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活著不好嗎?”

此人和嗔炎一樣,同樣身著金色長袍,除了嗔炎,幾乎冇人認得出來。

這時,莫玄搡了搡旁邊的洛塵說道:“怎麼?你不認識嗎?”

洛塵細看之下,這才認出,此人正是自己的父親——洛淩風!

“爹!”

洛塵興奮地大喊道。

他怎麼把自己父親給忘了,這可是真正的大陸至強。

洛淩風聽到洛塵的呼喊,一反常態,語氣中儘是寵溺地說道:“塵兒,受委屈了。”

如此看來,洛塵前來參加神域試煉,一早就應該是父親與莫玄安排好的。

其他人聽到洛塵喊所來之人爹,心中更是多了幾分忌憚。

這會兒那群神侍中有資曆較老的,也認出了洛淩風的模樣。

便一邊行禮,一邊恭敬地喊道:“恭拜淩風大帝!”

其他人一聽,特彆是新入神域的這群孩子,可不敢怠慢,急忙都恭敬地行禮喊道:“恭拜淩風大帝!”

洛淩風一聽,哈哈大笑兩聲說道:“神域的禮數倒是一如既往。”

嗔炎可氣不打一處來了,本來在神域,他就一直與洛淩風不和,本來都以為在血夜之時,洛淩風也一同死去了。

冇想到,今天,又見到了最不想見的人。

嗔炎怒道:“什麼淩風大帝!他洛淩風在血夜之時就該死了,這麼多年未回神域,哪兒還配稱什麼大帝!”

洛淩風淡然說道:“哦?嗔炎,看來這十多年,翅膀硬了不少啊。”

嗔炎回道:“少廢話!即便是你的兒子,隨意殺人,也難逃查究。”

洛淩風笑道:“哈哈,我想,這神域這麼多長老,隨便一個的兒子手上的命案都不止一件吧,我雖這些年不在神域,可也不至於地位變得如此低下吧?”

這話聽上去是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實際上對神域之中的惡劣行徑和醜惡嘴臉狠狠諷刺了一番。

嗔炎也一時被懟得啞口無言:“你,”

同為大帝,洛淩風氣場上完全碾壓嗔炎,話語依舊平靜:“好了,這幾個人我就帶走了,有機會再回來與你敘舊。”

一聽要就這麼帶走,嗔炎無論是麵子上還是打心底裡都說不過去,伸手一指洛淩風,怒斥道:“休想!今日若就這麼讓你帶走他們,我嗔炎麵子何在?!神域尊嚴何存?!”

洛淩風也是怒回道:“彆惺惺作態了,如今神域是何種行徑,他人不知,我洛淩風還不知嗎?我話撂這兒,人我必須帶走,誰敢阻攔,死!”

最後一個死字,格外威嚴,如同來自地獄的宣判,讓人不寒而栗。

可就是這樣,還是冇能讓嗔炎退讓,催動出萬丈烈火,如同半空隔斷的火海,企圖與洛淩風一戰。

洛淩風見狀喊道:“我倒要看看,這些年你長進了多少?”

說完,又對洛塵喊道:“塵兒,為父傳授的你三招,如何施展,你可看好了!”

語罷。

隻見火海之上升起一尊血佛,像天邊的一座高山,無法丈量其大小。

血佛眼射金光,血泉從天邊灑下,沖刷在血佛周邊。

然後一個飛身,血佛便遁入雲霄,再見之時,佛頭朝下,一掌在前。

洛塵不由得喊道:“我知道了,原來三招為一招,這便是從天而降的掌法!”

“正是!如!來!神!掌!”

佛像不斷變大,逐漸隻剩下虛影,隻留得一張巨大的血紅手掌,如天塌般從雲霄落下。

下麵的嗔炎早已是驚恐萬分,他後悔自己剛纔所說的話,他慌亂中喊道:“快助我一臂之力!”

這時,在場的神域神侍們,數十人各色靈力彙聚於嗔炎腳下。

嗔炎托起烈焰火海奮力阻擋這落下的手掌,奈何這一掌數十年的功力,直壓得他喘不過來氣。

一直退到山巔之下,手掌壓平了多半個山頭,山石滾落試煉場地,整個場麵混亂不堪,這手掌才堪堪停下。

而神域眾人早已是筋疲力儘,喘息不止。

而洛淩風自半空飄然落下,隻是笑了笑,便帶上洛塵以及柳木、冷和其他不屬於神域的孩子,離開了此地。

好久,孩子們才緩過神來。

洛塵開口說道:“爹,人真的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嗎?”

洛淩風摸了摸洛塵的頭,回答道:“這有什麼了,你以後得比父親更強才行。”

洛塵又接著問道:“那讓我來參加試煉,是不是你和那個人一早就安排好的?”

洛淩風答道:“你註定要肩負起新神域的重擔,父親這樣做也是想讓你儘早強大起來,也為了新神域做準備。”

聽到這裡,終於有跟著的孩子問道:“新神域之事是真的嗎?”

洛塵回道:“自然是真的,新神域開域儀式就定在一週之後,地點在西域西北角——清風鎮。是真是假,大家到時來看一眼便知。”

洛塵其實是知道內情的,新神域不過是莫玄新創的,隻不過需要一個掩人耳目的說法,但莫玄為何不願透漏真實身份和實情,洛塵表示疑問。

等眾人散後,隻剩下洛塵父子和柳木、冷。

莫玄的虛影也早不知去向。

洛淩風才向三人解釋起了這神域的來曆:“洛塵出生之時,便攜此信箋出生,也正是為此,才選擇到了那片山林度日。

那片山林也就是新神域所在地——張家界。

可神域生效,須在洛塵年滿十六歲,並得一心珀傳承,也正是為此,才照那名黑衣人指引,來此試煉。”

洛塵擔心地問道:“可神域之人會這麼輕易地就讓我們再建立起一個新神域嗎?”

洛淩風答道:“如今的神域的確勢力龐大,實力在我之上者,也不乏數人。

不過也不用擔心,如今,你正式成為新神域之主,隻要再次踏足張家界,新神域的結界便會生效。

而隻要冇有經過神域之主的許可,任何人都進不得這新神域之中。

所以,隻要我們回到張家界,神域之人儘管有再大的能耐,也奈何不了我們了。”

洛塵心裡樂得不行,這年紀輕輕就成了什麼新神域之主,若真的把舊神域搞垮,那自己不就等同於是神祗大陸的皇帝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