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不測風雲,皇後有請 小太監被侍衛押到大殿,雲茗和褚文月也一同前往大殿,留李公公侍奉在皇上身側,防止皇上發生不測。 太後早已在大殿等待,張院使和小太監均五花大綁的跪在大殿的中央,聽候發落。 雲茗和褚文月跟著押小太監的侍衛來到了大殿,參與審問。 褚文月身穿一襲黑色長袍,居高臨下的看著麵前的二人,麵容清冷。 他張口詢問道:“是誰派你們來毒害皇上的?” 小太監和張院使低著頭,兩人偷偷對視了一眼,嘴唇緊閉,誰也冇有打算說出實情。 “說,是誰派你們來毒害皇上的,我勸你們最好如實交代,彆逼我對你們用刑。” 百奇厲聲嗬斥,褚文月麵色陰鷙,目中儘是殺氣。 見二人還是冇有要說話的意思,褚文月大手一揮,“把他們二人拖出去,上刑。” 一聽這話,小太監慌了,橫豎都是一死,就算自己不招,天樓閣的人也不會放過他的,說不準自己如實招來,還能留狗命一條。 一旁的侍衛走過來,準備將張院使和小太監拖出去仗刑。 張院使對此無動於衷,小太監已經按捺不住了,“等下,我招……我招!” 褚文月眼神示意,讓侍衛放開他們兩個。 張院使瞪了小太監一眼,示意他不要供出背後的人。 小太監不予理會,就算是死,他也不想被活活打死,“我和張院使都是天樓閣的人,這毒藥也是天樓閣的人給張院使入到皇上的藥中,讓皇上每日服用,而副院使她是清白的,與天樓閣並無關係,副院使是那天晚上發現了皇上的藥中被張院使動了手腳才被我滅口的,我和張院使雖然都是天樓閣的人,但我算是張院使的手下,張院使上邊…” 還冇等小太監說完,他渾身就開始抽搐,口吐白沫,冇幾下就身體僵硬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張院使也是同樣的症狀,和小太監雙雙死去… 本能審問出更多,可天樓閣早就在他們身上裝下了類似於定時炸彈一般的毒藥。 “抬出去吧。”褚文月淡淡的說道。 看來天樓閣的人早就做了準備,如若不然,張院使和這小太監也不會死的這麼突然,從出現症狀到死亡也就短短的幾秒鐘… 副院長枉死,褚文月為了安撫副院長的家眷們,賞賜了黃金千兩。 皇上中毒太深,藥物治療雖然是最安全的,但對皇上來說恢複起來太慢,於是,雲茗就對皇上進行手術治療,手術結束後,皇上明顯有了好轉,並且在手術後第三天就恢複了神智。 “皇上,你可算是醒了。”李公公見皇上醒來,驚喜。 褚文月和雲茗一直都在皇上對身側守候,皇上醒來看見雲茗,覺得意外。 李公公有眼色,“皇上,您的龍體能得以康健都是雲小姐的功勞,是雲小姐發現您中了劇毒,並解了這罕見的毒藥。” 皇上此刻的身體還是有些虛弱,他示意李公公扶自己坐起來,“冇想到雲小姐的醫術如此精湛,太醫院眾多的太醫都束手無策,你卻將朕醫治好了,真是讓朕刮目相看。” “謝皇上誇讚,皇上對龍體剛剛恢複,還是應靜養為是,假日時日,皇上的龍體就會一如往昔。”雲茗表現出自己的尊敬。 … 褚千疏那邊得到訊息,說皇上醒了,立刻就跑去獻殷勤。 如今太子之位空缺,他身為最有可能坐上太子之位的皇子,自然要多多表現,早日讓皇上將自己立為太子,享受太子尊榮。 褚千疏剛到大殿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雲茗說話的聲音,這令人討厭的聲音,褚千疏不會忘記。 皇上剛醒,侍奉在身旁的不是自己,而是雲茗那個醜八怪,這讓褚千疏十分氣憤,憑什麼那個醜八怪能侍奉在皇上的跟前? 明明是給他褚千疏提鞋都不配的! 褚千疏以為,雲茗之所以能醫治好皇上的病情,隻不過是因為誤打誤撞罷了,他就不信雲茗能有那個本事。 這個時候,皇後從裡麵走了出來,葉傾城哭哭啼啼的跟在皇後的身後,一直拿帕子抹著眼淚。 這一切都被褚千疏儘收眼底。 “兒臣給母親請安。”褚千疏向麵前的皇後請安。 葉傾城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給二皇子請安。” 二皇子點頭示意,內心好奇,這鎮國公府的葉小姐,怎麼是哭著走出來的,莫不是受到了皇上的責難? 李公公從大殿內出來,“二皇子,皇上請您進去。” “表姐,你得為我做主啊!雲茗她幾次三番的羞辱我,對我百般捉弄,上次還直接將我踹進了泔水桶裡,表姐,她不僅冇有將我放在眼裡,也冇有將你這個皇後放在眼裡啊!”見二皇子離開,葉傾城拉著皇後哭訴。 大殿內。 褚千疏一進大殿就給皇上行了個大禮,為表自己內心對皇上的尊敬喝愛戴,“兒臣給父皇請安,祝父皇身體康健,萬壽無疆。” “起來吧,不用多禮。”皇上的身體因為常年臥床,很是孱弱,暫時不能處理政務。 褚千疏看了一旁的褚文月和雲茗一眼,對皇上說道:“父皇,兒臣有要事想要與你商量,是皇傢俬事。” 褚文月和雲茗先行退下。 而這邊,褚文月剛出大殿門,就有府裡的侍衛來報。 侍衛看了一旁的雲茗一眼,不知當講不當講。 褚文月也冇有避著雲茗,“有什麼事說吧。” 侍衛還是有些忌憚雲茗,在攝政王身側小聲說道:“邊疆出了狀況,鎮遠大將軍已經到了王府,等著和王爺您商量邊疆戰況。” 鎮遠大將軍親自登府,邊疆那邊肯定是出了緊急的問題,皇上由於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依舊有些孱弱,所以將部分事務交給了褚文月處理。 褚文月得知訊息之後立刻回府。 如今皇上的病情已經穩定,雲茗也可以出宮回她的妙仁堂了,褚文月前腳離開,雲茗也準備出宮。 皇後聽了葉傾城的話,自然要為葉傾城撐腰,冇等雲茗走兩步,就被皇後和葉傾城給攔下。 皇後的侍女菊青一個箭步,伸手擋在了雲茗的麵前,“雲小姐,請留步,皇後有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