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性命無憂,可對洛塵而言,聽到是白起救了自己時,確是心頭一顫。

這話還得從兩天前那個攤販說起。

攤販將洛塵救下之後,說是要洛塵幫一個忙。

他要洛塵所做的,便是今天的事情。

攤販要他在最終試煉上,故意挑釁神域的權威,至於神域的種種惡劣行徑,洛塵也是從他嘴裡得知。

之後,他要洛塵當著所有人的麵,將手中的信箋打開。

新神域之事,洛塵自然也是聽從他的安排,隻不過張家界這個地方,聽上去像是洛塵挑的。

剛開始,洛塵心中疑惑很重。

先不說新神域之事是真是假,單說他當著神域眾人的麵做這些事情,已經是自身難保了。

今天被救下,若幫個忙之後,還是難逃死路一條,這又是圖什麼呢。

可就是在那個時候,洛塵對著攤販使用了洞察技能。

這可真是不用不知道,一用嚇一跳!

洛塵使用洞察之後,一段資訊以文字的形式出現在了洛塵眼前:

姓名:莫玄

年齡:上界二十一歲

狀態:虛像

境界:飛昇者

身份:神祗大陸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飛昇者

靈力:血靈力

懵了!

人懵了!

坐在洛塵麵前的,居然是大陸上第一位飛昇者,也就是神域的創造者的虛像!

可讓洛塵更為不解的,是這唯一一位飛昇者?

可大陸上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的是有二十七位飛昇者啊,那剩下的那二十六位是什麼情況?

這些暫且不論。

就是當洛塵洞察到了莫玄的身份之後,才答應對方,幫他這個忙。

莫玄聽到洛塵痛快答應之後,也挺震驚:“哦?這麼痛快就答應了?你可知道做這些,神域之人會如何對你?”

洛塵解釋道:“大不了就是一死,今天若不是您來相救,本就是死人一個了,所以,冇什麼事是答應不了的。”

莫玄聽完一笑:“哈哈,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這新神域之事,還得著落在你的身上。”

洛塵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是我?我不過是一個煉靈境的廢物罷了。”

莫玄回道:“我還以為你不解的會是,怎麼會有第二個神域出現,而我又會是什麼人呢。”

洛塵這才意識到,他是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趕忙掩飾道:“這些我也確實不解,還望您可以告知一二。”

莫玄答道:“你不問我也會告訴你的,還記得我贈與你的那顆心珀血石嗎?那是和這信箋關係密切的東西。心珀是識主的,而那顆心珀的主人,便是這信箋選擇的宿主,至於信箋的內容也是真的,等你打開便知曉了。至於我,隻是一個送信的人。”

洛塵心想,還在這兒跟我裝,還送信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寫信的人呢!

什麼心珀,什麼宿主,這掩飾的藉口恐怕想了好幾天了吧。

洛塵當然不能戳穿對方,還是假裝很虔誠的樣子,連連點頭。

洛塵又問道:“那我是不是不會有危險,說實話,我還不想死。”

莫玄感覺這纔是應該有的表現,笑說道:“當然不會,若真遇到危險,我自然還會相救。”

洛塵所要聽到的就是這個回答,這下他心裡纔算是有底了。

等於說是大陸最強者在身後相護,還有什麼是自己不敢做的呢。

這也就有了洛塵為何在嗔炎麵前都敢如此囂張了。

可直到那名白袍神侍出手,洛塵這才心頭一顫。

自己命在旦夕之時,護住自己的,卻是白起。

莫玄呢?

他不會是在玩自己吧。

洛塵想想也是,自己憑什麼能讓他來保護呢,自己不過是他所利用的一個工具罷了。

洛塵苦笑一聲,冇想到到了玄幻世界,自己還是難逃工具人啊。

……

白起回道:“雖然洛塵和破廟之事有關,但也並冇有證明他就是殺人凶手,可你這一劍下去,豈不是在故意殺人?”

那人冷哼一聲:“你這算是在護他嗎?這麼跟你說吧,剛纔他與彙海境的孫熊一戰,就證明他有殺掉那些人的能力。”

白起力爭道:“這算是什麼邏輯,再怎麼說對方有十數人之多,難道還抵不上一個剛入彙海境的人嗎?你也看到了,這也就是堪堪勝出,對方尚且冇有性命之憂,而他又怎麼有能力將那麼多人全給殺死呢?”

那人被懟的啞口無言,白起乘勝追擊,接著說道:“再說了,服裝店老闆的話你也聽到了,是那群人找洛塵的麻煩,洛塵隻不過是在自衛而已。”

那人明顯是氣急敗壞:“彆說了,即便冇有理由治他死罪,可調查還是難逃乾係,所以他無論如何,今天是彆想離開。”

洛塵心想這下可是麻煩了,若冇有莫玄來救,神域若不想放他走,他是無論如何都走不了了。

白起回道:“若要調查,也應當到帶回到西域神府之中,不應該留在這裡,不是嗎?”

那人絲毫不想再聽白起講話:“白起,你這是在存心找茬是嗎?”

說完,雙手一展,胸前便幻化出數道金劍,雙手一揮,金劍便向白起刺來。

白起同樣雙手揮出,雖不見絢爛招式,可卻將金劍硬生生攔在二人中間。

聽白起說過,他所修煉,是特殊的風靈力。

如今看來,這靈力殺人於無形之中,可怕至極。

那人見白起是要護洛塵到底了,便也不再因為同為神域之人而手下留情,他單手一托,白起頭上便懸起一把巨劍,似一棟高樓,要碾死這看著渺小的白起。

可白起眼神驟變,眼角似有颶風,凶狠地瞪著那名神侍。

而一股旋風自腳下升起,不斷變大變強,擾得周圍觀眾急忙跑到遠處。

旋風逐漸將巨劍包裹,像是席捲城市的龍捲風般,將巨劍撕成碎片。

看來,這人根本不是白起的對手。

可嗔炎那邊,輕聲說道:“阿逸,解決一下吧。”

這次飛身而來的是一名綠袍神侍,照白起曾經給他的科普,洛塵知道這人的境界已達到化形五階,白起若再這麼護他下去,恐也難逃一死。

洛塵見狀喊道:“白大哥,謝謝你今日幫我,可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剩下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

說完便將身旁的柳木和冷推開,獨自走回了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