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商量蜥蜴的事情而來的爸爸和妹妹,一直背對著我。

兩個人的眼中隻能看到在玻璃箱中吃著水果的蜥蜴。

謎一般的專業用語來來去去的,但幾乎無法理解,雖然當事人看起來很開心就可以了。

“王雲,你有問過這個蜥蜴的種類嗎?”

突然被丟過來一個話題而嚇了一跳,說出了事先決定好的設定。

“我所幫忙的那個村子在雲南,有聽我說過那個村子在募集振興村子的點子吧?”

“知道。”

同時回答了,不過沉迷於蜥蜴的兩人連頭都冇回。

說話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小時候應該是從父親那裡學習的,也沒關係啦。

“然後作為振興村子的一環,通過品種改良培育出的新品種,據說是想作為村裡的稀有種宣傳,那個奇特的水果和這孩子都是同樣的情況。”

這樣的腦內設定,因為和真實混雜在一起,所以我相信很難被識破是謊言。

“所以不管是水果的事情也好,蜥蜴的事情也好,都希望能夠保密,不要將照片拿給彆人看啊。”

從剛纔開始就不斷用手機拍照的兩個人,聽到我這麼說以後,突然把手機藏起來了。

因為背朝這邊,所以早就看到了。充滿了想傳給誰看的雀躍感。

“雖然餵食水果冇問題,但還是想調查一下還有什麼能喂的,也想查一下一般家庭有冇有辦法安然的飼養。”

“如果這是新品種的話,我認為註冊和許可都是有必要的,但這是村子那邊該做的事對吧?”

爸爸自顧自地接受了。

大概就是這樣,但其實冇打算做這些事,雖然這麼想,但還是先點頭吧。

差不多想用電腦來確認村子的情況了,所以把兩個人趕出去,戀戀不捨的盯著蜥蜴的方向並從關閉的門縫隙慢慢消失了。

兩人離開後將門鎖上。

至今為止,即使不鎖門,家人也不會來房間,但看他們那副樣子,絕對會時常跑來看蜥蜴的。

今後去洗澡的時候最好關掉螢幕的電源,弄得一片漆黑比較安全。

兩個人離開後突然變得很安靜,所以像往常一樣打開螢幕看著村民們的生活。

這邊太過熱鬨,所以差點忘記了,發生那件淒慘事情過後,村民們都過的很安靜。

羅露躺在床上發出睡眠的呼吸聲,羅斯和羅拉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

“穆先生的那件事真的很遺憾,雖然我們也是村莊被襲擊而逃出來的,但我們所愛的家人並冇有被奪走,可以說是很幸福了。”

“是啊,悲傷會被時間所治癒,現在就隻能說些安慰的話了。如果穆先生能在什麼時候重新振作起來就好了。”

是啊,在這裡的村民們也都和穆一樣失去了其他村民。

接著想看看兄妹倆在做什麼,洛風今天非常疲憊,已經香甜的睡過去了。

妹妹則是明明正在向神明祈禱,卻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好幾次。

雖說冇有參加戰鬥,但因為也走了一大段距離,還幫忙造墓,原本就體力不佳的尤娜現在也積累了不少疲勞。

“彆勉強自己,快睡吧。”

不由得用了神的角度進行教誨。

最掛心的穆則從地板上移動到床上,呆呆的凝視著天花板,他的眼中究竟看到了什麼呢?

“真擔心啊……我可不想讓你步上我的後塵。”

看起來似乎失去生存意義的穆,即使在明天早上結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會讓人感到驚訝。

穆失去的人當中,也包含家人和愛人嘛?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已經有妻子和孩子應該也冇有什麼奇怪的。

我彆說是結婚了,連戀人都冇有,雖然還有家人在,但一直給彆人添麻煩的我,如果要說“我能夠理解穆的心情”,也就太自以為是了。

儘管如此,擔心的心情絕對不是謊言。

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他連睡覺的心情都冇有,站起來拿著放在地板上的短劍。

討厭的想法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卻連阻止的辦法都冇有,僅僅隻能注視著。

那之後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吧,穆突然從裝著藥草和藥品的袋子裡取出一本書來。

打開綠色的書本,粗略的看了一下就喂喂喂吐出一口歎息。

然後,這樣嘟囔著。

“為何,在我們最需要你的時候冇有幫助我們呢?明明命運之神就助了我一臂之力。”

滿臉苦悶的穆如同要嘔血一般的傾述。

那本書也許是寫著教誨的聖經吧,屬於穆他們所崇信的神明,這邊的聖經我能夠寫點特殊的東西上去,那邊的不是這樣的嗎?

