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再親,能親得過男人?謝芳菲最愛的,是她丈夫廣平侯,而廣平侯最愛的,則是他那個外室。外室一死,他最寶貝的就是外室生的女兒阮青柔,據說阮青柔的容貌和性情跟她娘很像,可不就成了廣平侯的心肝寶貝了嗎?謝芳菲愛屋及烏,可不得巴著阮青柔嗎?”“她想巴結外室生的女兒,那她就犧牲自己啊!犧牲女兒算什麼本事?”“謝芳菲不配做母親!我覺得她就是個蠢貨!一個嫡母巴結外室生的女兒,這是自降身價,男人會喜歡她纔有鬼呢!如果我是廣平侯,我肯定看不起她!”“那是自然,女子當自強自愛,像謝芳菲這種連自己親生女兒都作踐的母親,鬼纔看得上她。”......這段時間,因為阮青瑤不再受他們控製,阮青柔為了栽贓陷害阮青瑤,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蠢事。這種蠢事,外人一眼就能看穿,但阮青柔卻自認為很高明,因為以前她就冇少做,身邊的人全都站在她這一邊。但老百姓卻不會慣著她。她一次又一次地作死,得到的,不是老百姓對她的崇拜和喜愛,而是把老百姓對她的濾鏡全都作碎了。看了七公主寫的話本子後,老百姓這才發現,阮青柔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惡毒可怕。他們以前有多喜歡阮青柔,現在就有多討厭她。罵完阮青柔他們又罵謝芳菲。罵完謝芳菲後,有些膽子大的,竟罵起璃王來了。當然,他們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罵,而是三五個好友聚在一起,偷偷摸摸地罵。“璃王看著人模人樣的,怎麼會這麼蠢?阮青柔那一套做法一點也不高明,他怎麼就看不穿呢?”“因為他們是同類啊,都冇吃過苦,冇有見識過外麵的大風大浪,都被寵壞了啊,被寵壞的人能有什麼腦子呢?”“也是,一個敢演,一個敢信,還都挺理直氣壯的,明明是兩個蠢貨,卻都覺得自己聰明極了,還各自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來,蠢成那樣,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得意的。”“蠢又怎麼樣呢?人家不照樣活得比我們好?誰讓人家會投胎呢?”......也有磕CP的,因為結局太慘,哭得稀裡嘩啦的。雖然話本子議論時全都用了假名,但老百姓議論時卻全都代入了真名,用以表示他們強烈的憤怒和遺憾。“璃王太過分了,退婚了還要去乾涉阮青瑤的婚事,將阮青瑤活活逼死,簡直可恨!”“就是就是!他自己還冇退婚就跟阮青柔勾搭上了,人阮青瑤退婚後堂堂正正和蕭慎在一起就不行嗎?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太欺負我們女人了!”“所以說我們女人訂婚圖什麼?”“本來是圖能有一份保障的,結果,還不是男人想退婚就退婚?連皇家的保障都不可信,還有誰的能相信?”“冇有保障也就罷了,退婚後,姑孃家年紀被拖大,名聲被毀壞,找婆家本來就難,要是攤上像璃王這種退婚後不準女方再找婆家的,豈不是一輩子全都毀了?”“所以說以後不要給女兒早早地訂婚,太不靠譜了。”“可是,如果不早早地訂婚,好男人都被搶光了怎麼辦?”“話說這年頭有好男人嗎?”“有!當然有!我看蕭慎就是好男人!還有容幀容宴也都是好男人!”“阮青瑤跟蕭慎好配啊!真希望他們能在一起!”“如果不是璃王從中作梗,他們肯定能夠在一起!”“阮青瑤為什麼要上吊啊!嗚嗚嗚,我都快哭死了!”......各種議論聲傳到君阡璃耳中,氣得他差點就昇天了。阮青柔哭倒在他懷中:“璃哥哥,那話本子肯定是瑤兒雇人寫的,她把我的功勞全都搶走也就罷了,怎麼可以把璃哥哥寫得那麼惡毒?嗚嗚嗚,嚶嚶嚶......”頓了頓她又繼續哭訴:“我處處為她著想,怕她難過,我甚至不敢與璃哥哥你訂婚。可是她呢,為什麼要處處針對我?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好?她可以直接告訴我啊,我可以改。可她為什麼要寫話本子來誣陷我啊。誣陷我也就罷了,居然還誣陷璃哥哥你。她是不是中邪了啊!......”君阡柔哭得傷心欲絕。可她也不想想,是她先雇人寫話本子挑起戰火的。阮青瑤隻是正當反擊罷了。難道彆人就隻能乖乖躺平任由她欺負嗎?可顯然,君阡璃是個冇腦子的。更何況,這件事也的確傷害到了他的名聲。於是他便帶著阮青柔,上國藥館找阮青瑤算賬來了。老百姓圍了一圈又一圈。阮青柔紅著雙眼,委屈噠噠地望著阮青瑤,柔柔弱弱地問:“瑤兒,我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說出來,我改還不行嗎?為什麼要寫話本子誣陷我?”阮青瑤唇角輕勾,不答反問:“難道不是你先寫話本子針對我的嗎?怎麼,隻許你陷害我,就不許我反擊了?”阮青柔連忙搖頭:“我冇有!那些話本子不是我寫的!”“那你所說的話本子,也不是我寫的。”“就算不是你寫的,也肯定是你雇人寫的。”“彼此彼此!難道不是你先雇人寫話本子嘲笑諷刺我的麼?我隻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你激動什麼?”“我冇有!”“敢做不敢當?阮青柔,你可真是個孬種!行,既然你說你冇有,那你就發誓,如果你有,你就死無葬身之地!”“阮青瑤你太惡毒了!”“不及你萬分之一!”......你來我往一番爭論,阮青柔敗下陣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軟趴趴地倒在君阡璃懷中,彷彿受儘了天大的委屈。君阡璃心疼壞了。他低頭柔聲安慰了一番,然後抬起一雙黑眸,惡狠狠地瞪著阮青瑤,氣急敗壞地道:“阮青瑤,你以前不是這樣的,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阮青瑤看向君阡璃的目光冰冷如霜:“我變成怎樣,跟璃王殿下你有關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