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新的班級最重要的就是要選出好的班乾部,這對一個班級來說很重要,以為冇班乾部的班級就不像一個班級,所以班長這個職位也尤其重要,它是一個班級裡除了班主任之外最核心的人了,班級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班長來處理,所以班長這個職位尤其重要。

來到學校的第一晚,班主任就要求她們選出班乾部。

班主任是一個瘦瘦小小的女生,她瘦的誇張,大家甚至都擔心她會不會被風吹跑,但是氣勢卻不弱,她雙手抱在胸前,在講台上站著,一雙睿智的眼睛看著同學們:“有冇有人自願當班乾的,都可以嘗試一下哦。”

大家可能是因為剛來到新的環境,對這裡的一切都不太熟悉的原因,一個個都不敢吭聲,低垂著腦袋,生怕被老師注意到。

顯然班主任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她提議道:“那這樣吧,你們如果有意願的話,可以寫在紙條上,由我收上來。”

班主任這個提議很好,這樣子就可以為那些想要嘗試當班乾,又因為人太多而不敢嘗試的人提供的很好的機會。

班主任又說:“不過,班乾這個不急,因為你們還要軍訓一段時間,所以暫時還不需要,但是班長今天晚上要選出來,因為我不在的時候有些事情可以讓班長分擔一下,當然,如果你們心中有人選的話,也可以將他舉薦上來,然後我們通過投票選出班長。”

這個時候教室另一邊角落裡的一群男生突然起鬨了起來:“班主任,昆城銘說他想要當班長。”

“對啊,昆城銘說這個班長的職位非他莫屬。”

“他昨天晚上就跟我們說他想要班長這個職位了。”

“對對對,班主任,快選他!!”

班主任見他們這麼積極,於是就問:“昆城銘是哪位啊,你的同學好像很期待你當選班長哦。”

他們紛紛用手指指著昆城銘,生怕老師看不見他:“老師,就是他,他就是昆城銘!”

昆城銘在他們的起鬨中站了起來,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嘿嘿,老師,我是昆城銘。”

“你想當班長是不是,來上來讓大家看看你,看大家同意不同意。”

昆城銘也不害羞,大大方方走上了講台,站在講台上。

班主任將手裡的話筒遞給他:“來,你跟大家說說話,看同學們同意不同意你當班長。”

昆城銘接過話筒,看著下麵一群人:“嘿嘿,大家好,我叫昆城銘,也冇什麼好說的,我想當班長。”

昆城銘就說了一句話,下麵的男生就拍手叫好:“好好好,說的好,不愧是要當班長的人!”

昆城銘抬手示意他們安靜:“也冇什麼好說的,如果我當了班長,以後班級就是我家,你們就是我的家人,隻要我有一口飯吃,就有你們一口湯喝。”昆城銘頓了一下,好像覺得這個形容不太恰當,於是又說“當然,我肯定不會那麼損,自己吃飯,讓你們喝湯的,你們不要擔心。”配上他誇張的動作,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欸欸欸,不要笑,我是認真的哦,請讓我當班長吧。”這句話他說的很認真。

單時予單純覺得他剛纔的控場能力不錯,挺適合當班長的,於是也舉手同意他當班長。

當然,最後不出所料,他成功當上了班長。

他抱拳向大家行了個禮:“謝謝,謝謝大家對我的信任了。”然後就走向了自己的位置,他賤賤的對那群男生說:“你爹來咯。”

那群男生扯著他,開玩笑的說:“誰是誰爹,當上班長飄了是吧。”

昆城銘能屈能伸,立馬投降:“你是我爹,我錯了,大哥,我錯了,放開我吧。”

大家都被他們這一幕逗笑了,單時予看到這一幕覺得剛纔是自己草率了,現在不同意還來得及嗎。

單時予在自我懷疑中,突然發現有人在看著自己,抬頭一看,猝不及防就撞進了一雙含笑的眼睛裡,眼睛的主人就是我們新上任的班長——昆城銘。

昆城銘看到自己被髮現了,也不躲閃,就這麼直勾勾的笑著看著單時予,反倒將單時予看害羞了。

單時予有點惱:“這人怎麼直勾勾的看著彆人,他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嗎。”過了一會兒單時予又抬頭看向昆城銘的座位,這個時候昆城銘已經不看她了,正在跟旁邊的女生開心的聊天著,頓時單時予就覺得渾身輕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