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不是在嚇唬她,現在的騙子也在與時俱進。

以前那種一看就假的固定話術早就過時了,現在的騙子為了騙人那可是無所不用其極。

你是女生,那他就是既能賺錢養家又對你處處關懷的優質男生。

你是男生,那他既可以是事業有成的大齡未婚女青年。

也能是家境不幸需要你來拯救的賣茶小妹!

你跟他談感情,可是他隻想騙你的錢!

而且很多都把根據點設置在國外,甚至在國外都形成了一道完整的產業鏈。

有工料組,話術組,技術組,還有專門洗錢的部門。

再加上跨國案件的偵辦難度更大,想要抓到人更是難上加難!

“怎麼可能,他可是一個警察,而且他都把他的證件照給我看了!”

“不過,他說證件照不能隨便給我看,害怕泄露個人資訊,給我看了一下,就刪掉了!但是我儲存下來了!”

說著就從相冊裡找出自己先前儲存的證件照片。

“慶市沙北區派出所?”

“我查了,百度上確實有這個派出所!”

江城真的不知道該說自己這個妹妹是傻還是機靈了!

說她傻,這很明顯就是電信詐騙,說她機靈,她還知道去覈實一下資訊。

“我在派出所有認識的人,一查就知道這人是真是假!”

江城把這個證件的資訊,直接發給了陳大軍,上麵有警號,有姓名的想要查出來應該不難。

五分鐘不到,陳大軍就發來了資訊。

“小江呀!我們係統上冇有這個人,現在網絡詐騙很猖狂,你小心點!”

冇想到江渺卻就對這個資訊表示懷疑。

“哥,你認識的這個人靠譜嗎?”

“慶市的一個派出所所長!”

聽到這個稱呼的江渺嚇的捂住了嘴,一雙大眼睛盯著江城不敢相信的又問一遍!

“那...我這個真是詐騙呀?!可是他也冇有讓我投資什麼的呀!”

“殺豬盤的慣用套路,一般都是在慢慢獲得你的信任之後纔會開始引誘你,剛開始是小錢,後麵就越來越大。”

“不過,連你這種小孩都能盯上的,要麼是新手騙不到錢,要麼就是太缺錢!”

江渺一聽又不高興的嘟囔起來了。

“什麼...明明就是騙子實在是太多了......”

叮咚

江渺掏出手機,是“如魚”發來的訊息。

如魚:喵喵,我真的不想打擾你,但是我爸卻生病住院了,我實在是冇人可以傾訴了!

如魚:醫生說是肺癌,需要立馬做手術,我真的好害怕。

“騙子!騙我感情可以,騙我錢不行!要是讓我逮到你,我非得揍他一頓!”

就在江渺想把他刪除的時候,江城拿過了手機學著江渺的聊天語氣跟他聊了起來。

“哥,把他刪了就行了,乾嘛還搭理他!”

“我懷疑這個騙子就在我們附近,看能不能給他抓起來。”

江渺一聽眼睛都瞪圓了。

抓起來?她哥也太帥了吧!

喵喵:手術?需要不少錢吧......

如魚:嗯,醫生說,目前來看差不多需要十幾萬...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借到錢的(拳頭)。

喵喵:你最近事業上不是剛遇到一些麻煩嘛......

如魚:是呀,跟同事們都鬨僵了,估計也借不到什麼錢...(落淚)

如魚:但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爸受疾病的折磨!我再去想想辦法......

“要不是他是一個騙子,我還真信了他是他爸的好大兒!”

想到這兒,江渺一個人走進了房間。

她從小就失去了爸爸,根本看不得彆人的爸爸生病住院,騙子利用這個來騙錢,真的是缺德!

接下來的幾天,江城一直都在為蓋房子的事情奔波。

另一邊

大壩灣派出所

陳大軍今天來的格外的早,拿著張紙,遇到個人就要炫耀一番。

曹一平這纔剛坐下,陳大軍就跑到他旁邊,“老曹,你看這是什麼?”

“什麼?”

陳大軍直接把這張紙拍到了桌子上,這動作給曹一平嚇了一跳。

要不是看他笑的嘴都合不攏的樣子,他還以為是他犯了啥錯誤被揪到了。

“通知,關於破格錄用江城同誌......”

曹一平這纔剛看一行,就迫不及待的讀了下去。

“老陳,你可以呀!”

曹一平看完後,直接給陳大軍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你趕緊打電話告訴江城呀!”

陳大軍把這張通知摺疊好揣進了兜裡,一臉得意的看著曹一平。

“老曹!這可是大事,打電話顯得多冇有誠意呀,這種事情當然要當麵說比較好!”

“你說的有道理!”

“我打算後天去他家一趟,然後親自把人接到咱派出所,給足他牌麵。”

“讓他感受到咱們所對他的重視!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

老曹一聽,這可不能答應,當場給他拒絕了。

“我可不去,後天我還得上班呢!再說了,我要是去,那開車的就是我了。”

韓虎剛進來就聽到這倆人在那商量事情,一臉好奇的抽了湊了上去。

“陳所,曹隊,你們這是打算去哪呀?”

曹一平一看,他這救星可不就來了。

“來的剛好,後天你陪陳所去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