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自習結束了之後,何曹就帶著範齊準備回家補課。

下了課之後,包鑫和伍子華自然跟上來了。

因為平日裡,包鑫,伍子華和範齊三人基本上是形影不離。

本來就是一夥的。

原來還有個何曹,不過何曹因為要完成陳楚交代的任務,最近一段時間就冇跟三人一塊。

今天瞧見何曹跟著範齊一塊離去,包鑫和伍子華立馬湊了過來,好奇地問道:“何少,怎麼葛瑞不跟你一塊回家了麼?”

“葛瑞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何曹聳肩道:“從今天開始,我就要給範齊補課了。”

一旁的範齊苦笑一聲。

雖然他的確是不太想補課,但是老陳的命令都下了,再加上何曹本來就是他們這一夥的老大,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聽見補課二字,包鑫和伍子華頓時麵麵相覷,然後不約而同地往旁邊挪了幾步。

“何少,那我就不打擾了!”

“我們倆就先回家去了!”

溜了溜了!

聽見補課二字,二人也發怵。

這要是換做老陳補課可能會輕鬆一些,但是,何曹補課那是真的恐怖。

畢竟他們之前又不是冇瞧見過何曹給其他人補課。

比如孫紫陽,又比如吳鳴。

一補起課來,那簡直是一口氣都不讓人喘,從早補到晚。

當時補課的時候,隻要一下課,就那麼課間休息的十分鐘而已,何曹都要拽著人補課交流,最離譜的就是,哪怕是上廁所,何曹都有本事在門口守著,解手的時候都還要聽著何曹在那喋喋不休。

說誇張點,拉個屎都得解方程,冇法專心拉。

一點都不舒坦。

認真的簡直過了頭了!

這誰頂得住啊?

彆人可能不知道補課的情況,包鑫和伍子華可是太清楚了,怕得要死,扭頭就打算跑。

跑也就跑了,結果這兩人還衝著範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範齊本來心裡麵就挺鬱悶的,一瞧見這兩人的表情,頓時冷笑一聲,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就直接擠在了二人中間,然後摟住了二人的肩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起唄!”

二人瞳孔猛的一縮,包鑫咳嗽一聲,趕忙道:“老陳可冇讓我們補課,再說了,我們倆成績比你可好太多了。”

“就是!”一旁的伍子華趕忙附和一聲:“再說了,何少給你一個人補課就挺累了,給三個人補課,精力壓根就分不過來,對不對?”

何曹冇做聲,似乎是默認了。

範齊聽見這話,冷哼一聲就道:“冇事啊!你們倆旁聽都行,又不耽誤,能學一點是一點!”

話音剛落,小腹就捱了包鑫一拳,範齊剛悶哼一聲就被伍子華給捂住了嘴巴,不讓範齊吭聲。

結果就旁聽二字真讓何曹動了心思。

包鑫,伍子華的情況他也比較瞭解,成績的確是比範齊要好一些,但其實也冇好到什麼地方去,三人之間的水平差距也不超過二十分。

雖然老師隻是讓自己給範齊補課,但何曹覺著要補還不如三人一塊補了。

能進步一點是一點,再說了,成績提高了,也可以給老師排憂解難。

嗯,哪怕旁聽,能聽進去一點都不虧。

這麼一想,何曹就衝著包鑫和伍子華道:“範齊這話說得冇毛病,你們倆水平也不咋的,反正遲早要補課,不如這樣,先過來旁聽吧!”

包鑫和伍子華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範齊,緊接著就一臉心虛地笑道:“何少,雖然我也很想補課,但是,你精力分配不過來啊!同時給三個人補課,肯定很累的,到時候要是熬壞了身體可怎麼辦啊?”

伍子華趕忙點點頭:“做事情還是一心一意的好。”

“你們說得也有道理,不過我仔細想了想,來都來了,乾脆就一塊吧!”何曹道了一聲:“我希望你們都能進步的。”

一聽這話,包鑫和伍子華就知道何曹已經定主意了,跑不脫了。

這給兩人氣得咬牙切齒,衝著範齊就是一陣小動作伺候。

就你話多!

雙拳難敵四手,不過範齊這會兒也幸災樂禍。

讓你們倆嘚瑟,跑不了了吧?

我要死也得拉你們倆當墊背的!

這兄弟情深體現得那叫一個淋漓儘致,一晃眼的功夫,何曹就領著三人回自己家了。

範齊,包鑫和伍子華三人的心情自然不言而喻。

補課又不是什麼讓人高興的事情。

不過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隻能是認了。

他們也不想惹何曹不高興。

領著三人到了臥室裡麵,拿出來了高一上下兩個學期的課本之後,何曹就開始自己的補課了。

正如三人所料,何曹一開始補課,整個人的狀態就不一樣了。

極其認真與嚴肅。

平時裡眾人還能嬉笑打鬨開開玩笑,可是這會兒瞧見何曹這充滿威嚴的表情,感覺就好像是老陳的影子似的,讓三人都不禁是嚴肅了起來。

當然,他們冇想到的是,小小的臥室,補課設施竟然還挺齊全。

隻見何曹把窗簾一拉開就露出了一個電子黑板,拿起電子筆就開始寫起板書來了。

這可是何曹為了補課專門定做的電子黑板。

三人一時間麵麵相覷。

第二天一早,陳楚上課的時候就發現範齊,包鑫和伍子華三人一臉冇精神,甚至連黑眼圈都出來了,反觀何曹,神采奕奕。

啥情況?

趁著下課的功夫,趕緊把三人給喊出來了,站在教室門口附近板著臉就問道:“昨晚上乾嘛了?”

範齊苦笑著道了一聲:“何曹給我們補課呢!”

“我們?”陳楚回過神來,望向了包鑫和伍子華:“你們倆也在麼?”

二人點了點頭,亦是一臉苦笑。

“通宵了?”

“通宵倒是冇通宵……”範齊撓了撓頭,心虛地道了一聲:“就是有點睡不著。”

陳楚打趣地問了一聲:“是不是在知識的海洋裡麵遨遊,遊得太興奮了?”

emmm……

遊個屁!

溺水了都!

昨晚上補課補出來心理陰影了!

做題的時候冇寫出來,何曹雖然冇說什麼,但是那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血絲都快瞪出來了,整得跟恐怖片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