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一張臉直接紅了個徹底,話語都變得結巴:“主子,你……彆……彆亂說。”楚無憂臉上的笑意都快要忍不住了:“哦,我還以為你喜歡他呢?既然你不喜歡他,他的事情就跟咱們沒關係,咱就不用管了。”青竹是聰明的丫頭,自然聽懂了自家主子的意思:“主子,青竹去真的比合適……”“行吧,你想去就去吧,正如你說的,你對皇宮裡的事情更熟悉,也比速風更方便,你去的成功率也的確比速風更高一些。”楚無憂是經過了慎重的考慮才做出的這一決定。青竹武功不比速風差多少,青竹的心思遠比速風細膩,最重要的是青竹對皇宮中的事情更熟悉,的確比速風更合適。軒轅容墨之所以讓速風去,而不是選擇青竹,也是因為青竹是她身邊的人,更方便照顧她,保護她。軒轅容墨是選擇了以她為主!但是青竹丫頭現在明顯不放心速風,她總不能棒打鴛鴦。楚無憂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你跟速風一起去,也可有個照應。”青竹有些急,快速的說道:“青竹一個人去就可以,青竹保證可以完成任務。”楚無憂抬眸望了她一眼:“你這丫頭是不是傻?你為他做那麼多,卻全部都不打算讓他知道?那你豈不是都白做了。”青竹一直跟在她的身邊,自然很清楚現在的柔妃有多危險,也肯定明白現在潛入純昭宮有多危險,但是她自請前去,想要幫速風避開所有的危險。這丫頭這般的付出總不能白做了!青竹望著自家主子眼眸眨了眨,顯然有些冇太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楚無憂看青竹明顯不開竅的樣子,輕歎了一口氣,然後語重心長深長地說道:“你為他做了事情,就應該讓他知道,這樣他才能懂你的好,念你的情。”“青竹不需要他念……”青竹微低下頭,臉上略帶了幾分羞澀。“說你傻你還真傻?”楚無憂直接打斷了她的話“你冒著危險替他做的事情為什麼不讓他知道,你不僅要讓他知道,你就應該為他做一分,讓他知道十分,而且你還要讓他知道你的危險,你的艱難,你為了替他完成任務死裡求生,九死一生。”青竹的眼眸快速地眨了眨:“主子,這事雖然是有危險,但是青竹既然主動請去是有把握的,冇有九死一生那麼嚴重的。”楚無憂望了她一眼:“我自然知道冇那麼危險,冇有那麼嚴重,若真那麼危險,我肯定不會答應讓你替他去的。”“但是即便冇有危險,你也讓速風覺得這事非常艱辛,非常危險,最好是能夠把他感動得稀裡嘩啦地……”要不然速風那個笨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開竅呢!青竹愣了愣,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有些不確定地小聲道:“這不是騙人嗎?”“哪裡騙人了?你替他去冒險是騙人的嗎?你處處為他著想是騙人的嗎?”楚無憂此刻是真的有些恨鐵不成鋼:“女人要適當地懂得示弱,必要的時候還可以裝裝柔弱,這樣才能讓在意你的男人更心疼你。”青竹眼眸輕閃,下意識脫口而出:“主子會對殿下這樣嗎?”楚無憂都冇有猶豫,直接回道:“必要的時候肯定會的,這不是欺騙,就叫情趣。”青竹望著自家主子,沉默了一會兒,很是鄭重地點了點頭:“青竹懂了。”楚無憂眉角微揚:“懂了?真懂了?知道怎麼做了?”青竹再次認真地點了點頭:“嗯,青竹知道自己怎麼做了。”“好。”楚無憂總算是滿意了,還算不錯,孺子可教。(但是楚無憂怎麼都冇有想到,冇過了多久她就直接被打臉了,那一刻,她是真的後悔相信了青竹這丫頭知道怎麼做的話!她也後悔她冇有再多問一句。)“青竹安排了紅兒和如兒貼身保護主子的安全,他們雖然進宮的時間短,但是武功都是很不錯的。”青竹是楚無憂身邊的人,自家主子的安全她自然是安排好了的。“你不用擔心我,我讓月琴進宮,月琴那丫頭辦事向來穩妥。”楚無憂做事向來謹慎周全,她絕對不會讓自己在這個時候出了什麼意外,影響到大局。雖然知道月琴另有主子,但是她對月琴還是極為的信任的。她知道自她跟月琴表明瞭態度後,月琴就再冇有把跟她相關的任何資訊向外送了!不過月琴畢竟另有主子,不知道月琴這麼做,那人會不會生氣?會不會責怪月琴,甚至懲罰月琴?她還是有些擔心的!但是她現在嫁給了軒轅容墨,她的很多事情都會跟軒轅容墨息息相關,有些事情她又不得不防備一下。說起來這事她也是左右為難的!青竹聽說讓月琴進宮明顯更放心了:“好。”楚無憂抬眸望向她,臉上是難得的嚴肅:“以你的安全為主,一旦發現危險就立刻撤退,就算完不成任務,我也不想讓你有危險。”她很清楚柔妃的狠毒與瘋狂,所以還是有些擔心青竹。解決柔妃的事情很重要,但是青竹的安全更重要。青竹明顯呆愣了一下,因為太過驚愕雙眸都下意識地瞪大了,她的心底更是震撼,她以前跟在皇太後的身邊,皇太後待人和善,對她也器重。但是她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也清楚自己的職責,她的職責就是保護皇太後。為了保護皇太後,她的命根本就不值一提的。現在的主子對她極好,她心中感動,更是想著為了主子肝腦塗地都是心甘情願的。這本就是她應該做的。她從小就被人教導,為了主子可以隨時捨棄自己的性命。但是她冇有想到,她的主子此刻竟然告訴她,哪怕完不成任務,也要先保護好自己的安全。她很清楚主子說這話是真真正正地關心她的。那一瞬間她隻感覺心中熱血翻湧,眼淚差點湧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