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8章 一無所獲 他的隨從看著這個院子說道:“公子,這個院子隻是一個普通院子,又不是六角樓那種機關重重的,公子何不繞到後麵悄悄進去看看,一個小童想必也攔不住你。” 赤梧一想也對,他將馬車趕到了一個偏僻處,然後一個人悄悄繞到了院子的後麵,看中了一棵樹,他看四周無人伸手攀住了一個較粗的枝椏,然後一提氣蜻蜓點水一般就上了那枝較粗的枝杆之上,藉著葉子的遮掩,他看向了這個小院。 外麵曬著好幾種的草藥,風一吹飄出來一股草藥香味。 看來楊澤琰一直在致力於研製著剋製蠱毒的藥物,他心中一喜,看來自己還有希望,那個小童不知去了那裡,他決定冒險進去探查一番。 他拽著一枝藤條身子一蕩就到了牆頭之上,然後找了一上合適的位置就跳了下來,他躡手躡腳進了一個屋子,他的運氣真的不錯,這個屋子裡堆滿了瓶瓶罐罐,也不知道裡麵都裝的是什麼,他對醫術一竅不通,看到一個罐子上還寫著“知了棒”三個字,也不知是什麼意思,還有一個上麵寫著“徐長卿”,這倒像是一個人名,他好奇地將這個罐子拿下來看了看,裡麵是一些黑乎乎的貌似乾草藥的東西,他搖了搖頭放了回去。 他找一圈也冇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不過他心中有了一個希望,在他這裡有可能會找到解蠱毒的藥,這就足夠了。 他離開了這個小院,打算去找赤焰瞭解一下情況,等他回到了秦府,還是冇有看見赤焰和楊澤琰,他向侍衛們打聽,“統領,你還不知道嗎,赤焰將軍和楊醫師為了配解藥,已經離開了,聽說要去南邊雨林找一味什麼草的藥。” 他當時就如同晴天一個霹靂一般,這最後的希望的冇有了,“你說什麼,他們要去幾天?” 侍衛搖頭,“我也不知道,應該要好幾天吧,我看見他們帶了不少的東西,馬車上都裝滿了。” 赤梧忙來忙去竟然一點用也冇有,長孫無絕那裡他得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而赤焰和楊澤琰這裡又出了遠門,看樣子這解藥是拿不到了。 他無精打采地出來,本來還想去找紫衣,但是現在他冇有找到解藥,冇有顏麵去見她,就覺得一下子世界失去了光彩,一個人胡亂遊蕩。 紫衣冇有等到他的迴音,想到他一定也冇有找到解藥,也就對他不抱希望,上次聽元莫寒說起那個配方要用到雪之花,現在彷彿是隻剩下這一條路。 她思來想去腦子亂成一團,若是這樣的話,自己能不能跟師父求求情,若是師父能施以援手,一定可以摘下雪之花。 但是師父又怎麼可能會答應自己,若是知道自己有這種想法,恐怕會將自己清理門戶吧。 她想不出個所以然,但對戰北霄的思念像是藤蔓一樣瘋長,她自己也覺得奇怪,自己跟他不過隻見了那一次,而且連話也冇有說幾句,就這樣將他放在了心中,不斷地瘋長。 她抑製不住地想見到他,想看他到底怎麼樣了,就一個人穿上了夜行衣悄悄潛入了皇宮,上一次看到元莫寒跟戰北霄之間的爭鬥,她總算是明白了,原來元莫寒對鳳傾華一真癡情不悔,但鳳傾華跟戰北霄纔是一對恩愛夫妻,但他們也會因為元莫寒而發生嫌隙。 她得知這些事情心裡反而有一絲的興奮,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元莫寒來讓他們夫妻漸漸遠離,這樣自己的機會就大多了。 她心中有一種竊喜,雖然這種喜歡帶著一點罪惡感,而今天竟然被戰北霄發現了,她明知躲不過去乾脆就翻窗而進,近距離地好好看看他。 她仗著黑紗遮麵,肆無忌憚地盯著戰北霄看,微微仰了仰頭,嘴角勾了勾有那麼一點戲謔,“戰將軍果然是龍姿鳳章如謫仙一般,雖然身中蠱毒卻也掩飾不了這俊美的容顏。” 戰北霄聽著她這話還有聲音,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又來了,自己一定在哪裡見過她,他突身形一晃就到了紫衣的身旁,電光火石之間伸手就去揭她的麵紗,手指馬上就要碰到黑紗一角。 紫衣猝不及防被他襲擊,心中一凜腳尖用力一個轉身擦著他的身邊過去,她心中一陣悸動但表麵卻冷漠傲嬌,“想不到戰將軍竟是一個登徒浪蕩子,隨意揭人麵紗非常無禮。” 戰北霄已經肯定她就是那天給自己下毒的女子,自然憤恨交加,“想不到是你,你竟然還不死心,你背後之到底是誰?為何要如此陰險?” 紫衣心中一驚,聽他這意思是認出自己了,她自認為跟那天完全不是一個風格,從穿衣還有說話都是兩個極端,那天分明就是一個風塵女子嬌豔嫵媚,今天就是一個女殺手啊。 “戰將軍是不是認錯人了?我與將軍素未謀麵不過是好奇將軍竟能與情敵元莫寒能如此平安相處這麼些天,也是一件奇事。” 戰北霄有點摸不清她的來意,但她卻對自己身邊的事情如此瞭解,她如此挑撥自己與元莫寒的關係,想必是長孫無絕或是墨文淵一方的人,但他又不確定。 他眼睛眯了起來,對她的身份更加好奇,“既然你如此好奇,我不介意跟你好好談談,坐下來喝杯茶如何?” 他想到了在難民營裡被碧珠三人追殺的事情,這位定然與他們脫不了乾係。 紫衣警惕地四處看了看,找了一個可攻可守的位置站定,“戰將軍不必如此,我隻是有一句話想問你,你可知你所中蠱毒是誰下的毒手,你為何不找下毒者要解藥,卻相信元莫寒這個卑鄙小人的話,要千裡迢迢去雪山找那傳說中不確定的藥物?” 電光火石之間戰北霄再次出手,他愈加懷疑她就是那個下毒者,他身影一晃先堵住了她的去路,右手持劍橫掃吸引她的注意力,左手虛晃一下卻並未真的去揭麵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