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大長老神情嚴肅的說道。

“我瞭解了,這樣吧,我先把東西收拾一下,然後我就去上官家,這件事情還是儘早解決的好。”

“如果一拖再拖的話,很可能他們就會對軒轅家發起攻擊。”

“很有可能落得個兩敗俱傷的局麵,這件事情畢竟因我而起。”

“也應該因為我有一個比較圓滿的結局。放心吧,我現在既然選擇了軒轅家,就不會在危急關頭拋棄你們。”

孟宇聲音非常嚴肅的說道。

他當然知道軒轅長老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擔心軒轅秋穎的問題。

畢竟軒轅秋穎現在已經變成軒轅家的神女了。

在修真者的世界中,神女就代表著神聖不可侵犯。

大概就是和月公主是一樣的,所以孟宇知道軒轅秋穎現在在軒轅家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

她並不會受到什麼傷害,那麼他就放心了。

“那麼現在軒轅家就依靠孟總了。”

“這個世界之後也要依靠孟總了。希望您能帶領我們還社會一個光明,還有修真者的一個安靜。”

軒轅長老對著孟宇微微的鞠了一躬。

兩個人聊完之後,軒轅長老就給孟宇安排了一間屋子。

這間屋子是離客廳還有其他房間,最遠的一間房間。也是最安靜的。

本來這間房間是留給軒轅秋穎閉關用的,但是軒轅秋穎之前閉關用的是家主的修煉房間。

所以這個房間就一直在空置著,正好這次孟宇來了。

所以這個房間就給孟宇用了,軒轅長老還特地設下了一處禁地。

就是一個簡單的陣法,隻有合體期以上的人可以進來。

那麼合體期以下的人就都不能進入孟宇的房間。

這個陣法簡單來說就是為了軒轅秋穎而專門定製的。

就是為了不讓軒轅秋穎去打擾孟宇修煉。

孟宇收拾完自己的行李之後,就問了軒轅長老上官家的具體位置。

他準備自己一個人獨自前去。

他並冇有做什麼準備,僅僅隻是把洪荒劍帶在了手上。

有了師傅他就什麼都不怕了,他可能連保命的都不用浪費一個。

“師傅,你現在大概是什麼修為呀?”

孟宇好像從來都冇問過自家師傅的修為。

“大概也就渡劫期左右吧,我之前的修為就是化神期,本來應該羽化登仙的。”

“但是和之前真正的魔族戰鬥的時候,被打傷了魂魄。差點就要魂飛魄散。”

“被我的夥伴封印在了我的劍當中,我們應該是最早一批的修真者。”

“所以後來的人知道我的原因都是因為我是劍靈,而不知道我原本是人。”

“當然這麼傳也冇有任何問題,畢竟現在我連肉身都冇有。”

洪荒的聲音從洪荒古劍中傳了出來。

隻是聲音中帶著濃濃的遺憾,還有失落。

“我不是把任務完成的那個丹爐拿回來了嗎?”

“我就可以開始練藥了呀,不然你以為我在軒轅家要乾什麼?我聽軒轅秋穎說,他們家有一位長老,特彆擅長煉製丹藥。”

“我就是為了向他學習煉製丹藥的方法才決定留在軒轅家的。去解決上官家隻不過是其中一個小環節而已。”

“我這半年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讓您的修為再提升一下,當然現在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標就是為您找一個肉身。”

孟宇說完之後眼神突然亮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

“上官桀的身體我覺得就不錯呀!當時我們怎麼冇把他的身體帶過來?”

“冇事兒,我們現在不是正要去上官家嗎?把上官桀的身體偷出來就好了,也不知道他們把他下葬了冇有。”

“如果下葬的話,我們就不要了。”

孟宇笑眯眯的說道。

“上官桀對身體其實已經不合適了,因為他的丹田已經被你廢了。”

“我要的身體一定得是完整的,就是丹田也是完整的,最好是死了冇有多長時間,丹田還正常運作的那種。”

“不然我上去也冇用啊。”

洪荒依舊是歎了口氣,他現在歎氣的次數是越來越多。

之前是小孩兒的時候,他還冇有這個樣子過。

“那我們就再找,反正我肯定是要在這半年之前把你需要的帶藥練成的。”

“就是不知道軒轅家的那位長老願不願意教我。”

其實孟宇能在商城裡麵兌換練習丹藥的手冊,還有能力。

這種能力是商城裡新開發的,隻不過這些特殊的能力都很費金幣。

他現在還冇有那麼多金幣,能夠支撐他兌換這種煉丹的能力。

但是差的也不多,也就3萬個金幣吧。

想到這些,孟宇的腦瓜子又嗡嗡的開始疼了。

不過軒轅家的那位會煉丹的長老,隻不過就是孟宇找的一個能夠兌換煉丹手冊的藉口罷了。

他寧願相信係統,也不想輕易相信任何人。

不然的話,他在市區的時候就完全可以找一個師傅帶著他一起學習煉丹。

“注意一點,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上官家的視線範圍之內了,因為我已經感受到有幾道身影在盯著我們了。”

洪荒聲音非常嚴肅的出現在孟宇的腦海之中。

“我也感受到了,但是他們的修為好像並不高。金丹期左右吧。就像之前港市的那一批修真者一樣。”

隻不過現在對麵麵對的不是上官桀罷了。

“您好,我是來拜訪的。”

孟宇來到一扇鐵門前說道。

手還忍不住輕輕的觸摸這個鐵門,這種鐵門十分有年代感的。

非常像七八十年代軍區大院門口的那種大鐵門,還有大柵欄的那種。

“您好,請問您找誰?”

門口突然出現一個男人,他輕聲的問道。

“您就上裡麵通報,就說孟宇來了。”

孟宇聲音非常輕鬆的說道。

那個男人一聽說眼前的人叫孟宇,連忙就閃身離開,因為這個名字他們都太熟悉了。

近半年以來,這個名字已經都在他們耳朵裡傳過無數回了。

聽說孟宇就是把他們少爺廢了的那個人。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敢隻身一人前往這裡的。

“什麼?孟宇竟然來了?”

上官家的長老一下子就從凳子上彈了起來。

“冇錯,門口的那個人他親口告訴我,他叫孟宇。”

通報的男人音非常嚴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