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折騰三人終於來到了學校。

一到學校門口,還冇有等司機停好車單時予就臉色蒼白的想要下車了,一打開車門她跑向垃圾桶乾嘔起來了,單時予暈車比較嚴重,嘔吐完之後單時予感覺有點手腳無力,但是因為姐妹們都在搬行李,所以冇有注意到她,所以單時予一整個人跌坐在了垃圾桶旁邊,單時予內心瘋狂呐喊。

“啊啊啊,好丟人啊,高中第一天我就在學校門口丟臉了,我的一世英名啊!!!”

“算了,反正都這樣了,那就再坐一會吧。”單時予自暴自棄的坐在垃圾桶旁邊想著。

突然有一個行李箱咕嚕咕嚕的轉動來到了單時予身邊,清朗聲音在單時予的耳畔響起:“請問你需要人幫忙嗎。”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單時予往旁邊一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白色的運動鞋,再往上一看,是一個穿著灰色運動服,手拉著黑色行李箱的男生,嗯,是一個很清爽的男生,單時予也冇有細看,因為一直坐在這裡也不是一個辦法。

“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不可以拉我起來,謝謝。”

男生冇有說什麼,他立馬伸手把單時予拉了起來,然後就拉著行李箱進學校了,單時予連忙對他說:“謝謝你。”

男生瀟灑的拉著他的行李箱走進了學校,一句“不客氣。”隨著風送到了單時予耳邊。

這個時候鄭知楓和歐梓也走過來了:“你冇事吧,你暈車怎麼這麼嚴重啊。”

歐梓遞了張紙巾給單時予,單時予擦了擦臉:“冇事,你們不用擔心我,過一會就好了。”

鄭知楓說:“看你這麼虛弱的樣子,要不然我幫你拉著行李箱吧。”

單時予連忙拒絕:“不用了,我已經不是那麼嚴重了,你的行李都這麼多了,我可以的。”

鄭知楓還是有點擔心:“那行,你要是不舒服了就叫我們幫你。”

“好好好,知道了,我們走吧,進去吧。”

然後三人就大包小包的提進了學校,三人暈頭轉向的不知道宿舍在哪裡,最後還是歐梓鼓起勇氣問了一個誌願者學姐才知道宿舍在哪裡。

可是大包小包的東西爬樓梯又是一個煩惱,正當三人煩惱的時候有幾個誌願者跑了過來接下了歐梓和鄭知楓的行李,帶她們去宿舍了,留下了孤零零單時予,也不是冇有誌願者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冇有人幫一下她,可能是看見她長得比較壯,也可能是其他什麼原因吧....。

單時予沉默了片刻就接受了事實,她歎了一口氣:“我自己也可以的,幸好行李不多。”然後就一個人一口氣把行李提上了三樓。

來到三樓的樓梯口的時候,單時予已經累的氣喘籲籲了,她一到三樓就立馬將手裡提著的行李箱放了下來,單時予覺得再遲一點自己的手都要廢了,拿出紙巾擦了擦額頭的汗,這個時候單時予發現對麵有一個男生在陽台上看著自己,發現單時予看到自己後還朝著單時予招了招手。

不過單時予覺得她很奇怪,雖然是一個挺好看的男孩子,但是哪一個好男孩會朝自己不認識的女孩子打招呼啊,單時予當時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無聊的男生,然後不理會他就拖著行李箱走了,留下有點尷尬的男生站在陽台上還保持著打招呼的動作。

單時予拖著行李箱來到了宿舍,映入單時予眼簾的宿舍是12人間的,空間很小,有一個小陽台和兩個廁所,還有一些殘留的垃圾冇有帶走,有一些行李在宿舍裡,但是冇看見人,可能是去報道了,還有倆個人在擦洗床板,不過單時予是一個社恐人士,因此就冇有向她打招呼,單時予把行李放在自己的床位就去找歐梓和鄭知楓了,去報道和買一些生活用品,三人都是在同一層樓,就是宿舍不一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