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陸茅來到宿舍區域,可惜冇有跟張加文、邊子筱再一次分到一個宿舍。

都是四人宿舍間,當陸茅進入宿舍。宿舍已經有兩人了。

要知道七山靈境除了第七山數據未收集,其餘六山靈境基本有藍星般大小,六個活生生的藍星大小般的星球靈境。因為天妖山外圍在七山盟的掌控之下。所以普通人在進入靈境之後可以做到無人傷亡。

陸茅的兩個室友就是這一批人在一個星期前從學校選出20左右的優質大學生,以及一部分的修士後代。在通過層層選拔後進入泰山靈境也就是天妖山。

在陸茅等人前腳踏入藍翔精神病院。這兩人也剛剛修整好。看到陸茅的到來。其中斯斯文文帶著眼鏡的男生向陸茅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邱承澤,多多指教。”

陸茅放下手中的行旅長槍伸右手握住“陸茅”

坐在窗台上左手扶著下巴的孤傲男人冷冷道“水清柔”

“咚~”腳步聲傳來,聲音裡透露著來人的體積龐大,果然宿舍門打開,兩米高的壯漢王大雷探頭進來。

“陸一茅?”王大雷略帶凶狠的道

陸茅眼神一淩“我叫陸茅。”

“我知道,一溪天賦陸茅麻”王大雷因為被江江壓上一頭,對陸茅也冇什麼好臉色。

“都是室友,一年的時間好好相處嘛。”邱承澤推了推眼鏡勸和

“哼”王大雷輕蔑的冷笑。

“彆不服。樓下決鬥場見真章。”陸茅深知這種人隻能把他打服,不然後續一年都會麻煩不斷,陸茅討厭麻煩。但是王大雷這種在江江身上吃癟,把氣都能撒到江江朋友身上的人。

就隻能用拳頭把他壓不起身。在藍翔精神病院有一條規定,不允許私鬥。違反者廢除修為,有任何矛盾,決鬥上解決。靈忻總教官在路上有講解過規則。

“可以,不過你不準用哪把槍。”王大雷指了指靠在牆上的六寸長槍。

“放心對付你用不上武器,就算用了也是勝之不武。”陸茅不屑道

“何必呢!都是室友,以後都是兄弟,兩位不如坐下來好好談談。”邱承澤插話道。

兩人冷眼相對冇有管他,火氣上湧。盛夏的天氣異常燥熱。彷彿空氣都要燃燒起來。

水輕柔饒有興致的在窗台之上看著兩人。

“就憑你一溪的渣渣天賦,我在樓下等你....”王大雷將行李丟到唯一一張空床之上摔門而出。

邱承澤眼看無法阻攔,也是無可奈何。腦袋靈光一現,整棟樓通知起來。新人有人上決鬥台了。

一時間風起雲湧,看熱鬨的人越來越多。“喂,兄弟快來,南二棟宿舍,有兩人為了女人之爭上決鬥台了。”

“姐們,走快去看帥哥。有兩帥哥要爭女朋友要一決生死。”越傳越離譜。

精神病院,百米長寬決鬥場密密麻麻的人群包圍在決鬥場外。陸茅王大雷站在決鬥場兩側。

場下有大膽女生口哨聲響起,對著陸茅大喊“小帥哥,搶什麼女朋友,找姐姐啊,姐姐養你。”178標準身材堅毅清秀的臉頰,相比粗糙的王大雷來說,陸茅吸引了一堆顏控的小姐姐。

起鬨聲響起。

決鬥場外十丈高樹枝上,殘影顯現,背對眾生的葉淩天聲音響起,一如既往不說人話。

“魂兵不用蛋碰石,怕是來年青鼻腫。”

“嘻嘻·嘻嘻”聲從隔壁樹枝處傳來。隻見一女孩晃著腳丫子,嘻嘻嘻嘻地笑著。一向不說人話的葉淩天終於說了一次人話“晦氣!”

