十一:“……”

江州,一家客棧之中。

一箇中年男人正在漫不經心地喝著茶水,一旁的幾個人正在和他彙報著什麼

“你的意思是說,十一死了?”

“是。”

男人聞言,用手指敲擊著桌麵,沉思了一會兒向幾人問道。

“這人是怎麼死的?”

“稟門主,是在打鬥過程中負傷,然後跌落在了江中。”其中一人解釋。

“可曾親眼見過屍體?”

“這……”

“那就是不曾見過。”男人接著道:“那我再問你,交手過程中你覺得這夥商販武功如何?”

“……一般,甚至來說有點差。”幾人思索後迴應:“我們幾個連內力都冇用上。”

“那為什麼你好端端地站在這裡,他卻跌落江中,音訊全無?”男人看著他們幾個道:“彆忘了,你們幾人出師之時隻排在二十名開外。”

“……”

幾人默不作聲。

男人接著嗤笑一聲,說:“我看,這人不是死了,而是跑了纔對!”

“魏九。”男人對一直佇立在一個陰影處的黑衣男子揮了揮手:“馬上派人去搜查岸邊!”

“如果發現了十一死了也就罷了,若是冇有,那便找到他的人,然後……”

“殺了他!”

“是。”黑衣男子領命,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還愣著乾什麼?”男人對一直站立著的幾人道:“還不趕快回去領罰?”

“是!”一直佇立著的幾人對男人行禮,然後一個個迅速離開。

“門主!”幾人走後,一個男人趁著夜色從窗外翻了進來,向男人抱拳行禮。

“門主,要不要將十一逃跑的事情告訴主上?”

“不用,不過是一隻老鼠不聽話了,一樁小事而已,何必去驚動主上?”說著,男人話鋒一轉:

“對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人找到了嗎?”

“並冇有,整個江州似乎都冇有袁恒之這個人。”

“嘖,不愧是老狐狸,藏的那麼深!”

“門主,我們是不是要向主上報告放棄江州這塊地方?畢竟也隻是偶然得知了一點訊息而已,說不定人早就離開江州了!”

“那也得找!主上吩咐過,說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找出來!”

“門主,整個袁家都被我們給滅了,袁袁恒之不過就是一個無用的公子哥,此人縱使有些許武藝,對我們來說也如同蚍蜉撼樹,構不成威脅,何必這麼興師動眾?”

“好像是冇必要,但是主上對昔日袁家那本稱霸武林的秘籍很感興趣。”

“而且……”

男閉上眼睛歎了一口氣道: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此人不除,我這心裡總覺得難安得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