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要實施計劃了 月靜妙也顧不得這些,找了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盤腿坐下,準備突破。 “大師兄,我要突破到出竅期了,麻煩大師兄幫我護法。” 她有幾分害怕,每次到了突破的時候她都害怕。 教她這個功法的那人曾說過,他們突破時的雷劫比尋常修煉者要厲害得多。 “小師妹放心,我會幫你護法的。”公剛毅的眸色微暗,出竅期…… 他要看看月靜妙能突破到出竅期幾級。 月靜妙頭頂的天空聚集起了一片烏雲,雷聲陣陣的,聽著很是嚇人。 她無意識的嚥了咽口水,身體不自覺慢慢僵硬,眼眸中浮現懼意。無論如何,她絕不能死在雷劫中。 突然,一道花枝粗細的雷劫落了下來,直直的朝著月靜妙而去。 月靜妙看到這道雷,瞳孔劇烈一縮,驚恐不已的吼道,“大師兄,快幫我。” “小師妹,第一道雷劫帶著淬鍊身體的作用,是不能出手的。”難道月靜妙連這些也不知道?“這第一道雷對你有著極大的幫助。” “我不要!”月靜妙怕得聲音都變得尖銳刺耳起來,“我不需要,我自有辦法。大師兄,快幫我滅了這道雷。” “好。” 隻見公剛毅右手一揮,剛要落到月靜妙身上的第一道雷劫消失得一乾二淨。 看樣子,月靜妙是真的不知道第一道雷劫能帶來多大的好處。 而且,她十分害怕雷劫,應該是害怕被雷劫劈死。 真是個膽小的女人。 月靜妙一張臉血色儘失,身體一軟,差點摔倒在地。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彷彿離開水的魚。 她的眼眸中閃過陰鷙,這筆賬她記下了,要不了多久便會和公剛毅算的。 接下來的幾道雷劫,皆是被公剛毅處理了。 烏雲散去,月靜妙靜心突破。 公剛毅瞧見月靜妙眨眼之間便突破到了出竅期,微微眯了下眼,好快的速度。換作是其他修煉者,在經曆了雷劫後,會有一段時間才能突破。 這個功法當真是極好,不僅晉級很快,連突破也很快。 月靜妙突破到了出竅期之後並冇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晉級,出竅期一級,出竅期二級…… 一直到了出竅期五級,她才停下來。 她睜開眼,感受一番,略微有點不滿意,“纔出竅期五級,看來是最近的養料太少了。若是有足夠多的養料,我有可能一舉突破到分神期。” 鳳雅嫻至少是聖階的修為,她得再準備充足一點,這樣才能保證吸了鳳雅嫻的修為。 月靜妙不著痕跡的瞥了眼公剛毅,她可以利用公剛毅來吸引鳳雅嫻的注意,從而對鳳雅嫻出手。 “小師妹接下來有何打算?”若是他學了這門功法,找幾個合適的修煉者,定能突破到半神階,“我這有個主意,小師妹不妨聽聽。” “大師兄請說。” “這一路我聽說,鳳家謀反後留了前朝皇帝一命。”他可不會傻傻的成為月靜妙的棋子,“小師妹何不利用這個前朝皇帝。” “大師兄的意思是……” 利用安宗? 若安宗還是皇帝或許還有點用,如今安宗已是階下囚,能有什麼用? 公剛毅點了下頭,“曆朝曆代,總有一些人打著前朝的名號做一些勾當。這些人都不是傻子,知道做這些勾當需要一個前朝皇室之人,小師妹可以將這些人收為己用。” “不管這些人的目的是什麼,隻要他們能幫你的忙,小師妹再許以他們一些利益。到時你要做什麼不就很方便了嗎?” 月靜妙的雙眸微微發亮,公剛毅說的冇錯。不管這些人的目的是什麼,隻要能幫她的忙便可。 再則,她聚集了一批人,還可以從中挑選合適的養料供她吸取修為。 有了足夠多的養料,何愁修為不能儘快提高。 “大師兄這辦法真是定好。”月靜妙笑容滿麵,“現在我們要先救出安宗,再聚集這些人。救人的事,得麻煩大師兄了。” 公剛毅哪裡不知月靜妙是將危險推給他,她好坐享其成,“小師妹,我可不會白做事的。” 救不救得了那個安宗,是由他說了算的。 他又不是傻子,不會為了月靜妙出生入死。 月靜妙暗恨不已,公剛毅這個雜碎。如今,她不能和公剛毅撕破臉,她還有很多事要他出麵。 “等到了青藍國皇城,我再教大師兄一段口訣。” 公剛毅滿意了,“走吧小師妹,我們可要儘快到青藍國皇城。” 等到了青藍國皇城,他的計劃也該實施了。 再等下去,他的小命可就危險了。 憑他如今的修為,要收拾一個出竅期五級的月靜妙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再則,月靜妙對他並冇有多大的防備。 荀文儀和木易在偷偷離開立花宗後,來到了天鶴府,由青鈺雯接待的他們。 三人在青鈺雯住的屋裡。 “我如今在天鶴府的外門,但我用了不少的好東西收買內門管事。”青鈺雯說道,“再過些日子,我會進入內門。” 荀文儀和木易對看了一眼,他們也要進入天鶴府的內門才行,在外門毫無用處。 “有什麼辦法可以進入內門?”荀文儀問道。 青鈺雯現在對荀文儀一點兒情意也冇有了,在天鶴府經曆了很多,她明白了一件事,權力再大也比不過真正的強者。 要麼她嫁給一個真正的強者,要麼她成為強者。 後者不太可能,所以她打算尋找一個合適的目標。 “內門管事偏愛各種好東西。” 荀文儀和木易懂了,青鈺雯是要他們用好東西討好天鶴府的內門管事。 “你們兩個可要考慮清楚。”青鈺雯說道,“若是你們兩個去逸陽宗或者其他宗門,隱世家族,那些宗門和隱世家族定會為了討好鳳雅嫻而將你們綁到鳳雅嫻的麵前的。” 她委實冇想到,鳳雅嫻不是修煉廢物,甚至是修煉天才,還是明公子。 真是可恨! 荀文儀和木易也明白這點,所以兩人纔來了天鶴府,而不是如今風頭正盛的逸陽宗。 “需要什麼樣的好東西,你和我們兩個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