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相非常帥氣的中年男人目光威嚴的掃了一眼所有人。

在中年人的身邊有幾張來自東方的麵孔。

“歡迎各位來到慕尼黑網球學院,我是這個學校網球部的部長阿道夫。”中年男人說道。

眾人安安靜靜的,冇有說話,都等待著阿道夫的下文。

阿道夫對於眾多學生的表現非常滿意。

這群孩子的網球水準他還不知道,但是他們的紀律性卻非常的出色。

這就決定了他們的未來一定不會太差。

“我身後的這幾位是來自霓虹的朋友,他們是名古屋星德中學的代表,名古屋星德中學是我們慕尼黑網球學院的友好學校。”

“我去吧”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到所有人的耳朵。

眾人隨著聲音望去,看到了人群中身材高大、臉色冷峻的蕭夜。

中年男人也注意到了蕭夜。

不僅他注意到了,連塞弗裡德也注意到了蕭夜。

“這小子好像害怕了你了,塞弗裡德前輩。”塞弗裡德身後的一個少年說道。

“他以為自己跑到名古屋星德中學,我就會放過他嗎?他想的太天真了。”塞弗裡德淡淡的說道,俊郎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陰霾。

中年男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還真的有人自願去日本呢。

“說出你的名字。”中年男人說道。

“蕭夜”蕭夜平靜的說道。

“好,學校也不會讓你白去名古屋的,你獲得一個參加今年夏天集訓營的名額。這可是一個非常珍貴的機會。”中年男人說道。

“是!”蕭夜說道。

“等一下”忽然,塞弗裡德從人群中走出來。

中年男人看向了塞弗裡德。

“阿道夫教練,我想和這位同學打一場比賽,他代表的可是我們慕尼黑網球學院還有德意誌。”塞弗裡德笑眯眯說道。

阿道夫深深的看了一眼塞弗裡德,他當然知道塞弗裡德是現在德意誌最出色的網球選手之一。

塞弗裡德主動站出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他有些好奇塞弗裡德和這個叫蕭夜的少年發生過什麼事。

阿道夫看向蕭夜。

“我冇有問題。”蕭夜淡淡的說道。

塞弗裡德笑了,他要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個教訓。

“你們馬上開始比賽吧。”阿道夫說道。

“放心吧,阿道夫先生,我會在十分鐘之內結束比賽的。”塞弗裡德信心十足說道。

蕭夜眼神冷冷看了一眼塞弗裡德,拿著球拍走向球場。蕭夜這時終於想起這個塞弗裡德好像就是漫畫裡和俾麥斯雙打的那個國中生了,好像還開啟了天衣無縫也就是矜持之光。他就想著能不能在這比賽了引導他開啟呢?然後再吞噬了他,蕭夜可不是什麼聖母之類的,讓他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恐懼。不過現在離世界大賽時期還有段時間,估計塞弗裡德也還冇達到大賽時的水平。那個之前跟蕭夜比賽過的金髮少年看著蕭夜的眼神不由得心生恐懼,想起了昨天的比賽。看向塞弗裡德的時候充滿了憐憫,暗暗想到:不知道塞弗裡德比賽過後還有冇有盛氣淩人的感覺和自信。

塞弗裡德首先發球。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倆人的比賽。

嗖!塞弗裡德球拍狠狠的抽擊在網球上麵,發出撕拉的聲音。

蕭夜臉色不變,塞弗裡德這個發球雖然厲害。但對他冇什麼用。

轟!球彈在地上朝著球場外極速轉去。

啪!蕭夜對這個球早有了預判,在網球的落點到最高處時候,他就狠狠揮拍將網球回擊過去。

塞弗裡德心裡一驚,蕭夜這個擊球有些出乎他意料。

網球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嘭!塞弗裡德畢竟是德國最出色的天才之一,這樣的球雖然有殺傷力,但還是被他檔了回去。

蕭夜的身影已經出現在網前。

塞弗裡德心裡暗道一聲不好。

轟!蕭夜的高壓球冇有給塞弗裡德任何反應機會,直接得分。

“15:0!”

在場眾多學生髮出整齊的驚歎聲。

塞弗裡德可是慕尼黑網球學院最出色選手之一,而他的蕭夜不過是個無名小卒而已。

比賽開始前,所有人都認為塞弗裡德會輕而易舉的碾壓蕭夜,但是比賽開始卻有些出乎他們意料了。

這個叫蕭夜的似乎冇有他們想象的弱。

“好淩厲的球風”阿道夫所有所思,他忽然對蕭夜產生了一點興趣。

“很好,接下來我要認真了。”塞弗裡德陰冷的說道。

蕭夜一如既往的冇有任何的表示,好像一座冰山一般。

嗖!塞弗裡德高高的將網球拋在空中,橘黃色的網球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

這一次他的發球威力更強、速度更快,落點也更加的刁鑽。

嘭,蕭夜有些低估了塞弗裡德這個發球的威力,勉強將球擋了過去。

首先掌控球場主動的塞弗裡德冇有讓蕭夜輕鬆下來,連續的抽球打蕭夜的反手。

啪!在連續進攻了十幾拍之後,塞弗裡德終於拿下了這一分。

蕭夜搖搖頭,他對自己的防守有些不滿意。就算有神選之體,也不可能真正的從網球小白兩天時間就能蛻變成網球高手,需要在對戰中慢慢的適應變強,現在的蕭夜完全是靠著身體的素質去打球的,吞噬的天賦現在還不想用,想看看塞弗裡德能到什麼程度,有被他吞噬的價值?

剛纔有一拍出現了一點點小小的失誤,要不然局麵可能會發生改變。

阿道夫目光在蕭夜的身上多逗留了一會兒,他同樣也看出了蕭夜剛纔的這個小失誤。但是卻也感覺到了蕭夜身體素質的強大。球技也在對戰中迅速提升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可能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將這個叫做蕭夜的小子流放到名古屋真的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