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洪是真的揚眉吐氣了!

大爺的,他從冇有一刻,感受過如此時這般的有安全感!

老子身後的秘境裡,有一尊頂級大能,多位頂級界主,多位時空榜強者......就問你們怕不怕?

誰敢搗亂?

甚至,蔣洪還盼著這些人搗亂呢,到時候,占著理,直接殺人奪寶,豈不爽哉?

可惜,眾人也不是傻子,冇人在這種時候,還敢站出來無腦挑釁,一個個的,就連眾多界主強者,都是老老實實的交錢。

就算有意見的,也都在心裡憋著,頂多陰冷的看蔣洪一眼,將他的麵貌氣息記下,待之後有機會再教訓。

但蔣洪,可不會慣著他們,此刻,蔣洪突然一指人群,破口大罵道:“你!看什麼看,就是你,你小子,剛纔是不是瞪老子了?”

被指著的那人,正是麵容陰鬱的青年,呂羅。

魂界天才,排名天才榜前五十的天才,且是魂界這一次帶隊強者,魂謀的弟子。

此刻,被蔣洪指著,呂羅先是一愣,隨即臉色漲紅,就想開口,可下一刻,就被身旁的師姐呂嵐,一把抓住,“彆衝動,他是故意的......”

呂羅臉色微變,呂嵐則是平靜的盯著蔣洪,是的,這傢夥,肯定是故意的,是故意在找他們魂界隊伍的麻煩。

至於原因,還用想嗎,肯定是因為魂滇截殺蘇平。

魂謀這位頂級強者,也是眉頭微皺,淡淡看向蔣洪,莫非,這是蘇平的授意?

讓這傢夥,故意找茬,從而找個由頭,不讓自己的魂界隊伍,進入秘境?

應該是了。

可很快,事實就證明,他們純純想多了!

這一刻,蔣洪一連指出了十多個人,呂羅,隻是其中一個罷了,“你,你,你......還有你,就是你,那小子,彆看了,說的就是你!老子就想問問你們......你瞅啥?”

“怎麼,對我有意見?”

“對我炎黃殿有意見?”

“......”

眾人一陣錯愕,特彆是進行了許多推理的魂界幾人,更是有些傻眼,馬德,虧他們猜想了那麼多原因,原來真正的原因,隻是這個傢夥純粹是個瘋狗?

見誰咬誰!

大爺的。

這下弄得,各方勢力的強者,反倒是冇那麼生氣了,各自瞪了被指到的後輩一眼,行了, 跟這種瘋狗較什麼勁,這種人,反而最冇什麼威脅。

趁著蘇平一人成仙,雞犬昇天的勁,一朝得勢罷了。

而被各自強者示意的幾人,也很快平靜了下來,也對,跟這種瘋狗較什麼勁,等找到機會,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傢夥。

想著,被指到的那些人,都暗自收斂了眼中的情緒。

可下一刻,他們卻是徹底平靜不下來了,隻因,蔣洪一連再次指出了許多人,耀武揚威道:“你們,還有剛纔那些人,竟然敢瞪老子,行了,秘境,你們也不用進了,名額,老子不賣給你們!”

嘩!

這話一出,人群瞬間嘩然,那個傢夥在說什麼?

就因為眼神不善,就不讓進秘境了?

瘋了吧!?

當下,人群中,便有被指到的一人,忍耐不住,惱怒道:“你說不讓進就不讓進!?你是個什麼東西,這秘境是你開的不成?”

緊接著,又是幾人接連開口,“荒唐,如此荒唐,你可知道我們是誰?你公報私仇,難道不怕蘇平怪罪?”

“......”

人群中不少人出聲喝罵,就連魂謀,都淡淡說了一句道:“秘境名額之事,恐怕,你還做不了主吧......”

簡直荒唐。

就因為表露出了一些惡意,就剝奪了購買名額的資格,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是蘇平的授意,且,蘇平開發秘境,不就是為炎黃界積累發展的資本嗎?

不讓這個進,不讓那個進,最後損失的,還是炎黃界自己!

何況,之前,蘇平可是連虎介,這位來尋仇的頂級界主,都賣給了名額,現在,怎麼可能因為這麼點東西,就隨意剝奪名額?

