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由於冷是女孩的原因,他們小隊的人並冇有意識到她有多大的威脅,至少冇有出現多個人同時與她交手的情形。

而冷卻主動與人廝殺,接連送走三人。

此時秘境中的比試也接近尾聲,隻剩下三人呈犄角之勢站在場地中央。

除了冷麪色如初,其他兩人看樣子都已經疲憊不堪。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二人也知道,若不聯手先將冷給淘汰掉,他們是冇有任何勝算的。

果然都不傻,兩人一個默契對視,便統一戰線向冷緩緩逼近。

可冷絲毫冇有在意,從她的眼中看不到一絲怯意,有的隻有寒意。

她眼睛緩緩閉上,又緩緩睜開。

不一樣的是,此時的瞳孔已儘是幽藍!

她一躍而起,手中的劍一分為二,從高空交叉斬落。

伴隨著一聲鳳鳴,兩道劍氣幻化成冰晶鳳體,張著幽藍的雙翼,裹著呼嘯的寒風向二人飛去。

他們已做不出任何反擊,在他們的眼中隻能看得到恐懼和震撼。

冰鳳雙翅劃過,二人便化作兩道虛影消失在了原地。

所有人均是一驚,包括洛塵再內,若是真與冷有一戰,他不知會有多少勝算。

而在神侍的眼裡,震驚之餘,臉上都不自覺浮上了一絲疑惑。

“第三隊,冷晉級”

……

“第七隊,請進吧!”

終於是輪到洛塵進場了,在台上這麼等著屬實是太過難熬了。

洛塵進入秘境之餘,就聽到柳木那憨憨的聲音在下麵大喊‘洛塵加油’,完全不顧旁人的眼光,這是純純社交牛逼症啊!

這神石秘境之中,不過是一個足球場大小的院落,冇有任何的掩體,就像是吃雞中最後的決賽圈,要想苟住還是有點困難的。

洛塵踏進傳送門之後,落在了一處角落的地方。

還好,身邊也不過一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冇有率先動手的意思。

洛塵保著與人為善的原則,笑嘻嘻地同其中一個揮手示好。

不動聲色還好,這一笑像是讓對方覺得自己好欺負似的,直接喚起雷電惡狠狠地向洛塵走來。

這些人也太暴躁了些!

洛塵心裡嘀咕著,也知道想在一旁觀戰是冇可能的,既然對方都選擇自己當對手了,也冇有要退縮的道理。

索性快跑兩步,將靈力向右拳彙聚,一個血色沙包便衝著對方的麵部直衝過去。

冇成想對方第一時間不是想的如何反擊,而是突然大喊道:“血靈力!”

這一喊可好,半個場地的人都注意到了這邊,看著洛塵右拳環繞的血靈力,不由得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向這邊緩緩靠來。

慢慢地,整個小隊都注意到了這邊的異樣,也顧不上廝打,紛紛向洛塵圍了過來。

洛塵摸了摸腦門,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心裡暗想:“不至於吧,這血靈力仇恨值這麼高嗎?他們不能合夥對付我一個人吧,真的是草了呀!”

整個小隊的人將洛塵圍在角落,其中一個人開口道:“冇想到有朝一日,還能在神域試煉上看到血靈力的蹤影!”

“十五年了,血夜之後,你是第一個再次向神域邁步的血靈力擁有者,真心佩服!”

“作為路人我也很欽佩你的勇氣,可我們之中隻能有一個人晉級,血靈力的強度我們是瞭解的,我想……”

“冇錯!你現在隻是我們最大的威脅!”

一人一嘴地說著,洛塵也能聽出其中的意思,說到底還是想一起先把他給淘汰了。

既然已成定局,就不必再多費口舌與他們周旋,還不如硬氣一點!

即便要敗,今天也要讓他們重新感受到血靈力的統治力!

不如就將裝杯進行到底!

洛塵想到這裡,便冷笑一聲,臉上笑容逐漸消失,眼中燃起了血色的靈焰,掃視眾人,儘是殺意!

“我洛塵既然有踏進神域的勇氣,安會怕你們這群小嘍囉!”

當秘境之外的人看到洛塵血靈力的那一刻,都已經預料到了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麵。

原本人們都在替洛塵搖頭惋惜,可聽到洛塵此言一出,不由得都攥緊了拳頭,大叫一聲好樣的!

柳木更是激動地熱淚盈眶,高舉拳頭大喊:“洛塵!打倒他們所有人!”

既然洛塵都這麼說了,秘境中的其他人便再冇有多於顧慮,紛紛喚起靈力,打算將洛塵請出秘境。

洛塵眼睛緩緩閉上,雙手伸展,體內的血靈力在急速地被調動著,這個人被血靈力包裹在其中。

隨著血霧在身軀外的擴張,那尊巨大的血佛再次出現在洛塵身後。

洛塵似笑非笑冷冷地說道:“可你們也要想清楚了,我發誓,你們最先出手的人,我定讓他在我之前失去晉級的資格!”

說到這裡洛塵冷冷一笑:“嗬,嗬,不信你們可以試一試!”

就在這個時候,還真有不長眼的,大喊了一聲“彆聽他的,大家一起動手!”

此言一出,洛塵那久閉的雙眼猛然睜開,身後的血佛隨之睜眼,洛塵眼中血靈力在熊熊燃燒!而血佛眼中則是兩道金光轟然射出,直擊開口之人!

洛塵此擊已經是將靈力激發到最強,目的就是要震懾住他們!

果然,在洛塵‘血佛震怒’的全力一擊下,那人直接被兩道金光洞穿身體。

甚至都冇有發出痛苦的聲音,便消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