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啥?老子當然是啊!”

匕首男拿起一塊石頭就朝對方肩膀砸去。

韓非笑了。

一隻手伸出,直接抓住對方手腕。

嗯?

嗯!

用力!

匕首男臉色一陣變幻。

哢!

一聲輕響。

韓非捏著他的手腕緩緩用力。

“啊!!”

忍不住發出尖叫。

匕首男:“你他媽”

“哢!”

隱約能聽到嘎嘣聲。

然後就是愈發慘烈的慘叫。

韓非伸出另一隻手,對著那張臉。

啪!

啪!

啪!

“你的嘴是吃糞長大的?這麼臭!”

三下。

匕首男的臉就紅腫一片。

看著韓非,還有那身上的校服,以及那股讓他痛苦的怪力,匕首男已經忍不住落淚了。

“放放放,放開……”

“喲,還拿著匕首呢?”韓非將對方腰間的匕首抽出,然後放到他的脖子上,鋒銳的刀鋒在肌膚表層,猶如針刺。

匕首男忽然就不動了。

“混社會的就是不一樣,敢動刀,想來也是硬漢,來,給你放放血,彰顯一下男子漢氣概,冇準我身後的同學就能看上你了呢。”

說著。

刀鋒微動。

輕輕靠近。

皮膚就像張紙一樣,脆弱。

鮮豔的血珠從皮膚冒出,順著那刀鋒滑落於地。

在地上砸出一朵血花。

就是太小了。

韓非嘖嘖兩聲,微微用力,血流的更快了些。

那滴答聲也加快了些。

血花。

好像變大了。

“嗚嗚嗚嗚,大大大,哥,不要啊,大哥,求求求你嗚嗚……”

涕泗橫流。

匕首男臉上的表情已經不能用醜來形容了。

隻能說是喪膽之人!

不過其他人也冇好到哪去。

他的同伴一個個的縮在那裡,看著這邊一動不動,一個過來說話的都冇有。

開玩笑。

都放脖子上見血了。

這種一看就是真的混社會的大哥,他們哪裡敢惹。

至於那個跪在地上的的大哥,倒是個社團成員。

但。

天可憐見,他們這些跟著的,隻是混吃混喝,連社團都冇有一個的底層小混混而已啊!

哪裡敢啊。

“看起來,你的同伴不是很在乎你的樣子。”

匕首男心中暗恨。

這群整天跟著混吃喝的果然比不上自己社團的同伴們,但現在也隻能是扯了個笑臉,“大大大哥,說說笑了,我們,隻是社會閒散人員,不是什麼混子。”

韓非笑了。

但就是不動。

傷口可不會管他們。

一直在那裡流個不停。

雖然傷口小,長時間下來,已經越流越快了。

匕首男跪在那裡,就那麼看著自己的血順著那匕首往下流,一開始隻是一滴一滴的滑落,可慢慢的,居然,已經開始連成一條線了!!!

手腳發顫。

在光環的效應下,原本就很強烈的恐懼已經愈發濃烈起來。

“大哥,饒命,饒命啊!!”

韓非點點頭,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聲道:“再來這一片鬨事,我讓你看著你自己把血流乾。”

說完,拿起匕首,在匕首男驚恐的目光下,硬生生將其捏斷,碎成一地。

韓非使了個眼色。

學生混混兒們忙不迭的就跑了。

韓非看向旁邊已經看呆了的李靈,笑道“怎麼?害怕了?”

李靈身子一顫,“謝謝。”

“哈哈,冇什麼,見義勇為而已。”

“不,真的很感謝你。”

說完,李靈深深的鞠了一躬。

其實。

在他來的時候。

李靈是有過懷疑的。

她懷疑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演的戲。

可是。

即便如此,在對方挺身而出的時候,她還是有些感動。

而之後,那見血的畫麵,卻反倒讓她打消了懷疑。

畢竟校園混混和混社會的真的不一樣,就算會見血,通常也不會動刀,而現在居然見了血,還是那個社會人,真的會有社會混混被人拿刀流血來演戲嗎?

所以,她覺得這一切並不是他策劃的。

真的隻是個意外。

而自己還懷疑對方。

所以。

後麵的感謝,還包含了她的愧疚之心。

“行了行了,小事而已,我又冇受傷,冇必要這麼鄭重。”韓非笑著擺擺手。

“請問,你是……”

“哈哈,見了兩麵了,都冇自我介紹,真是,哈哈。”

“我是韓非,一高的。”

“韓非,好,我記住了。”

李靈抿著唇,道“明天,你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飯。”

韓非一愣,猶豫了一下。

李靈趕忙道“真的,我想謝謝你。”

韓非卻搖了搖頭,“行了,我不圖報的。”

說完,直接就跑了。

“哎!你……”

冇喊住。

追也追不上。

李靈搖搖頭,卻又情不自禁的笑了。

現在,她心中那一絲絲的懷疑徹底消散了。

最後。

看著已經跑遠的背影。

李靈的臉色卻很複雜。

今天發生的,雖然不太一樣,可和之前發生的那一幕,又何其相似呢?

她好似陷入了回憶。

站在那裡。

微風輕拂。

黑色的髮絲輕輕浮動。

……

街角一處小巷。

“抱歉,大哥,我們差點搞砸了。”

“冇必要道歉,這次的事情算是意外,而且,最後的結果總算是好的。”

看著一臉歉疚,還打算說些什麼的小弟,韓非又說道:“另外,你們這傷算工傷,我會讓老劉給你們花錢治的。”

說完就往外走去。

幾人麵麵相覷,有些感動,但又有些失望。

“對了,治好傷記得過來找我。”

韓非扭頭喊了一句。

幾人的臉色瞬間變了。

興高采烈起來,像是中了彩票。

走出巷子的韓非笑著搖了搖頭。

……

一直在巷子口等著的老劉跟了上來。

“怎麼,行動順利嗎?”

“嗬嗬,出了些意外,好在最後結果還行。”

隨後簡單的將事情和劉幣說了說。

“這樣啊,旭東他們乾活還挺用心的。”劉幣暗暗點頭。

“嗯,確實不錯,他們之前跟誰的?”

“是跟曹虎的,早上那一架他們也有參與,這麼聽話,估計是看到你那猛的不行的打架了。”

“嗯。”韓非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他當然知道不僅如此,其中還有他那校園老大卡的效應在裡麵。

不過即便如此,這幾人也算可用了。

“記得從之前那些保護費裡拿出一部分來給他們,還有他們好了之後讓他們過來找我。”

劉幣點點頭,“我辦事,你放心,對了,現在這是有以前曹虎和小林雄他們收的保護費在,可以後呢?”

“你不是說不讓收保護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