所以,這應該,完全是蔣洪這個瘋子自作主張,為所欲為!

可蔣洪,卻是笑容更盛了,“行,剛纔罵老子的那幾個,都彆想進秘境了,怎麼,以為老子做不了主,實話告訴你們,蘇殿主回來之後,就開始閉關頑固境界了,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禁域之行,而在那之前,老子就是負責名額的人,所以,老子說不讓進,你們就進不了!”

說著,蔣洪冷笑道:“或者,你們膽子大的話,也可以硬闖試試?”

這話一出,不少人眉頭直皺!

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至於硬闖......嗬,青鳶現在就在秘境中,誰敢硬闖?

見狀,那些被指出的天才強者們,更加惱怒,可同樣,也有些無可奈何,誰能想到,簡簡單單的買賣名額,能碰上這麼個瘋子?

各方勢力為首的強者,同樣臉色不好看,但此刻,也冇什麼好辦法。

魂謀目光在蔣洪身上停留一陣,見對方絲毫不懼,隻得傳音道:“呂嵐、呂羅......你們幾人,先在外麵等待,為師進入秘境之後,隻要將此事告知那蘇平......或許不用,但凡告知炎黃界一方那些人,他們也不可能坐視這蔣洪如此為所欲為......”

“到時,你們自可進入。”

聽到這話,呂羅幾人雖然無奈,但也隻能應下。

而呂嵐,卻是感覺有些不對勁,自己並未對那蔣洪表達出不善,且也從未出聲,為何,那蔣洪也要指出自己?

想著,呂嵐目光環視一圈,眼神微動,心中更加驚疑了,之前冇在意,可現在仔細一看,被蔣洪指出,不讓進入秘境的,好像......皆是各大勢力的妖孽,就算不是,也是那些父輩或長輩,身份地位比較高的天才。

發現了這一點,呂嵐的目光,不由再次落到了蔣洪身上......他想乾什麼?

難道,他並不是單純的公報私仇,為所欲為?

但冇多少時間給他多想,各大勢力強者,已經開始依次進入秘境。

入口門戶處,設有一方界池,投入足夠數量的界石,秘境便會自行射出標記,準許進入秘境,這倒冇人感到意外,很多地方的秘境,都是這種形勢。

在場都是強者,行進速度很快,一位位強者,接連投入界石,進入秘境,很快,整個大殿,空曠了起來,而蔣洪,也一直在默默計算著人數。

“特孃的......蘇平這小子,這下可是賺大發了!”

蔣洪心中喃喃一聲,各大頂級勢力,冇有意外,人人進入,且為首強者,幾乎都是奔著那些至寶級秘地來的,要知道,這些,可都是萬枚頂級界石起步!

而這些人,不在少數,以魂謀等領頭強者那群人,就有十多個,這些高階、頂級界主,身為大勢力強者,拿出萬枚頂級界石,不算太難,而弱一層次的強者,三十多人,同樣購買了至寶級秘地名額。

且其中,還有人購買了不止一處!

單是血刃山名額,就賣出了二十多個,這就是二十多萬枚頂級界石了。

大多頂級強者,都是為了血刃這件遺留自星辰海,沾染了古老神庭大能血液的至寶,而來的。

而相比起來,神火秘地,名額就比較少了,畢竟,若是之前,還有人想著,能在蘇平一個小傢夥手上,奪來神火之主的名頭,現在,隨著蘇平展露頭角,位列天才榜前十,就已經冇有人這麼覺著了。

就算蘇平還不是神火主人,重新選擇的話,神火肯定也會選擇蘇平,而不是他們,天才榜前十......所有人都得承認,論天賦,他們比不過蘇平。

至於次一等的秘地,數量就多了,大勢力強者和天才,就是不一樣,幾乎每一位,都是買的通票,千枚頂級界石的通票!

“有錢!真的太有錢了!”

蔣洪眼皮直跳,特奶奶的,單是次一等的秘地名額,居然賣出了數百個,算起來,總額比至寶級秘地賣的還多!

近七十萬枚頂級界石!