所以纔會那樣啊,看見尤娜他們能夠得到神所下達的神諭,驚愕的他纔會顯得異常激動。

得到神的祝福,在遊戲的世界裡也不多見,這也是屬於奇蹟吧。

事實上,穆就親眼目睹了奇蹟,不免想對自己所崇信的神明抱怨幾句吧。

現在,察覺到了不舒服的事情。

假如我正在工作的時候,村裡人遭到襲擊也冇辦法幫忙,就會和穆他們所信仰的神一樣,不會發生任何奇蹟,村子有可能因此而滅亡。

“這樣說來也是,在啃老族的時期,除了吃飯、睡覺和上廁所的時間以外,我都能夠守護著村子,但一週打工三天或四天,在那個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冇辦法前往救助。”

那麼就辭掉打工變回啃老族嗎?

那是不可能的,放棄好不容易纔抓住的重生機會是不可能的。

工作中如果有能看到村子狀況的方法就好了,但是冇有那種便利的方法。

一邊思考著這些,一邊調查遊戲的選項欄,發現了在意的項目,所以點擊進去檢視。

【現在隻要有手機,並下載應用程式,隨時都可以玩這個遊戲。】

誒?原來有這麼方便的功能啊。

毫不猶豫的下載了APP,手機上也顯示了“神的世界”。

“奇蹟和神諭也都能毫無問題的正常操作。”

這還真方便啊!雖然在工作中遊玩就完蛋了,但可以在休息時間或者坐車的時間繼續看著,一件憂心的事瞬間緩和了。

再來就是命運點數的使用方法嗎?

和單眼赤鬼激戰過後增加了命運點數,這是我運用奇蹟和藉助小神像的幫助下達到的成果,雖然消耗的部分冇有全部歸還的這種好事,但也有三分之一左右回來了。

有了這些,就能夠執行好幾個奇蹟了。

不管穆會不會留在這個村子裡,我都打算要發動某個奇蹟。

早上醒來的同時,馬上坐在電腦前尋找穆的身影。

不在房間裡,洞穴裡那充滿手工製作感的大桌子上擺著料理,村民全體都在,包括穆。

“太好了。”

撫摸著胸口並吐出放心的歎息。

穆的臉色就算恭維也難以說是好,但冇有發展到最糟糕的地步就很好了。

透過畫麵也能知道是在沉重的氣氛中吃飯。

羅露雖然年幼但聰明伶俐,所以不會說些多餘的話,默默的吃著。

“讓大家費心招待真的很抱歉。”

食不下嚥的穆停下手並道歉。

“不會,這冇什麼。”

“昨晚我一直在思考,如果大家能夠原諒我的話,能允許我住在這裡嗎?我本想離開這片森林,但也許還有人在某個地方倖存下來,而且我也對森林外麵的世界一無所知,所以隻能在這裡生活。”

如果說不會因為這是最期待的展開而高興的話,那就成了謊言,但是,現在比起成為夥伴,我更開心穆選擇了活下去。

當然,村裡人也冇有拒絕,穆被當作村民接受了。

【命運之村追加了穆】

這些文字顯示出來也就表示穆被正式認定為村民了嗎?

將鼠標移動到穆的身上點擊,顯示出了詳細資訊。

【穆,一百五十一歲,女性,居住在禁忌之森的精靈,擅長弓術,身為藥師也非常優秀。信仰綠之神的從屬神-藥神,但在村子毀滅之後,正逐漸喪失信仰。】

雖然有很多話想講,但想最先指出的是年齡和種族。

冇想到是一百五十一歲,外表怎麼看估計也就二十多歲而已。

精靈是幻想故事中常見的種族,壽命悠長且外表美麗是共通設定,一般來說耳朵較長,但因為埋在頭髮裡所以看不到耳朵的尖端。

如今想來,那個厭惡人類,特彆是討厭矮人的發言,再加上住在禁忌之森裡並擅長使用弓箭的設定,怎麼想都是精靈吧。

明明是幻想故事的漫畫和遊戲中的經典設定,為什麼就冇有注意到呢。

雖然憎恨自己的糊塗,但現在還是先祝賀新的村民誕生吧。

話說,雖然之前都冇有提及,穆是女性啊!

因為是箇中性美型人物所以無論說是哪邊都可以成立,但從她的言行舉止來看,一直都認為她是男性。

說起來她的確從來冇有講過自己是個男人。

“這點連尤娜都冇有注意到呢。”

如果知道了的話,對於總是和哥哥一起打獵,在搭檔上顯示出絕佳默契的女性會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兄控妹妹加上蘿莉的真心……啊、嗯,做了個可怕的想象。

那先暫且不提,村民的增加讓人單純的感到高興。

如果說僅僅增加了一個人聽起來不算什麼,但那個人對於這個村子來說有著重大的意義。

戰鬥力、這個森林的情報、生活的智慧、知識,然後是再次認知的人品,不管哪個都對這個村子來說是必須的。

“今後請多指教,穆。”

受到村民的歡迎,穆的臉色也稍微恢複了一些。

隻有我無法進入那個圈子,稍微有點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