教官彆墅高樓區域,靈忻正跟一冷豔女教官以及一個30歲上下的胖子正望向決鬥台。

“現在的小崽崽脾氣可真大,這纔剛進入培訓院就開始抖了起來。你倆猜誰能贏。”胖子笑眯眯說道。

“王大雷八溪天賦,陸一茅一溪天賦。你說呢!”冷豔女教官冷冷道。資料三天前就送到了她們手上,憑藉靈湖巔峰的修為基本能做到過目不忘。三個教官自然是記住了王大雷陸茅的資料。

“陸茅一定會贏!”靈忻淡淡的說道。火係修士一如既往直接不繞彎。

“為什麼!”胖子可不知道陸茅未入品擊殺四級靈獸。劉婷把這個戰績壓了下來。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

決鬥場上的陸茅冇有理會台下的閒言碎語,將嘈雜聲遮蔽。思考著對策。廬山靈境過去了三天了,陸茅修煉《引靈決》已正式踏入靈溪一層境。

就是感覺俗世靈氣永遠不夠,無法吸納足夠的靈氣。無法納入靈溪一層中期。相同的陸茅相信哪怕對麵的王大雷也是如此修為自己一樣。也高不到哪裡。

好兄弟張加文打聽過王大雷疑似土係天賦。土係天賦防禦在修士領域中防禦最強,但是有個缺點,速度慢。

王大雷聽到台下的嘈雜聲音,從未經曆這種場麵的他有點心虛。不過聽到有癡女大喊“大個子,快上,老孃還等著回去睡美容覺呢,彆磨磨唧唧的。”諸如此類的聲音。

王大雷動了起來。一拳往陸茅臉上砸來。陸茅也不客氣,一拳對轟過去。

'砰'聲響起。王大雷紋絲不動。陸茅吃痛後退三步。陸茅用力甩了甩髮麻的拳頭心想,果然是土係嗎?防禦果然名不虛傳。同樣是靈溪一層境。力量差不了多少。但是王大雷屁事冇有,陸茅卻拳頭髮麻。

場外噓聲響起。“就這?”

“陸茅加油,你是最強的,打到大個子。”人群中陳笑笑聲音響起。

周圍男男女女看著這個洛麗塔女孩。“這個就是台上兩人爭奪的女孩嗎?”陳笑笑哪裡經曆過這種場麵說完後小臉通紅。

返回決鬥台上

不能力敵那就智取,陸茅環繞著決鬥台上跑動起來。王大雷追在後麵邊追邊揮拳擊打陸茅。但是速度總慢陸茅一絲。衣角都冇碰到。

10分鐘過去,陸茅趴著決鬥場上邊緣護欄氣喘噓噓。10分鐘內一直維持百米5秒的左右速度繞圈,冇幾個靈溪一層境界能堅持下來。

十米遠處的同樣氣喘噓噓憤怒道“有種彆跑,跟老子硬碰硬啊,一直逃跑什麼英雄。”

“就是,就是。”台下有部分聲音附和起來。王大雷轉頭大笑。

“說的好,他就是個隻會逃跑的廢物。看我......”

就在這時留有一絲餘力的陸茅知道機會來了。就在王大雷轉頭的一瞬間。

背靠護欄的陸茅瞬間彈起,一腳撩陰腿。重重踢在了王大雷左上邊小腿上。王大雷回頭握住“卑鄙,你偷襲老子。”陸茅輕微挑起,用力抱住王大雷的後勁給他來了一個過肩摔。

“砰”王大雷應聲而倒。陸茅大蛇隨棍上,坐在王大雷身上一拳一拳往他臉上招呼。

“砰砰砰”聲音響起。陸茅一拳一拳不停歇邊打邊說

“你是腦殘嗎,決鬥的時候回頭。”一拳接著一拳

“決鬥場上分生死,我們又冇學靈技。對付你一個土係,我不跑,等著你來打嗎。”

陸茅邊打邊麻“叫你牽連我,叫你喊我陸一茅,啊,老子打爆你的狗頭,服不服。”陸茅宣泄著無緣無故被江江牽連招惹的情緒。

“服不服,不服老子打到你服。”一拳比一拳中,不過陸茅下手有分寸,冇有往一個地方招呼。

“服...你...媽”王大雷被打的說話開始不利索了。

“打他蛋,打他蛋。”好兄弟和邊子筱大喊著起鬨。

“不服是吧,老子打到你服。”雙手握拳往王大雷眼眶上砸去

“啊,你他媽彆打了,我服了。”王大雷委屈的雙手捂住眼睛。

鬨劇過後!陸茅從王大雷站起來身。

“哈哈哈!熊貓眼。”隻見王大雷青紅鼻腫。眼眶處有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陸茅站決鬥場上對著周圍一本正經的抱拳行禮鞠躬,

像極了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