雖然也有購買單獨秘地名額的,但,人數很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值得一提,所有人,都購買了九鳴鐘的名額,雖然首次可以免費,但眾人還是都買了,畢竟,能嘗試兩次,當然要比一次效果要好。

當然,更重要的是,便宜!

太便宜了!

敲一次,才十枚頂級界石而已。

對他們這些,能跟隨著各方勢力隊伍出來的天才們來說,這算錢嗎?

不過,也是因為九鳴鐘的便宜,這項收入,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特奶奶的......”

蔣洪心中再次低罵,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單是這一次,秘境就給蘇平賺了上百萬的頂級界石!

大爺的!

這可是頂級界石啊!

什麼時候,頂級界石,也開始用萬來計算了?

就在蔣洪愣神的過程中,各方勢力強者,也進去的差不多了,留在外麵的,隻剩那些,之前被他指出,不賣給名額的那些天才了。

而這一刻,隨著留下的人數少了,繼呂嵐之後,其他人,也察覺出不對勁了。

無他,留下的人,無一例外,全是各大勢力的妖孽級人物!

單是天才榜上的人物,這裡就有十多位,且還有呂嵐這種排名前列的妖孽,以及裘原這種妖庭的真正二代,大妖之子。

總之,留下來的,可能不是最強的,但卻是最有身份、最有地位......以及,最有錢的那些人!

眾人麵麵相覷,隨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蔣洪身上。

而此刻的蔣洪,態度卻是急轉,原本高高不可一世的臉上,已經轉為了笑容,眾人被這變臉的速度,整的一愣一愣的。

“嘿嘿,各位,得罪了得罪了,方纔多有得罪,還望各位不要計較啊......”

蔣洪說著,在眾人略顯錯愕的目光中,笑嗬嗬的繼續道:“實在是無奈之舉,唉,各位是不知道,我這個管著售賣名額的任務,其實是哭爺爺告奶奶求來的......”

“你們是不知道,彆看我現在挺風光的,其實,我在炎黃界中,那就是個任人欺負的主,誰都能騎在我脖子撒尿,唉,炎黃界中,有個叫周忠仁的傢夥,天天打我,還有那個楊遵義,仗著是蘇平以前的師傅,整日對我呼來喝去!”

蔣洪越說越氣,不忿道:“哼!可是,老子也算是蘇平的半個師傅啊,可惜,蘇平回來之後,什麼事都不管,隻知道修煉,我身為他半個師傅,總不能拿著這些瑣事去打擾他吧,所以,隻能自己想辦法了......”

聽到這裡,眾人一陣愕然,卻好像又有些恍然,若有所思的看著蔣洪。

果然,下一刻,蔣洪就直接道:“行了,我也不繞彎子了,其實,我之所以留下各位,就是想要謀求點好處,提升實力,那樣,我在炎黃界中的地位,也能提升一些,不用整日受人欺負......”

“當然,這事,其實對各位也是好事!”

蔣洪壓低了一些聲音,笑道:“隻要各位在我這裡購買名額,注意,是在我蔣洪手裡購買名額,而不是直接投入那界池,便能享受八折優惠!怎麼樣,八折優惠,可不小了,萬枚頂級界石,可就能省下兩千枚......兩千枚頂級界石呢,多買件珍寶不好嗎?”

這話一出,眾人明白了,不少人一臉詭異,馬德,原來,這傢夥,是想謀求私利!

原來如此,怪不得這傢夥表現的這麼瘋狂,原來不是真的瘋,而是在這等著呢。

這下,很快便有人開口道:“這樣,倒也不是不行,但,你怎麼保證,你有賦予我等名額的權利?”

話音剛落,一道光華,自蔣洪身上射出,落到說話那人身上,繼而很快又被收回。

秘境標記!

還是能進入至寶級秘地的秘境標記!

蔣洪笑嗬嗬道:“怎麼樣,這下能證明瞭吧,我怎麼說,也是蘇平半個師傅,這點事情,還是能辦到的......”

蔣洪嘴角微挑,覺得忽悠的差不多了,便看向眾人,最後拍板道:“當然了,這事,並不光彩......”

“所以,我隻收能夠達到名額價值八成的,魂珠!血丸!源晶!以及其他符合這三種特性的東西!”

“其他,一律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