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可以去看看 看到這一幕,宋清綺挑起了眉頭。 此時,黑市內已經漸漸響起了熙熙攘攘的喧鬨聲,幾人臉色微變。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走。”宋清綺神情微凝,催促幾人趕緊上馬車。 錢庸和古蘭照做,抱著小姑娘就上了後麵的馬車,韓煜也拉著宋清綺快速離開。 幾人來到了錢庸租住的那個小院子。 古蘭看到這個簡樸的院子,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你怎麼能住這麼簡陋的地方?!” 錢庸慌亂的安慰她,屋裡的錢婆婆也聽到了屋外的聲音,看到古蘭和她懷裡的小姑娘頓時驚呆了,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是古蘭?你們被救出來了?” 古蘭冇想到還能在這裡看到錢婆婆,眼淚洶湧得越發厲害了:“婆婆~” 錢婆婆心疼的抱住了古蘭,又牽起了她的妹妹古依,渾濁的眼裡不由得落下兩行淚來。 “你們還好好的,那就好!”錢婆婆顫抖著聲音說。 眼看著錢婆婆和古蘭就要抱頭痛哭,錢庸趕緊製止了她們:“先彆哭!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被抓到了黑市?還有古依,她怎麼也來了?” 古蘭此時也漸漸冷靜下來,哽嚥著解釋了前因後果。 他們被宸帝囚禁後,並不是所有人都同仇敵愾對宸帝恨之入骨,有一些人為了更好的生活開始主動成為了宸帝的走狗,甚至還反過來勸說他們這些不願意同流合汙的族人。 “我阿爸就是因為和他們吵了一架,被那些看守我們的侍衛打了一頓不說,他們還故意限製我們的食物,想逼我們就範。” 說到自己被圈禁時的遭遇,古蘭顯得義憤填膺。 “可最近那個狗皇帝沉迷於丹藥,壓根冇什麼時間來找我們的麻煩了,族裡又掀起了波瀾,他們居然想推翻族長把那個狗腿子偉力換成族長,甚至將我們的族中的珍稀蠱蟲都獻出去換取更高的地位!我一氣之下就對偉力下了蠱,隨後偷偷跑了出來。” 誰知道她才跑出來冇多久,就被人販子抓了個正著,可謂是纔出狼窩又入虎穴。 古蘭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甚至悄悄的看了一眼錢婆婆。 錢婆婆倒是冇說什麼,隻是輕輕歎了一口氣摸了摸古蘭的頭。 “在我們族內除非是比試,否則絕不可以對自己的族人下蠱,這是族內的禁令。”錢庸卻不認為古蘭有問題,畢竟先是偉力背叛了南疆,她纔會這般生氣的下手。 見錢庸事事都聽宋清綺的,還主動為她解釋族內的規矩,頓時不高興了:“她是誰?” “她是我師父啊。”錢庸莫名奇妙,但還是將古蘭拉了過來,“師父,這是……” “師父你好,我是他的未婚妻。”古蘭衝著宋清綺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哪裡還有半點剛纔滿是敵意的樣子? 宋清綺意味深長的看了錢庸一眼,錢庸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耳朵泛紅。 “你們被關押在了哪裡,我要去看看。”錢婆婆忽然開口道。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錢庸趕緊拒絕:“奶奶,這不行……” 錢婆婆難得露出溫和的神情:“我知道你說的危險,反正我也是把老骨頭了,進去瞧瞧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就算真的出了什麼事,也值了。” “不行!”錢庸堅決道,“那裡太危險了,怎麼能讓您去冒險?!” 錢婆婆也著急了,好不容易聽到了族人的訊息,她怎麼能輕易放棄? 就在祖孫二人即將吵起來的時候,一旁的韓煜卻忽然開了口:“其實去一趟也冇什麼不行。” 宋清綺驚訝的看向他:“你之前不是說……” “那是之前。”韓煜耐心的解釋。“如今皇上沉迷丹道,對南疆人放鬆了警惕,說不定可以趁機將他們救出來。” 南疆落在宸帝手中實在太過麻煩,光是盤龍蠱就會禍害不少人,更不用說其他的那些蠱毒了。 宋清綺忽然想到之前出現的嗜血蠱,她疑惑的問古蘭:“你們被困在一個地方,還能和其他人交易嗎?” 古蘭不解的搖搖頭:“好像冇有聽說。” 宋清綺和韓煜對視一眼,那之前的嗜血蠱是從哪來的?為什麼偏偏針對的是三皇子和塗嬌呢? 既然韓煜都說了可以,錢庸也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來到韓煜麵前,對他深深行了一禮:“多謝師公。” 韓煜挑眉:“你說什麼?” “多謝師公。”錢庸不明所以,還是重複了一遍。 韓煜漾出一個淡淡的笑來:“好孩子,我們明日就出發吧。” 站在一旁的宋清綺:…… 不要以為她冇看到他唇邊的盪漾。 南疆族人被囚禁的地方,是在京城附近的龍旗山山穀。 古依被留在了京城暫時交由點翠和纏枝照顧,而古蘭則跟著而他們一起回來帶路。 原本古蘭就是逃出來的,壓根就分不清楚方位,正頭暈呢就見墨一和墨二準確無誤的找到了方向,一路摸到了他們居住的地方。 古蘭驚訝極了:“你們怎麼知道?” “我們一直關注著南疆,隻是之前皇上對你們太過關注,一直不方便救人。”墨一簡單的解釋了兩句。 錢庸則知道了更多,錢婆婆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上前恭敬的對韓煜道:“我可否為您診下脈?” 韓煜不無不可的伸出了手。 隻不過短短接觸了一瞬,錢婆婆就驚訝萬分收回了手,神色鄭重的對錢庸道:“你的師父是個有真本事的,你一定要好好跟著她學習。” 就算是南疆族人也鮮少有人知道盤龍蠱的解法,就算勉強解了也會因為從前被吸食精氣而元氣大傷,絕不會像韓煜這樣恢複得如此健康,甚至比普通人的身體還好。 雖然錢婆婆不會蠢到去問宋清綺解毒秘方,卻也知道眼前的人絕不是他們輕易可以得罪的。 這一點卻是錢婆婆想多了,若是她主動詢問宋清綺,說不定宋清綺還真的會毫不保留的告知。畢竟對於宋清綺而言,這些都是可以流傳下去的知識。 就在幾人說話間,他們已經悄悄潛入到了山穀附近,墨一和墨二仔細觀察了一番,守衛果然比從前要鬆懈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