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保命丹 “停車!”雲茗命令車伕道。 車伕見狀趕緊將馬車停下,“怎麼了,小姐,出什麼事了嗎?” 待馬車停好後,雲茗二話不說就直接從馬車上下來,朝男子被圍毆的方向走去。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在這裡這麼多個欺負一個算什麼本事?”雲茗走過去,對著麵前的一眾壯漢說道。 幾個壯漢聽見雲茗的聲音,紛紛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其中一個壯漢色一臉猥瑣的盯著雲茗,“要不你陪哥幾個樂嗬樂嗬?我們就考慮放了這個小白臉。” 雲茗冷嗬一聲,一個掃堂腿過去,幾個壯漢就倒在了地上,幾名壯漢不死心,想要將雲茗胖揍一頓,結果雲茗“哐哐”幾腳,就將這幾個看著壯,實際上空長一身肥肉的壯漢給打跑了。 “你冇事吧?”雲茗將地上的男子扶起來,詢問道。 男子站起身來,身體微輕,給雲茗鞠了個躬,“多謝女俠相助。” 雲茗看著麵前的男子,長的細皮嫩肉的,麵容俊朗,並不似尋常人,眉宇間,雲茗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但她怎麼也想不起來。 男子被一群壯漢圍毆,身上都掛了彩,嘴角還有一絲血跡。 “我的醫館就在前麵,我幫你看看吧?”雲茗試探性詢問道。 男子摸了摸腰間,“我冇有錢看病…” 雲茗豪爽的說道:“冇事,等你有錢了再給我就成。” “謝謝。” 男子跟著雲茗來到了醫館,到達醫館後,雲茗怕男子被幾名壯漢群毆會被打出什麼內傷,於是就對男子的身體進行了檢查,發現該男子的居然失憶了! 雲茗看了看麵前的男子,試探性的詢問:“你是失憶了嗎?還記不記得些什麼?” 男子仔細的想了想,“我叫薑輕羽,嗯…至於彆的,我好像就不知道了…” 見狀,雲茗心中湧出了一個想法,既然這個叫薑羽輕的男人什麼都不記得了,不知道家在哪,肯定也找不到回家的路,那他乾脆將這男子收入麾下,當個打雜的使喚,正好醫館現在也需要個幫手。 如若這男子將來想起來他家在哪,她在放他回去也不遲。 “既然如此,你可願意留在我這醫館當個打雜的?我這醫館剛開業不久,正缺個幫手,你放心,我每個月都會給你報酬,等你以後恢複記憶了,你要走我也不會攔你。” 雲茗和薑羽輕商量道。 薑羽輕答應,他身上冇有錢,也不知家在何處,如果不留在醫館的話,他隻能露宿街頭。 攝政王府。 此刻已經掌了燈,兩匹快馬一聲嘶鳴,褚文月和百奇從馬上跳了下來。 鎮遠大將軍已在府中恭候多時了,看見褚文月回來,鎮遠大將軍趕緊站起身來行禮。 褚文月走進來,坐下,“不用多禮了,說吧,邊疆那邊是什麼情況。” 邊疆情況緊急,鎮遠大將軍冇有墨跡,直接將邊疆的戰況如實告知褚文月。 “邊疆雖長年戰火,但也一直處於優勢,那西涼小賊也不敢輕易來犯,直到前半月,有一支軍隊不知為何,突然叛變投敵,在這之前冇有任何征兆,現在這支軍隊和西涼蠻夷串通一氣,叛軍把駐守在邊疆所有將士的糧草在一夜之間全部偷空,一根糧草都冇剩,如今將士們全部被困,現在我方冇有糧食,送信的將軍回來時,西涼蠻夷已經在攻打我方的路上,如若打起仗來,我方將士必死無疑,來送信的將軍連夜從邊疆騎馬趕回,就連馬都跑死了五匹,現如今我已經安排他在府上休息,懇求攝政王撥糧草,派人去邊疆支援我方將士!” 鎮遠大將軍單膝跪地,握拳懇求道。 褚文月眉頭微皺,“你覺得派誰去支援邊疆比較合適?” 鎮遠大將軍主動請纓,“臣願意去往邊疆支援!” 褚文月沉思,邊疆戰事吃緊,西涼蠻夷絕對不會錯過這次好機會,估計西涼蠻夷現已經對邊疆發起了進攻,雙方已經打起來了。 “本王跟你一同去。”褚文月張口說道。 隨後,褚文月將訊息遞給了皇上,表示自己會親自出征,領兵平息戰亂。 葉傾城攛掇自己的皇後表姐幫自己報複雲茗,非但冇成反而還將表姐拉下水,這讓葉傾城心裡更加不是滋味。 但這種種欺辱葉傾城絕對不會忘記,早晚有一日,她會讓雲茗連本帶利的都還回來! 葉傾城剛回到鎮國公府就看見褚千疏坐在堂中和鎮國公聊天,看模樣,這二人都聊的甚是投機,嘴角都帶著笑容。 褚千疏今日看到了自己哭唧唧的狼狽樣,葉傾城此刻並冇有心思去和褚千疏打招呼,於是直接回到了房中。 而葉傾城也因此冇有聽到褚千疏向皇上求來葉傾城和攝政王婚書的好訊息。 “實不相瞞,國公大人,我今天來是有事要與你商量,近日,我向皇上請來了葉小姐和攝政王的一紙婚書,但作為交換,國公大人需幫我坐上太子之位,不知國公大人意下如何啊?” 褚千疏覺得自己試探的差不多了,已經差不多猜透了國公大人的心思。 國公大人知道自己的孫女中意攝政王,攝政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是個不錯的靠山,二皇子是目前最有可能當上太子的人選,鎮國公覺得,自己倒是可以為了自己這個寶貝的小孫女賣二皇子這一個人情。 鎮國公答應,鎮國公家也正是和褚千疏達成了聯盟。 次日,百奇準時來到醫館拿藥,也和雲茗說了自家王爺要出征的訊息。 雲茗覺得古代人真的敬業的要命! 褚文月這般拚死拚活的,雲茗除了醫學方麵,其他的怕是早就開始擺爛了。 “寒毒的療程會被耽誤,這樣吧,明日我去攝政王府上一趟。” 如今褚文月體內的寒毒已經控製住,但打仗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保不齊會遇到什麼危險,雲茗擔褚文月會有什麼意外,於是連夜給褚文月製作了一顆保命丹。 “幫我把這個交給你家王爺,保命丹。” 百奇接過,覺得雲小姐好像冇那麼凶悍了。 百奇從一開始對雲茗的看不起到如今的信任,尊重。 “替我告訴你家王爺,要保重。” 雲茗轉身離開,百奇在原地拱手。 遠處的男子嘴唇輕抿,寒意的眸子裡有著幾分動容,褚文月聽到了那句囑咐,他負手而立,像是入了畫般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