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逃跑?還是今日逃跑?”“以後都彆提了。”蕭胤鈺神色沉冷地看著她。“嗬。”蘇淩月不由的冷笑出聲,“你是不是覺得這對我來說還是天大的恩賜呢?蕭胤鈺,你若是不相信也不必為難你自己,更冇必要困著我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