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瞬間捕捉到他的眼睛,黝黑明亮,彷彿在黑夜中也閃著某種光亮。“不早了,早點睡吧!晚安!”她聲音有些澀然。這晚就在這兒結束了,江蘊覺得夠了,至少今晚夠了,以後留給他們的時間還長,他們還可以聊很久很久。不至於像個臨了離彆的情人一般,就著夜色暢談一通。她也是有私心的,她想把時間勻的更長更長。又或者,她不想因為她對諾言的不信任破壞了今晚的氛圍。宴殊懂她一直懂,他伸手撫了下江蘊的額頭:“好!”"那就睡吧!"被子淩亂的再空中撲閃了兩下,逐漸變得平緩,隻是那人的呼吸聲卻未曾改變,她睡不著是真的,不想聊也是真的。宴殊眼裡閃過一抹心疼,他一想就想到原因了。他的丫頭對他失望了,也是……曾經的他失諾了。哪怕是彆的原因,哪怕是那時世道太亂,把他們衝散了!原因太多太多了,他一時有些怔住了眸中滿是澀然歉疚,他看了呼吸起伏的被子一眼,心裡默默承諾,這次他是在給自己下承諾。不在離開,保護好她。黑夜陷入平靜,走廊裡隻有護士的腳步聲輕響。天剛亮,江蘊朦朦朧朧著睜一小縫眼看著透來的光亮,胳膊的刺痛讓她頓時睜開了眼睛,胳膊的抓握讓她皺起眉頭,猛地一扯,一聲驚叫傳來。“小心!彆動!”聲音軟糯的女孩,江蘊轉過身警惕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觸及到那人身上穿著的護士服這才放下心來。歉疚著聲音給人道歉:“不好意思!剛纔有點冇睡醒!”護士抬起頭就對上了一番美顏暴擊,眼前人淩亂著髮絲,瓜子臉微腫顯得圓圓的。盯她看的時候,她就抬起一雙朦朧的大眼望過來,仿眼裡含著的呆萌單純,讓人看著心肝都不禁一顫。讓護士頓時以為剛纔那雙眼裡透出來令人發顫的,冷厲警惕和殺意都是錯覺。呆萌的大眼眨了眨,護士嚥了下喉嚨,努力剋製自己忍住大喊出聲:“真特麼的萌!”她嘴角掩飾不掉的笑意,仔細的給江蘊處理著胳膊上的傷口,仔細細心的樣子彷彿在觸碰什麼珍寶。做完一切後,護士拿著東西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臨了還瞪了宴殊一眼!什麼狗男人!空長了一副好皮囊!還不是個冇本事的貨色?這麼大的人了還能讓自己女朋友受傷?要是她,肯定拚了老命也不會讓那麼可愛漂亮的美人受一絲一毫的傷!宴殊被瞪得一臉莫名,他轉過頭看江蘊,就見那人漸漸恢複了清明。眼一抬,就朝著他問:“怎麼剛纔換藥不叫我醒來?”“我想你能多睡會兒!”江蘊抿了下唇,轉了話題:“我剛纔還差點打到那個護士了,幸好我收了力道!”“那我下次叫醒你!”宴殊一點就通,那人習慣在人來之前就豎起警戒線,她不喜歡被打的措不及防。他默默把這句記在心裡,他在慢慢學著怎麼照顧那人。“好!”江蘊側頭看窗外,天空蔚藍,陽光正好。“現在幾點了?”她轉頭問,對上了一雙幽深的眼睛,隻是一瞬那雙眼又變的溫柔,那人抬起手腕,價格不菲的銀色手錶鑲嵌在白手腕上,那手腕並不纖細,反而顯得十分有力,江蘊看了一瞬便收回了目光。“九點半了!”微啞聲音傳來,那聲音像是一夜未睡。江蘊應了聲這才抬頭好好打量他,眼前人眼底一片青黑,眼裡血絲遍佈滿眼疲憊,弓著腰坐在沙發上像是被釘在那處一般:“你昨晚冇睡?”“冇事!我經常這樣!”他麵色淡然,轉了話頭:“今天不是有事?我送你吧!”江蘊冇接他的話,直接問道:“為什麼睡不著?”那人抬眼直直的盯著她,眼裡晦澀,痛苦和不知沉淪何處的恍惚,就這麼呆愣的看著她,江蘊冇回眼,冇動彈坐在原地等他。那人還是冇說,反倒拿起一旁的餐盒擺放在江蘊的麵前:“我做了你喜歡喝的粥,這會兒還熱著,快嚐嚐!”江蘊深深的看他一眼,拿起勺子低頭喝粥,不願意說那就不說,她等,等他願意說的時候!江蘊喝粥的時候,他一直在看,緊盯著怕眼前人消失的恐懼在他眼裡閃動,細看那雙勁瘦的手還在微微顫抖。他在怕!昨日事情剛出的緊張感消退,鋪天蓋地的恐懼便從心口爆發,那種失去的感覺瞬間把他拉回了那天那人車禍去世的晚上,他害怕恐懼不捨,哪怕這人還在眼前,心口悵然若失宛如被人狠揪一起的痛。他太痛了!他在後怕!哪怕昨晚看著那人入睡,盯著那人看了一夜,心卻還冇放回實處,隻覺得在浮沉,恍惚。甚至懷疑,他把她救活是否也是他的夢境?“你吃早飯了冇?”一句話把他拉回了實處,他抬眼頷首:“吃過了!你不擔心!”隻覺得那人是真的看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