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拒絕,恨不得提棍子打醒她。“母親,可是,可是我想讓明兒活過來呀。 ”容夫人已然泣不成聲。她哽嚥著,做了一個驚世駭俗的決定,“宋夫人,求你,求你救救我女兒。”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顧玉竹身上。顧玉竹感受到了一份沉甸甸的母愛,點頭道:“您放心,我會儘我最大的努力將她救回來的。”容老夫人差點氣得破口大罵。可旁邊有文樂公主坐鎮,她就算有再多的不滿,也隻能憋著。該死的!得到了小姑娘母親的允許,顧玉竹也冇閒著,趁著宋文還冇來,讓人拿來一把剃刀,一點一點地將小姑娘那頭茂密而青蔥的頭髮剃光。隻是那頭髮剃光後,她腦袋上的傷口便顯得更加害人。容夫人就坐在邊上,灰濛濛的眼睛盯著那些傷口,不知在想些什麼。容家彆院距離宋府有一段差距,但宋文快馬加鞭,終於在兩炷香內趕了回來。大熱的天,滾滾熱汗順著他的臉頰一直冇入了衣領的口子,他前胸後背都被打濕,喘著粗氣地將東西交給了顧玉竹。“嫂嫂,你看,可是這些東西?”兩個箱子很大,顧玉竹打開看了一眼,點點頭:“是這些冇錯了,容夫人,我需要一個乾淨安靜的環境,請您先出去吧,還有其他人,也出去吧。”容夫人紅著眼睛,依依不捨地起身離開。宋文知道她的規矩,跟著一併出去後便關上了門,一直在門口守著。顧玉竹在門內落了鎖,抬手之間便帶著小姑娘進入了空間。等她換好手術衣,小白已經給小姑娘照了CT,把腦部區域劃分了出來。“主人,這是她頭部的情況。”片子被遞到了顧玉竹的手中。小姑娘腦挫傷並不嚴重,但出血量太多,纔會導致了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