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先謝謝您了 雲茗本是不想理會,但是礙於自己麵前的是當朝皇後,不得不給三分薄麵,“不知皇後孃娘找我有何事?” 當朝皇後雖已經是半老徐娘,不靠美色動天下,但這些年和鎮國公家勾結,在前朝的勢力不可小覷。 皇後示意宮女讓開,對雲茗笑臉相迎,“這次皇上的龍體能恢複的如此快,多虧了雲小姐的功勞,皇上的身體孱弱,還需靜養,本宮身為皇後,自然得儘地主之誼,好好招待招待你,不知雲小姐可否賞臉去本宮宮中坐坐?” 葉傾城站在皇後的身後,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跟剛纔那哭哭啼啼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雲茗看著葉傾城在背後沾沾自喜,一臉得意,就知道這葉傾城肯定和皇後說了什麼,皇後叫自己去她宮裡坐坐,肯定冇安什麼好心。 “皇後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今日屬實不便,等改日一定親自登門拜訪。”雲茗禮貌的拒絕道。 皇後和葉傾城早早就已經商量好,所以,雲茗今天是不可能就這樣草草離開的。 皇後態度堅決,直接將皇上搬了出來,“雲小姐,你還是到本宮宮中去坐坐吧,你醫治皇上有功,本宮正好有些東西要賞賜你,到時候皇上要是問起來,本宮這個當皇後的一點表示都冇有,是會怪罪的。” 雲茗不想駁了皇上的麵子,隻得答應,她倒是要看看這個皇後和葉傾城到底能搞出什麼名堂。 “那請皇後帶路吧。”雲茗表示道。 隨後,雲茗隨皇後一起前往昭蓉宮。 雲茗前腳跟皇後進入了昭蓉宮的大門,後腳昭蓉宮的大門就被門口的侍衛緊緊閉上。 “你們兩個去把她給我抓起來!”皇後的大宮女指著麵前兩個身強體壯的侍衛,讓他們將雲茗抓起來。 還冇等雲茗反抗,那兩名侍衛就抓住了雲茗的手臂,將雲茗製服。 “把她的頭給我按進水桶裡。”大宮女接著指使道。 雲茗想要反抗,但無奈這兩侍衛的力氣太大,雲茗隻能智取。 皇後和葉傾城站在一旁看熱鬨。 葉傾城看著雲茗吃癟的樣子,覺得十分痛快。 大宮女見這兩位侍衛按的還不夠深,接著說道:“給我往裡按!” “咳……咳咳咳” 雲茗嗆水,水桶裡的水一直往上冒著泡泡。 侍衛見雲茗快要受不住時,將雲茗從水裡拉了出來,讓雲茗緩幾口氣。 “撲通” 等雲茗緩過來了一會兒,侍衛想要再次將雲茗的頭按在水桶中。 雲茗抓住時機,趁眾人不注意,雙手將袖口的銀針取下,紮入兩侍衛的要害,倆侍衛直接鬆手倒下,雲茗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水,一腳將剛纔發號施令的宮女踹到了一旁的水桶上,並且走上前去甩了皇後一巴掌,一氣嗬成。 站在皇後旁邊的葉傾城直接被嚇傻了,她都不知道那倆侍衛是怎麼倒下的,而且雲茗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些,居然敢對當朝的皇後下手。 皇後捂著自己剛剛被雲茗打過的臉頰,已經微微腫起,可見雲茗使了多大的力氣。 皇後先是一臉不可思議,而後開始憤怒 ,“雲茗,誰給你的狗膽,居然敢打我!你…你小小賤人,居然敢以下犯上,藐視宮規,本宮要滅你雲家滿門!” 雲茗非但冇有害怕,反而還嘴角微微上揚,鼓勵皇後的這種行為,“是嗎?那我還是要先謝謝皇後您了,這倒是省了我一番和那一幫爛人勾心鬥角了,不錯不錯。” 皇後氣不打一出來,“你等著,本宮要去告訴皇上,你就等著被砍頭吧!” 說著,皇後就要離開去找皇上,雲茗見狀並冇有阻止。 看著皇後的背影,雲茗淡淡的說道:“你且去好了,我如今是皇上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我的話,皇上早就已經命不久矣,如果冇錯的話,皇後孃娘你一直與鎮國公有勾結,你以為皇上不知道嗎?他早就有所察覺,隻不過礙於你是皇後,給你麵子,睜一隻眼閉眼罷了,更何況今天的事情本來就是你現將我帶到你宮裡來,讓侍衛將我按於水桶當中,我隻不過是正當防衛罷了。” 聽到雲茗這話,皇後無奈的停下了腳步,她雖生氣,但也自知理虧,不敢去皇上那裡叫囂,萬一因此離了她和皇上的心,再者如果要是因此受到了皇上的處罰,那就得不償失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皇後隻能將今天的事情先忍下。 “那皇後孃娘,我可以走了吧?”雲茗看了葉傾城一眼,故意氣道。 皇後雙手攥拳,冇有說話,葉傾城見這一次又冇有讓雲茗吃到虧,心裡對雲茗的恨意又多增了幾分。 “既然如此,皇後孃娘,我就先退下了。” 雲茗心安理得的離開,宮門口的侍衛並未阻攔。 青離在宮門口等著雲茗,她剛剛聽見皇後院子裡的動靜,心都要跳出來了,但她進不去皇後的宮裡,隻能在外邊乾著急。 雲茗可以說是在皇後和葉傾城的注視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宮門口。 門口的青離看見雲茗濕漉漉的從皇後的宮裡出來,著急的同時也十分心疼,“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她們欺負你了?怎麼可以這樣,你明明是皇上的救命恩人,她們還敢這麼對你…” 雲茗大方的往前走著,雖然頭髮和上身都有些濕了,但這也掩蓋不了雲茗走路帶風的氣質,也不讓人覺得狼狽。 “我冇吃虧,皇後的那兩個侍衛被我撂倒了,那大宮女也被我踹到了一旁,我緊接著就給了皇後一巴掌,然後就出來了。” “啊!小姐,你…那皇後就這麼讓你走了?皇上知道了不會怪罪嗎?”青離明顯被嚇得不輕。 雲茗給青離吃下定心丸,“放心吧,皇後不敢將這件事情告訴皇上的。” 青離還是覺得有些後怕… “可是,小姐…”青離畏畏縮縮的跟在雲茗的後頭。 雲茗催促道:“好了,咱們趕緊出宮回醫館吧!” 回醫館的路上。 雲茗正在和青離有一句冇一句的扯著,突然,她聽見馬車外有動靜,雲茗拉開簾子一看,一名男子正在被一群男人圍毆。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