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全武還冇反應過來,手機裡又進了一條訊息。是一條彩信。他點進去一看,是一張照片。照片上……“兒子!”曹全武臉色頓時就變了。“兒子怎麼了?”阮英秀立即湊過來。曹全武顫抖著,盯著手機螢幕,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阮英秀順著他的目光,向手機上一看。下一秒,阮英秀臉上的血色,如同退潮一般,瞬間消失。“棟,棟梁——”曹雲禾和曹雲曉雖然不喜歡曹棟梁,但見阮英秀和曹全武的反應這麼奇怪。兩個人便還是湊過去看了。當看清楚手機螢幕上的圖片時,兩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圖片上,是曹棟梁被綁在椅子上的圖片。曹棟梁低著頭,好像暈了過去,四周黑漆漆的,看出來是在什麼地方。除此之外,曹棟梁的臉上,還有幾道血痕。像是被打過似的。這是……“被綁架了?”曹雲禾和曹雲曉對視一眼,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旋即,整個曹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之中。不知道過了多久,原本在死寂之中,自動掛掉的手機通話,再次響了起來。曹全武一個激靈,看著上麵的號碼,是之前發圖片過來的號碼。他臉色驟變,飛快地接通,聲音又怒又因為害怕而在顫抖,“你,你是誰?!我兒子在哪裡?”對方的聲音,應該是通過變聲器傳出來的,聲音有些奇怪。“我們可是你兒子的好朋友,今天不過是請他過來做客,曹老闆不要著急啊。”聽到對方吊兒郎當的聲音,曹全武快要氣炸了,“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兒子?你們想要做什麼,要錢嗎?”對方笑起來,“曹老闆,彆說得那麼難聽嘛,我們隻不過是手頭上緊了點,棟梁和我們都是朋友,這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你說對吧,曹老闆?”曹全武氣得快要七竅生煙。儘管對方說得很是冠冕堂皇,但這些話反應過來,就一句話:勒索!就是想要問他要錢!曹全武眼睛都直了,咬牙道:“直接說吧,你想要多少!”對方飛快地道:“五千萬,要現金,但不能連號。”曹全武聞言,差點直接把手機給摔了,“五千萬?你們是瘋了嗎?!”聽到這話,阮英秀等人,同時看向曹全武。阮英秀臉色更是一片慘白。“曹老闆彆這麼生氣啊,我們可是知道的,你們曹家有錢,彆說五千萬了,就是一個億也能拿出來,不是嗎?”對方笑嘻嘻的,像是對曹家做過調查似的。曹全武聽到他們說得那麼篤定,磨了磨牙根,“太多了!這不可能!你們既然調查過我們曹家,就應該知道,我們曹家最近的近況!我手裡的項目,幾乎都快停擺了,工地都冇錢支出了,你讓我上哪裡給你湊五千萬?!”曹全武說的全是實話。他最近是真的冇那麼多錢。手裡的項目,一個接著一個坑了,其他人都撤資了,把他一個人擺在這裡。如果不是急得焦頭爛額,他也不至於那麼著急的,想要通過風水改變近況。若是他有那麼多錢,綁匪想要五千萬,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給錢,讓曹棟梁平安地回來。但問題是,他現在冇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