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想著跑路了?你說那日有人進屋裡來,可是這些日子客棧裡的人我都問過了,從未發現有任何人異樣,那你說說是什麼原因?你說出來,我去查!”“用不著你。”蘇淩月冷冷的看著他,他本來就不相信自己,就算去查也是先入為主地認為她那日說了謊,“我自己查。”“請便。”蕭胤鈺薄唇輕啟,冷冷清清吐出兩個字來。這些日子因為這事兒,蕭胤鈺心裡也挺煩躁的,此刻客棧也不想待下去了,轉身就走:“把王妃看好了。”“讓開,我要出去。”蘇淩月想也不想地拒絕,“還有彆讓人跟著我,我當初又不是賣給你了,我有我自己的自由。”說著,猛地推開了蕭胤鈺,頭也不回地離開。“王爺……”蕭胤鈺的幾個手下看看蘇淩月,再看看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看蘇淩月那氣沖沖的背影,蕭胤鈺此刻真恨不得把人給揪回來:“跟著,彆讓王妃出了事!還有若是有任何苗頭,你們也幫著王妃查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