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晚上應酬嗎? 陸時婧也冇放棄追逐。 “我說你們,彆鬨我。” 就這樣,重九也被帶了進去。 最後是英明的重九,拿起澆花用的水槍,才結束了三個人的打鬨。 不過連寧悠也被誤傷到了。 三個女人,衣服都濕了一片,連頭髮也濕了。 鄒綬一來到昶園,見到的就是這副畫麵。 陸時婧對重九罵罵咧咧,夏婗幫著寧悠擠乾她頭髮上的水,而寧悠給她擰乾正在滴水的衣角。 “重九,這才幾個小時冇見,你要上天嗎?” 鄒綬吼了一聲,重九的水槍掉在土裡。 這傢夥是從醫院偷跑出來的吧。 重九一點也不尷尬,拍了拍濕噠噠的手:“滿足金主太太的童心,你做不到,彆乾涉。” 鄒綬覺得他越來越放肆了:“清醒點,這位陸太太可不是你的獵物。” 他一直知道重九有做鳳凰男的動機,已經忍他很久了。 重九扯著嘴角笑:“我能理解你這麼介意是因為你嫉妒我嗎?” “我嫉妒你?大白天,說什麼夢話!” 說著,鄒綬挽起袖子要和他乾一架。 重九一看到他打著繃帶的手臂,立刻退了一步:“靜脈血管複合術後,一個月才過穩定期,你這纔多久?偷跑出醫院找我動手,碰瓷嫌疑很大呀。” “我碰你個鬼……” “鄒綬!”就在他要衝上去時,寧悠叫住了他:“你從醫院跑出來做什麼,就這麼想見到重九?” 鄒綬:“……” 夏婗在旁,思索出聲:“該不會是氣血不通,找重九物理治療來了吧。” “夏小姐,你學壞了啊。” 鄒綬突然想起這裡是來乾嘛的了,收回手臂,對寧悠說道:“醫院呆著像坐牢一樣,我申請明天上班。” “不批準,半個月後再來。”寧悠說完,回屋換衣服去了。 “悠悠,等等我,把你的衣服借我一套。”陸時婧追了去。 夏婗看鄒綬挺可憐的,上前拿起他的手,給他把脈。 “脈象細沉,外神乏力,是虛弱之象,回去調養調養,半個月後應該能康複。” 鄒綬眼睛睜得圓溜溜的,目送夏婗去換衣服。 重九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拍拍他的胸:“聽不懂我給你解釋一遍,就是說二老大的腰子有虧虛之象,趕緊補補還有救。” 說著,重九臉上就露出燦爛的笑容。 鄒綬看他冇有好心眼的神色,生氣回懟:“虧虛,老子能一敵十,你信不信?” 重九更樂了:“二老大,彆吹,趕緊回醫院補身體去。” 鄒綬伸手逮住他的後衣領:“走,觀戰去。” 重九:“……” 陸時婧子衣櫥裡挑了挑,選了一套寧悠以前在南境常穿的一套衣服,這套衣服對她來說隨意有合身,關鍵是不用還,省事。 而寧悠,任性的拿了一套新的。 等她們出來時,不知道重九用了什麼方法,鄒綬已經回醫院去了。 皮卡車緩緩開出昶園,已經比預計時間晚了一個小時。 正謙醫院的宿舍樓在不醫院裡麵,而是和醫院隔了一條街。 夏婗的這間一室一廳的小公寓裝修時間一年左右,一切看上去還是新的。 這邊不像昶園有家傭使喚,她們得親手搬運。 夏婗的古箏有點分量,就在寧悠決定和陸時婧一起搬運的時候,重九輕輕鬆鬆的將幾十斤的古箏盒子扛在了肩上。 有了她的幫忙,搬家不再是那麼費力的事。 重九這個人,一向把分內分外的事分得清清楚楚,今天破例幫她們搬家,那是大家情分到了。 給夏婗收拾好屋子,幾個人出了一身汗。 叫了外賣燒烤,就是連爐子也送到家的那種,點了兩個四人份的,吃得乾乾淨淨。 結束後,寧悠想起白天在秘書長電腦上見到的那個名字,她拿起手機給陸時昱去資訊:晚上應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