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楠楠在水麵上飛行,他俯視著南江的水麵。

南江的水真是清澈,江中的魚用肉眼看便清晰可見,慕楠楠欣賞了一會,便快馬加鞭朝漢陽那邊飛去。

但很快慕楠楠就停了下來,他麵前的水域出現十分奇異的水流,青色,帶著一些奇怪的東西。

突然有一個異物飄到水麵上,慕楠楠伸手去抓,他檢視了一會,疑惑著,原來是個破布,然後他聞了聞,一股惡臭差點讓他窒息。

慕楠楠眼神一驚,很快駛離水麵,突然一雙雙青色且病瘦地手從水中伸出來,慕楠楠催動全身血脈,雙手掐訣,一股煞紅色靈氣覆蓋在拳頭上。

“煞紅的霸王拳!”慕楠楠喝道。

慕楠楠一拳打在水麵上,那些藏在水流中的東西,一些被震了出來。

慕楠楠見了後,表情變得害怕起來,“水……水鬼!”

慕楠楠急著飛向岸邊,那些水鬼也緊跟著他,“彆跟著我啊!”慕楠楠邊逃邊喊。

水鬼不懂人話,自然也聽不懂慕楠楠在說什麼,隻知道他們麵前有個精氣很強的人類,隻要吸收了這股精氣他們便會進化。

慕楠楠飛到岸上,他雲天功和縱橫浮屠訣同時催動,煞紅色的靈氣化為火色大手,水鬼特性,從不上岸覓食,除非食物十分“鮮美”。

仙士的精氣是強於凡人的,假如吸一口仙士的精氣是可以獲得靈識,強化全身,於是那些水鬼全部爬到岸上。

說是水鬼,隻不過是一群溺屍而已,他們身上都耷拉著破布,皮膚腐爛,青苔骨肉,慕楠楠手持仙劍,眼神冷酷地盯著站在最前麵的水鬼。

那些水鬼張牙舞爪朝著慕楠楠跑來,慕楠楠一揮拳,身後的那隻靈氣化成的拳頭瞬間打向水鬼群。

煞紅色的靈氣觸碰到水鬼,水鬼瞬間發出痛苦的叫聲,然後全身燃起漆黑的火焰,它被燃儘化成灰後,漆黑的火焰還在燃燒。

慕楠楠驚訝地看著這奇怪的情況,心想煞紅色的靈氣對付水鬼好像很有用。

於是慕楠楠召喚出幾把靈劍,煞紅色的靈氣覆蓋在上麵,“再試試吧。”

慕楠楠朝前一指,靈劍瞬間飛出,刺穿了幾個水鬼,那些水鬼先是嘶吼,再被漆黑火焰燒成灰燼。

就在慕楠楠以為掌握殺死水鬼的方法時,他的心臟突然間停止,慕楠楠眼睛睜大,倒在了地上。

這時水鬼們全部衝了過來,然後慕楠楠衣服中的繈褓從中鑽出來,一道金光讓它們全部退去。

“醒醒。”

不知過了多久,慕楠楠迷迷糊糊地醒來,他睜開眼睛看見一個少女正憂心忡忡地看著他。

“醒了嗎?”

慕楠楠一看,蕭雪琴怎麼在這,慕楠楠一把拉住她的手,蕭雪琴驚呼一聲。

“雪琴,你怎麼在這?”慕楠楠問道。

蕭雪琴說道:“我一路跟你來的,見你被水鬼包圍然後倒地不起,之後你身上帶著那奇怪的繈褓保護了你。”

“繈褓?”蕭雪琴把繈褓拿出來,慕楠楠疑惑地摸了摸繈褓說著,“就是它保護了我?”

“這繈褓你是從哪裡得到的?”蕭雪琴好奇地問道。

“這繈褓是我自己的,聽說我小時候就被遺棄,然後被師傅撿到並收養。”慕楠楠說道。

蕭雪琴嚴肅地說道:“慕楠楠你……不要再使用你那奇怪的靈力了,你知道你那時有多危險嗎?”

“我怎麼了?”慕楠楠疑惑道。

“你知道嗎,你已經死過一次了。”蕭雪琴說道。

慕楠楠聽後疑惑不解,明明自己好好的為什麼會死掉,蕭雪琴說道:“你使用的應該是魔氣,魔氣會吞噬一切生靈的生命,焚燒靈氣,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身上會有魔氣,而且你身上的魔氣是清除不掉的。”

“清理不掉的魔氣,除非本身就是有魔氣的魔物。”蕭雪琴說著便冷冷地盯著慕楠楠看。

慕楠楠著急說道:“雪琴,彆瞎想,我可不是什麼魔物!”

蕭雪琴笑了笑,說道:“我知道,慕楠楠在我搞清楚這事情之前,你都彆使用你的那份力量,你的繈褓複活你一次後,我明顯地感覺到它身上附著的靈力少了許多。”

慕楠楠站起來,催動起來自身的血脈,突然間煞紅色的靈氣從他身體裡冒出來,蕭雪琴急忙退開,嚇道:“慕楠楠你乾什麼!”

慕楠楠停止縱橫浮屠訣的運轉,急忙催動雲天功,把魔氣化為純淨的靈氣,說道:“我知道我身上的魔氣怎麼來的了。”

“血脈?”蕭雪琴疑惑道。

“對,就是血脈,關於為什麼我血脈裡有魔氣,這要問我的親生父母了,他們肯定不會故意拋棄我的,那個保住我命的繈褓就是他們的理由。”慕楠楠說道。

“可是魏國冇有一個姓慕的修仙大家,其他國也肯定冇有,那……等等,不會……”蕭雪琴驚呼道。

“怎麼了?”慕楠楠問道。

“這也不可能,傳說罷了。”蕭雪琴說道。

慕楠楠摸了摸蕭雪琴的頭,說道:“放心,我的身世遲早會知道的。”

今後開始,慕楠楠不能過多使用自己的血脈之力,那股力量與魔氣互相沖突會隨時要自己的性命,隻能修煉雲天功了。

“對了,雪琴你還記得我對你說過的話嗎?”慕楠楠笑了笑。

“什麼話?”蕭雪琴疑惑道。

慕楠楠邪魅一笑,猛地一把將蕭雪琴摟進懷中,“我說過的,下次見麵讓我來親你一口。”

蕭雪琴驚呼,兩臉火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