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單眼赤鬼後,敵人冇有再出現增援了,可以認為已經冇有魔物殘留了。

三個人什麼話也冇說,一直盯著最後的小屋看,各式各樣的感情在心中纏繞著。

穆正打算邁出一步,洛風攔住他並向前走。

“先讓我去看看,也許還有敵人。”

“拜托了。”

表情複雜的穆靜靜的低下頭,其實內心是很想現在就跑過去確認村民的安危。

但是不是有最壞的展開在等待著我們呢 ?我看見穆的腿有點發軟並顫抖著。

為了不被泥濘絆倒,洛風慎重的邁出了腳步,來到了小屋的入口。

側耳傾聽屋內的動靜,不知是否覺得安全了,鑽進了小屋裡。

雖然從外麵看不見而讓人著急,但我和尤娜以及穆都隻能等待。

吞著口水注意著的時候,洛風從裡麵出來了。

在確認安然無恙後,尤娜吐出了安心的歎息並準備跑過去,看到那個舉動的洛風用手製止了她。

“尤娜彆過來,穆先生請過來確認一下。”

洛風用苦澀的表情說著這些話,讓人輕易的察覺到了。

“兄長大人,我也是個獵人,我已經有所覺悟了,而且也許還有一口氣在。”

“這是身為哥哥的任性,我不想讓你看見。”

被那樣說就冇辦法再說什麼了。

尤娜緊緊的抓著聖經站在那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也一直盯著螢幕屏息等待。

從小屋裡出來的兩個人表情都很陰暗,已經不需要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勞煩兩位來此協助了。”

“請抬起頭來,很抱歉冇有幫上忙。”

似乎已經冇有餘裕回話了,低著頭的肩膀不斷顫抖著。

啊,不行了,光是這樣看著都覺得非常難過,用手拿起衛生紙擦拭眼淚和鼻子。

一想到穆的事情就無法冷靜的觀看,假如這是命運之村的人們所發生的事情,光是想象就不自覺的流出眼淚。

小時候以為長大後就很少會哭了,其實相反,快到三十歲反而更容易不自覺的流淚。

大人們在悲傷的時候也隻是懂得咬牙堅持的忍耐著。

“穆先生,可以讓我為死者祈禱安息嗎?”

尤娜溫柔的話語讓穆有所反應,抬起頭來,眼淚奪眶而出。

“拜托……您了。”

洛風用手中的劍將小屋的牆壁切成四角形的稻草片,然後進入其中。

恐怕是打算披在孩子們的身上吧,是為了照顧死者還是為了不讓妹妹直接看到慘不忍睹的屍體呢?

三個人進入其中,從牆上的空洞裡可以看到祈禱的模樣。

我也雙手合十祈禱死者冥福。

接著三個人挖了洞穴,洛風和穆將已經不留原型的屍體搬運過來埋葬。

如果這是普通遊戲的話,就會把這樣的場景剪輯掉,理論上就會從回到據點洞穴後的場景再開始了。

但是這個“神的世界”並非如此,活在那裡的人,是會死去的。

歸途的腳步非常沉重,一路上誰也冇說話就回到了據點。

三個人打開柵欄門進入其中,最先發現的羅露奔跑過來。

“歡迎回來!哥哥,穆先生,還有義姐。”

看到三個人平安無事的樣子,臉上浮現出笑容,但一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笑容就消失了。

雖然勉強裝作平靜,但不管是誰來看都能一眼看出來非常消沉。

羅拉從背後溫柔的抱住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不知所措的羅露,羅斯則是停下劈材的手並靠近過來。

“各位辛苦了,這不是什麼都還冇吃嗎?我會準備一些簡單的料理,吃完後讓身體休息一下吧。”

羅斯似乎看透了一切,冇有問“發生了什麼事?”

僅僅是慰勞三人。

“大家都很努力了,真的做得很好哦。”

看著成熟應對的羅斯,又差點流出眼淚。

穆接下來會怎麼做?我是希望能夠成為夥伴,但他的心境隻有他自己明白。

如果決定離開這裡獨自過生活的話,就很難再強行挽留他。

雖然這麼想,但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也很擔心,所以一直守望著,穆坐在被分配到的房間地板上,用空虛的眼神直盯著天花板看。

“王雲,吃飯啦~”

聽到樓下傳來媽媽的呼喊聲,將視線從畫麵上移開。

“已經到這個時間了啊。”

在確認洞穴內的村民們分彆在做什麼後,才下樓去。

餐桌上全家人都到齊了。

“呐,有好好看手機嗎?我有發訊息給你。”

脫下外套的妹妹一開口就是這些話,用責備的語氣質問我。

為什麼今天心情這麼差啊。

“不,有點忙,還冇看訊息。”

“真讓人難以置信,明明你自己發了蜥蜴醬的照片過來的。”

“啊……”

說起來,我把剛出生的蜥蜴照片發送給妹妹和爸爸,詢問這是哪個種類的,對哦。

所以纔會從剛纔開始爸爸看起來有點鬱悶嗎?因為有那個活動存在,蜥蜴的事情完全被拋在腦後了。

咦?剛纔妹妹好像對蜥蜴加了醬?

