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給一個女人這麼多生存的機會。“你們不用說了,你們滾出去,我不接受跟你們交配,我討厭你們。”莫曉喬臉上都是怒氣,小刀一直抵在她的脖子上,脖子上的皮膚破了一點流出鮮紅的血來。現場就這麼僵持著,但是老黑頭好像也不著急,他們就不相信莫曉喬能堅持多久,他們在等候機會把她製服。這群蛇人看著莫曉喬那激烈起伏的胸膛,那暴露在外麵的手臂,脖子,臉蛋,白嫩的皮膚瑩瑩發光,他們都在貪戀的吞口水。一個蛇人笑嘻嘻的說:“這個女人太好看了,難怪少族長天天想要她回去交配了。”力巴還惦記著夏炎答應他的事:“少族長說玩膩了就輪到我了。”跟著老黑頭身邊的一個蛇人也搭話過來,嘴角都是邪惡的笑:“我也想試試跟這麼漂亮的白皮膚女人的滋味,少族長,到時也留我一份。”夏炎瞪了他們幾個幾個冷眼:“我還冇有到手,你們這群傢夥就整天想著了,那也得等我玩膩了啊。”老黑頭像看著一件很有價值的商品一樣的眼神看著莫曉喬:“你們都喜歡,那很好,到時就留著她在部落,輪著跟你們交配,一直幫部落生很多的崽崽。”“老族長,你真好,哈哈,你到時也試試她的滋味……”那些對話不堪入耳,莫曉喬更加害怕被他們抓到蛇族去了。這些蛇人根本就冇有把她當人看,把她當成一個交配的工具,享樂的工具,生育的工具而已。莫曉喬聽得頭皮發麻,她真的很想一刀插到自己的喉嚨裡麵,她都快要堅持不住了。一旦被他們抓去蛇族,可想而知那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她都不敢想了。莫曉喬的手開始不斷的發抖,不斷的發抖,她很後悔當初車上冇放上槍。21世紀槍支個人不能擁有,她想到這裡默默唸叨,來一把槍吧,來一把機關槍吧,破個例。可惜什麼都冇有,依然手中隻有那一把冰涼的小刀。防狼電棒,防狼噴霧,隻能近距離襲擊,而他們已經上了一次當,不再那麼容易上當了。那些蛇人一步一步的往她逼近,越來越近,幾道黑色的影子已經把她籠罩著了。莫曉喬的手不斷的抖,她就想著一刀往自己的胸口插過去,死了總比被這群噁心的傢夥各種輪流折騰好。“曉喬,曉喬,你在哪裡……”鳳凰族那種特彆的方言,那種很濃重的音調她記得,吉利巴拉的聲音她也記得。莫曉喬聽到了叫喊聲,冇錯,是吉利巴拉的聲音,她瞬間渾身充滿了力量,她又有了生的希望。“吉利巴拉來找我了,你們再不走,他會把你們所有人殺掉。”“他救不了你,我們那麼多人,他打不過我們,你喊他隻會害了他,我會連他一起殺死。”夏炎臉上的神色挺複雜的,收斂起剛纔的嬉皮笑臉。莫曉喬心中其實也極害怕,但她表麵還是裝出一副毫不害怕的冷笑:“吉利巴拉一定能把你們全部殺光!你彆忘記了,你是吉利巴拉的手下敗將,吉利巴拉隨時可以殺死你。”最不喜歡就是被人說他被打敗的事情,夏炎臉色非常難看:“你給我閉嘴。”“吉利巴拉,我在這裡。”莫曉喬振奮起來,對著洞口方向大聲的尖叫,往洞口跑過去。那幾個蛇人也聽到吉利巴拉的喊聲了,神色嚴肅的看向洞外,吉利巴拉的勇猛他們是知道的。夏炎見莫曉喬趁機要跑出去,他如閃電一樣非常快速的移動身體,迅速攔住她的去路:“彆跑。”其他的幾個蛇人也已經快速的圍了過來,堵住她的去路,對著她伸出爪子。莫曉喬舉起防狼噴霧,對著他們幾個的眼睛狂噴辣椒水,一陣巨辣的味道,瞬間瀰漫了整個山洞,那幾個蛇人一下子不提防立刻痛的慘叫,莫曉喬趁機閃電的往洞口衝了出去。“吉利巴拉,我在這裡,吉利巴拉我在這裡。”莫曉喬發了瘋一樣的大喊,從來冇有用過這麼大的聲音。她以前跑步是跑得非常快,身體也是非常好的,此刻她跑的比以前還快。蛇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也立刻忍著痛和難受,飛快的往洞外追過來。“彆跑,再跑立刻吃了你。”蛇人們大叫著追了過來,跑的比她還快,蛇人會飛啊。老黑頭大聲的呼叫:“不要讓她跑了,把她抓回去,我們趕緊抓了她回去蛇族,抓不回去脫你們的皮。”吉利巴拉已經聽到了莫曉喬的聲音,眼睛的光芒大盛,巨大的翅膀帶起一陣陣的颶風,立刻飛過來。夏炎已經捲起一條巨大的長長的黑色蛇尾,直接往莫曉喬的腰掃了過去,莫曉喬瞬間被蛇尾捲了起來,騰空而起,往蛇族方向逃去。莫曉喬右手揮起手中的小刀,對著蛇尾巴狠狠的插過去,夏炎的尾巴看上去很柔軟,蛇皮卻非常有彈性,根本就插不進去。夏炎的尾巴越收越緊,她都快喘不過氣了。“電棍快來。”她左手揮起,抓住出現在手中的電棍往蛇尾電下去。而吉利巴拉那一雙巨大的金色的爪子已經往夏炎的頭頂抓去,他俊美無雙的臉突然變成一隻鳳凰鳥的頭,那金色的尖銳的嘴對著夏炎的眼就啄過去。夏炎前後受敵,尾巴一下子鬆開,巨大的身體往旁邊翻滾而去。老黑頭飛快的撲過來,對著吉利巴拉掃出巨大的尾巴!氣勢如排山倒海,吉利巴拉快速的一閃,空中飄起幾片羽毛,夏炎趁機逃開。莫曉喬突然落空,在半空中直接往下麵的山崖掉下去。完了完了,好不容易逃出蛇口,這卻要掉下懸崖,粉身碎骨了。穿越到這裡來冇過上兩天好日子,這又要掛掉了!劇烈的山風在莫曉喬的耳邊猛烈的刮過,刮的她耳朵都發痛了,她想要最後的看看這個獸人世界,這個獸人世界她還冇來得及看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