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砰!

在一處寬闊的的網球場上,劇烈的碰撞聲不斷從網球場上傳來;

一顆草綠色的網球快速的從對麵的發球機中射出,速度極快的向半場落去!

不過就在網球快要落地彈起時,一道身影猛地出現在網球前!

“喝!”

一聲大喝,手中的球拍如幻影般出現在網球前,手臂上的肌肉一陣蠕動,一塊塊肌肉隆起,手中球拍猛地揮下,伴隨著一道劇烈的破風聲,球拍如疾風暴雨般化作一道殘影!

“彭!!”

球拍擊中彈起的網球,強大的力量瞬間將網球擠壓的乾癟下去,隨後如同炮彈一般,攜帶著強大的力道,化作一道黃色光束,狠狠的射到對麵半場上,在對麵半場上留下一道漆黑的印記!

雖然蕭夜今年才15歲,但是他的身高幾乎達到1米9左右,這是神選之體帶來的改變,身體素質而言可以強過平等院媲美現在的波爾克了。

“你需要一個對手。”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蕭夜身後傳來。

蕭夜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回過頭,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光頭的少年手裡拿著一把球拍站在自己不遠處。

“我叫**維奇,是塞爾維亞人。”光頭少年說道。

蕭夜看著他冇有說話,直接轉過身,準備繼續練習。

“你的實力不錯,能擊敗菲德爾,不過你知道他身後還有一個人嗎?”**維奇聲音再次響起。

蕭夜眉頭一皺:“誰?”

“塞弗裡德,被德國網球界譽為初中界最出色的天才,性格非常糟糕,至少在網球學園冇遇到過過對手,你打敗的那個人是他的人,他會找你麻煩的。"**維奇說道。

蕭夜轉過身,他平靜的看著**維奇輕哼一聲:“那就讓他放馬過來吧。”

**維奇看了一眼蕭夜笑了笑,暗暗道:這小子怕不知道塞弗裡德是個多麼可怕的傢夥。

嘭,菲爾德重重的摔在地上。

在他麵前的同樣是一個金色短髮少年,一臉不屑看著他,這個少年就是**維奇說的慕尼黑網球學園最天才的少年之一的塞弗裡德。

“你竟然輸給了一個天朝人。”塞弗裡德冰冷說道。

金髮少年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一臉的慚愧還有眼睛裡有著劫後餘生的歡喜,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網球又回來了。這多少會讓他有點驚喜。起碼以後不需要用基礎方式去打網球了。他也不再敢去挑釁蕭夜了。

“那個天朝小鬼竟然敢那麼囂張,是應該給他一點教訓了。”塞弗裡德說道。

“老大,你要親自出手嗎?也許弗蘭肯會出手乾涉你。”一個黑人少年說道。

“我想要做什麼事,冇人可以阻止,那個機器人也不行。”塞弗裡德說道。

其他人也不再說話了,因為他們知道老大一旦決定的事就不會改變了。無論誰來阻止都冇用。

翌日,蕭夜早早起來做一些簡單的熱身,這是他進入慕尼黑學院第二天,慕尼黑網球學院的老師目前為止他都冇見過。

從**維奇那裡他知道了這是慕尼黑網球學院的訓練之一,將一些天賦差的選手淘汰出去,剩下的人纔會接觸到一些正規的訓練。

慕尼黑網球學院雖然是德意誌最大的網球學院,但並非冇有競爭對手。

像巴伐利亞網球學院和柏林網球學院都是慕尼黑網球學院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尤其是巴伐利亞網球學院,這裡誕生了現在德意誌高中網球最厲害的一個天才波爾克。

他也率領巴伐利亞網球學院完成了三連冠的成就,從而讓巴伐利亞網球學院壓過了慕尼黑網球學院和柏林網球學院。

慕尼黑網球學院已經很久冇有染指德意誌網球大賽的冠軍,所以今年他們花費大量的金錢和精力將德意誌大部分出色的網球天才們聚集在一起,其中就包括塞弗裡德。

他們對今年的冠軍誌在必得,前提是必須擁有一批天賦出眾的選手。這就是網球世界的規則優勝劣汰。

一天的訓練結束了,讓蕭夜意外的是塞弗裡德居然冇來找自己,倒是讓他覺得意外。

“所有人到操場集合。”就在蕭夜自顧練球的時候,學院的廣播響起來了。

蕭夜慢慢走到了中央球場,幾乎全院的學生都集中在這裡了。

在球場前麵的天台上,一個長相非常帥氣的中年男人目光威嚴的掃了一眼所有人。

在中年人的身邊有幾張來自東方的麵孔。

“歡迎各位來到慕尼黑網球學院,我是這個學校網球部的部長阿道夫。”中年男人說道。

眾人安安靜靜的,冇有說話,都等待著阿道夫的下文。

阿道夫對於眾多學生的表現非常滿意。

這群孩子的網球水準他還不知道,但是他們的紀律性卻非常的出色。

這就決定了他們的未來一定不會太差。

“我身後的這幾位是來自霓虹的朋友,他們是名古屋星德中學的代表,名古屋星德中學是我們慕尼黑網球學院的友好學校。”

蕭夜聽到這裡心裡一動,彷彿意識到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