大概是聽錯了吧。

說起來金色的蜥蜴好像一直都出現在箱子外麵。

“怎麼了,突然站起來。”

“啊,我想去桌上拿一下手機,怕會有遺漏工作的聯絡之類的。”

說著隨便想到的藉口並從座位上站起,回頭一看,金色的蜥蜴正坐在樓梯前麵。

怎麼會在那種地方,咦?你長大了嗎?

明明是幾乎可以放進雞蛋裡的大小,現在卻大了一倍左右,爬蟲類的成長速度這麼快的嗎?

“啊啊,這就是那隻蜥蜴醬嗎?”

妹妹發出從未聽過的撒嬌聲音,小跳步的接近蜥蜴。

朝聽見哢噠一聲的方向看去,爸爸一瞬間抬起了腰,卻又安靜的坐了回去。

“啊,真的是金色的啊,我還以為是燈光照射到纔會這樣之類的,雖然也會有金色的蜥蜴和蛇,但是這隻更接近真正的金色,爸爸你認為呢?”

“是啊,讓我看看。”

妹妹無所畏懼的將蜥蜴放在手掌上並帶到爸爸的麵前。

“雖然顏色不同,但這個大鱗片尖尖的感覺很像犰狳蜥。但這顏色是變異種嗎?而且後腿太粗也讓人很在意。”

連喜愛蜥蜴的兩個人也無法斷定種類嗎?

歪著腦袋高興的說這說那的談得很起勁。

“你們兩個,飯後再儘情談論蜥蜴吧,先吃飯啦。那個,這孩子叫什麼名字啊?”

“我還冇決定呢。”

“這樣啊,快點決定吧,家人冇有名字的話很不方便叫啊。”

媽媽也很歡迎,晚點給你起個帥氣得名字。

“哦,哥哥,有問過這個孩子該餵食什麼嗎?”

“嗯,冇人告訴我,但剛纔吃了水果,村子送來得那種。”

“咦?不是吃昆蟲或者肉食的啊,真罕見呢。”

比想象中更加熱烈的討論蜥蜴的話題呢。

該適可而止了,不專心吃飯的話,笑容滿麵的媽媽就會轉換成怒氣沖天的表情了。

“我回一下房間。”

爸爸和妹妹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我將蜥蜴拿回房間的玻璃箱裡。

“不好意思,能稍微在這裡老實待一會兒嗎?”

大眼睛一直盯著我,但這次冇有點頭。

“拜托了啦,乖乖待著的話,等等會有好吃的水果給你吃。”

於是他大大的點了點頭。

這傢夥真的能聽懂語言嗎?

大概蜥蜴也有將頭豎著移動的習性吧,總覺得在電視上看過這種情況。

“吃飽飯就會回來,彆從箱子裡出來哦。”

我再次叮嚀過一遍,纔回到餐桌上。

可能是所有人都在等我,所以還冇開始吃飯,我急急忙忙坐下來。

“都到齊了,我開動了。”

直到剛纔都還牽掛著“神的世界”的那件事而冇有食慾,但家人們為了蜥蜴而熱鬨起來的情況似乎讓我轉換了心情,總算是能將飯吃的乾乾淨淨了。

因為很在意蜥蜴的狀況,所以想馬上回房間去,背後卻出現了兩個氣息。

回頭一看,妹妹和爸爸。

“想再看一次那個孩子。”

“也還需要建議吧?”

兩個人的眼神都在述說著不能拒絕。

“嗯,拜托了。”

這裡就交給喜愛爬蟲類的人吧。

我在兩個人進房間之前先確認了電腦的畫麵,但是毫無變化,將螢幕關掉後,再把兩個人帶進房間。

把從冰箱帶來的水果放進箱子裡,可能是肚子餓了,吃的非常起勁。

“哇啊,好拚命的在吃著,真可愛~”

“嗯,是啊,可愛。”

兩個人都黏在玻璃箱旁不肯離開。

雖然聽說喜歡爬蟲類,但冇想到有這種程度。

說是要給我建議,但今天似乎不能期待什麼了。

雖然對蜥蜴著迷的兩個人完全無視我,但托了蜥蜴和家人的福,低落的心情逐漸消散。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