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幼安,你就那麼喜歡本王?” 一雙嗜血的眸子,充滿了冰冷和厭惡,“喜歡到,不惜害死花音,又給本王用藥?”

鳳幼安悠然轉醒。

腦子轟隆一下炸開。 她在強迫一個男人! 下麵被迫的男人,已經被她撕掉了衣服,還冇來得及進行下一步。

君千胤一抬手一拂袖,狠狠地把鳳幼安從他身上掀翻出去。他容貌極盛,長長的睫毛如鴉羽,冷峻的麵孔,殺氣凜然:“臟!”

鳳幼安摔在地上。

她下意識地,想要伸出手,抓住什麼。

想要穩住重心。

結果——

唰!

君千胤恢複行動能力之後,取出一把寒光淩冽的長劍,斬向了鳳幼安,“彆再用你的臟手碰本王!”

“啊!” 一聲慘叫。

鳳幼安躲閃不及,疼得滿頭都是冷汗。

她捂著左手,猛然抬起頭,強忍著劇痛,惡狠狠地瞪著這個男人,雙眸充滿仇恨的血絲:“君千胤!”

“你敢直呼本王的尊名?”

君千胤冰冷的眼神裡,漸漸湧現出暴躁,“滋味兒如何?花音被害死的時候,十指皆斷,她是玉京城第一琴師,你那麼狠毒,本王隻是讓你體驗一下她的感受,這就受不住了?”

這個女人,以前都是熱情似火,往自己身上撲,像一隻驕傲的鳳鳥。

鎮國將軍府的嫡小姐,玉京城最跋扈的一抹姝色。

為了嫁入胤王府不折手段,仗著背景深厚,濫殺無辜,害死他無辜的小師妹。

他天生潔癖,不喜女人靠近,小師妹是他青梅竹馬,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近他身的。

“花音不是我殺的!”

鳳幼安是21世紀外科醫生,精通中西醫,她趕忙使用指壓止血法,減少失血量。

還有救,手術可以接回去,不會成為殘廢。

君千胤披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眼神幽暗恐怖:“是,不是胤王妃你親手所殺。你隻是雇傭了的十幾個江湖惡徒,把花音拖入暗巷,斬斷手指,欺辱致死罷了。她死的時候,那麼淒慘,衣不蔽體,你這個毒婦,就該下地獄!”

鳳幼安麵無表情:“你有證據麼?”

原主是殺人犯?

不對。

她梳理了下記憶,原主冇有派人去害君千胤的那個小師妹,相反,兩人表麵上,還像是朋友……

“除了你還能是誰?”

君千胤聲音篤定,“那十幾個江湖惡徒,都招認了,是胤王府一位身穿王妃服飾頭戴鬥笠的貴人,出手大方。”

鳳幼安皺眉:“不是我。”

“本王絕不會原諒你!”

君千胤披著一襲錦黑色的長袍,袖口繡著暗金色的貔貅,極為高大的身軀,給人以強烈的壓迫感,他負手而立,殘忍宣判,“從今日起,鳳家將不再有你這個女兒,鳳家上下將無人敢認你。”

鳳幼安難以置信地瞪著他。

什麼意思?

這麼狠?

的確,這位親王,的確有這個能量,讓鳳家放棄她。

“你這個瘋女人,徹底瘋了,送入瘋人院!”

鳳幼安一聲輕笑:“瘋人院?因為婚事是太上皇禦賜的,你不能殺我,又冇有直接證據證明你師妹是我殺害的。所以就把我送進那種地方關起來麼?”

皇家瘋人院。

關押的,都是瘋子,大多出身不錯,或者是某個領域的大能。

進去了,隻要瘋病冇治好,一輩子都不許出來!

相當於是變相的監獄。

君千胤絲毫不為所動,眸子窄冷,唇如薄刃:“那是你的報應,本王要你生不如死。花音所承受的,十倍奉還在你身上!”

語調低沉,蘊含著磁性。

卻冷得可怕,讓人從頭頂一路寒到腳底。

“鳳幼安,你讓本王覺得噁心。”

“彼此彼此。”鳳幼安麵色蒼白,眉梢眼角儘是嘲諷,“王爺,說實在的,你,很一般。”

目光向下,意有所指。

君千胤冰冷的麵孔上,浮現出了巨大的裂痕:“你——不知羞恥!”

他何曾遭到過這等羞辱?

被質疑了尊嚴!

他向來潔身自好,差點被這個惡女統統設計輕薄了去,反過來還說他很一般?

一般,就是有比較。

她還見過彆的?

“你很奇怪哎,明明一般,卻不讓人說。王爺切不可閉目塞聽,要廣納意見,正視自己,實在不行看看醫生。”

“鳳!幼!安!”

君千胤氣得肺都要炸了。

伸出手,就要揪對方的衣服領子。

鳳幼安可是接受過專業格鬥訓練的,這會兒血也止住了,恢複了一些,反應極為敏捷地往後退了半步,躲過了。

同時抬起腳,向著君千胤的膝蓋關節薄弱處,狠狠踢了過去

角度刁鑽的很。

若是被踢中,肯定要骨折。

君千胤反應也是快,他武功高強,一個側身。

鳳幼安那一腳,踹在了茶幾之上的一個茶壺上。

茶壺蓋子被踢飛。

而茶壺,紋絲不動。

可見力量控製之精準,腿勁之穩。

君千胤的瞳孔漠然一縮:“你會武?”

什麼時候練的。

鳳家的嫡小姐,不是一個隻喜歡風花雪月、奢靡享受,手不能抬肩不能抗的女子麼?

“切,可惜。”

差一點,你就成瘸子了。

君千胤再度暴怒,不止會武,還想踢死他:“以下犯上,襲擊親王,你好大的膽啊!”

鳳幼安翻了個白眼:“能犯的,不能犯的,我都犯了,大呼小叫什麼。”

君千胤:“……”

鳳幼安不再搭理他。

坐牢之前,她得做手術,給自己縫合一下。

她白皙纖細的手上,有一個神秘的祖母綠戒指,鐫刻著古老的銘文,鮮血彙入其中,有淡淡地光芒一閃而逝。

鳳幼安覺得奇怪。

就把戒指取下,放在手心裡。

忽然之間,她發現自己能夠“看到”戒指裡的空間。

空間裡躺著一個白色的縫合包,她稍微檢查了一下,發現有持針器、無齒鑷、有齒鑷、彎剪、直剪、組織鉗、血管鉗、布巾鉗……消毒用雙氧水、麻醉劑。

非常全麵!

可以做精細的血管縫合術了,把手指縫合對接回去,完全不成問題。

“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