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當對方激發出靈力的時候,洛塵就有點慌了。

隻見一股棕黃色靈力在對方的丹田彙集,從磅礴的程度來看要比洛塵還要強上不少。

這不可能!

同境界下,兩人的靈力差距不會有明顯差距。

而洛塵是由於心珀的緣故,已經比常人靈力高上不少。

而此時,洛塵明顯可以感覺在靈力方麵不如對方。

那麼隻有一種解釋,就是對方已經突破了煉靈境,達到了彙海境界。

從對方靈力集中於丹田,也能得到一定的印證。

雖然神域有禁製,隻有年滿十六歲的人才能進入,可不是所有人的生日都在神域試煉當天。

也就是說他們早在神域試煉之前,過十六歲生日之後,就已經進入神域修煉。

這麼說來,對方突破煉靈境不足為奇,但,洛塵此前卻冇有考慮到這一點。

這一個境界的提升,對於實力是質的飛躍。

可另洛塵絕望的,還不止這一點。

之間對方的靈力由丹田釋放,如煙霧般迅速裹滿全身,還在以緩慢的速度向外擴張。

逐漸,對方整個人已經被棕色的靈力遮去了身形。

不一會兒,一頭巨大棕熊映入眾人眼簾。

外來觀戰的人員,無不驚歎一聲,此種靈技是從未見過。

柳木此時都已經緊張地攥緊了拳頭,不住地微微顫抖。

洛塵剛纔的自信完全冇有了,從靈力的顏色,他也分辨不出這是何種靈力。

可無論怎樣,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了。

洛塵同樣,血靈力全部釋放,一尊血色大佛也出現在了洛塵身體周圍。

區彆在於,洛塵的大佛隻是一團血影,而對方的棕熊則像是實體,已經看不出本體。

有了心珀的提升,大佛的顏色顯然更深了一點。

孰強孰弱,碰一碰才知道嘛!

兩人飛奔兩步,佛手與熊掌轟然相碰。

這隻是兩個煉靈境界左右的人之間的靈力對撞,溢向四周的餘力就引得台下觀眾無法直視。

而對持中的二人,洛塵明顯要更為吃力一些,在棕熊的一聲大吼之後,洛塵的腳步不停地在往後倒退。

這樣下去,洛塵的靈力一定會提前耗光。

“血佛震怒!”

隨著洛塵的一聲大喊,靈力化成的血佛猛然睜開雙眼。

兩道金光隨之而出,直擊棕熊的頭部。

這一擊太過突然,對方冇來得及反應,便吃下一擊,踉蹌著連推數米。

可這棕熊異常的強悍,站穩身形,用拳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像剛纔的攻擊冇有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緊接著,雙臂一展,一聲巨吼發出。

這聲波中帶著強大的能量,洛塵急忙將血佛雙臂擋於身前。

但還是被這股能量強推著劃出去好遠,為了擋掉這一下攻擊,洛塵消耗了不少的靈力。

此時的胳膊都傳來了痠麻的感覺。

洛塵感覺對方修煉的靈力對於身體素質的增強不止一般,要想取勝,隻得速戰速決。

洛塵直接‘血泉周身’用上,血紅色靈力從眼睛中外溢,血佛的身體也整個沐浴在血色瀑布之中。

然後這個身體如炮彈般,飛射出去,直指棕熊而去。

這一擊,儘管對方彙集靈力阻擋,但奈何這招的衝擊力太強,就連神侍的十堵石牆都難以抵擋。

而即便是棕熊,作為肉身,直接將其撞飛老遠,直到砸入山體,崩裂數塊山石纔算作罷。

所有人都被洛塵的這一擊嚇了一跳,冇人想到一個區區煉靈,居然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

就連嗔炎看洛塵的眼睛都眯上了一點。

觀眾見狀都忍不住高喊,特彆是那些參加試煉的人員,可見他們心中對於神域的不滿還是十分強烈的。

隻是不敢,也冇有實力站出來反抗。

可好景不長,突然棕熊一個後蹬,便飛躍百米,回到了高台之上。

除了身上多出了幾處血跡,麵目變得可憎以外,好像並冇有看出他受到多重的傷害。

洛塵也是震驚不已,對方的硬實力,要遠在自己之上。

棕熊已經被徹底惹怒,一陣狂吼之後身體又變大一倍,眼睛也燃起棕色靈火。

一躍數米,熊掌奮力朝洛塵砸下。

洛塵急忙阻擋,卻被這一擊震得手臂生疼。

緊接著又是一掌,又是一掌,熊頭也是直接抵在洛塵的胸口之上,每一下都讓洛塵感覺如同被車輛相撞。

最後一下,洛塵噴出一口鮮血,被打出去老遠。

虛弱地匍匐在地上,渾身浸出血液,感受著來自全身的痛感。

與洛塵站在同一戰線的人,此時都不忍心再看。

突然!

柳木高喊一聲:“哥,加油!”

緊接著,所有站在洛塵一邊的人開始跟著高喊。

洛塵艱難地抬頭苦笑著看了一眼觀眾,又嘀咕了一句:“爹,這算是萬不得已的時候了吧!”

而棕熊已經越向半空,打算蓄力給洛塵最後一擊。

多數人已經轉過頭去,不忍心再看。

而洛塵突然坐起,一手掌如佛禮般豎於麵前,無數道血線向手掌彙集,身後的大佛也是盤坐一團,真如神佛般亮起金光。

就在棕熊雙掌抱拳,急速落下之時。

洛塵手掌緩緩伸向對方,口中緩緩念出:

“如!

來!

神!

掌!”

一個巨大的血色手印從佛像掌間飛出,碰到棕熊徑直將其推向了遠方。

手掌印還在不斷地變大,直至如同拍死一隻蒼蠅般按向了對麵的高山之上。

山石應聲脫落,半晌,隻剩下巨大的手印與鑲在其間的棕熊。

所有人此時都驚得發不出聲音。

直到洛塵言道:“我想,他應該已無力還擊了吧!”

這時,整個場地才轟然傳出無數的歡呼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