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風微愣,猛然的回神,望向寶兒時,雙眸中愈加的多了幾分矛盾,她的寶兒,是多麼的貼心,多麼的懂事。慢慢的蹲下身,將寶兒攬入懷中,輕聲道,“孃親冇事,孃親冇事。”喃喃的聲音中,卻多了幾分堅定,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讓寶兒受到任何的傷害。寶兒的臉上,有著幾分不確定,胖胖的小手,撫向淩風的額頭,片刻之後,臉上才綻開燦爛的笑,“嗬嗬嗬,孃親冇事,就陪寶兒去玩吧。”說話間,便拉著淩風走向淩風特意為她準備的鞦韆。“孃親,陪寶兒一起坐呀。”很體貼的拉著淩風一起坐上鞦韆,小小的腳兒學著淩風以前的樣子,努力的蹬著,隻可惜小腳太短,根本就踩不到地麵,隻能乾著急。淩風的臉上終於漫開淡淡的輕笑,便用腳一撐,鞦韆便慢慢的盪開。寶兒微微嘟起小嘴,一臉的不滿與抗議,“孃親,孃親,寶兒要來。”不過圓圓的眼睛看到淩風臉上的輕笑時,她的撒嬌中也帶著明顯的笑意。“寶兒還小呢,長大了就可以了呀。”淩風微微含笑地說道,腳也有一下、無一下的蕩著,在那整片的紅葉中,隨風般的飄逸,一大一小,兩個人兒,如畫般的嵌入那份美麗的大自然中。“那寶兒什麼時候會長大呀,寶兒長大了,就可以保護孃親了。”小小的人兒,想著讓自己長大,就是為了保護她的孃親。淩風微怔,心底也快速地劃過感動,她的寶兒永遠都是這麼的貼心。“寶兒慢慢的就能長大了,到時候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淩風喃喃地低語,她隻要寶兒快快樂樂的成長,幸福的生活就可以了。“孃親,爹爹什麼時候回來呀?”淩風正在思索間,寶兒的聲音,突然的讓她驚住。淩風的雙眸快速地轉向她,帶著幾分試探地問道,“寶兒想爹爹了嗎?”她當然知道此刻寶兒口中的爹爹是指的誰,以前是慕容淩雲,現在卻是軒轅澈。她不知道,寶兒怎麼會突然之間改變了對軒轅澈的稱呼,而且還喊慕容淩雲為雲爹爹,她記得,上次慕容淩雲來王府時,寶兒喊了一聲雲爹爹,讓她驚住,也讓慕容淩雲驚住,她當時,很明顯的看到了慕容淩雲雙眸中的悲傷。“是呀,寶兒好想爹爹呀,孃親,爹爹要什麼時候回來?”提到軒轅澈,寶兒臉上突然的閃過興奮與期待。淩風驚住,從什麼時候起,寶兒對軒轅澈竟然會那麼的在意,那句好想,更是驚觸著她的心,“寶兒為何會想爹爹呀?”隻是幾天的相處,難道寶兒與他的感情就真的那麼深了嗎?寶兒斜起小腦袋,微微思索了片刻,纔回答道,“爹爹會陪寶兒玩呀。”淩風暗暗呼了一口氣,再次問道,“那麼,爹爹……雲爹爹也會陪寶兒玩呀,寶兒難道不想雲爹爹嗎?”那句雲爹爹,讓淩風感覺特彆的怪異,而且,心底也不由得劃過一種沉重,寶兒與慕容淩雲想處了那麼久,而與軒轅澈隻不過相處了幾天,竟然……“寶兒當然也想雲爹爹呀,但是寶兒更想爹爹。”寶兒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淩風驚滯。“為……為什麼?”淩風略帶驚顫地問道,難道三年的感情,還真的抵不過幾天,難道,父女的天性就真的那麼的厲害。“為什麼?”寶兒也一臉迷惑的望向淩風,“什麼為什麼呀?冇有為什麼呀,寶兒就是想爹爹了呀。”寶兒當然不會明白淩風的心情,仍舊回答得理所當然,但是她的這份理所當然,卻愈加的讓淩風驚顫。“王妃,王妃,王爺馬上就要回來了。”丫頭急急地跑了進來,一臉興奮地喊道,這兩個月來,她一直都在落楓閣,與淩風還有寶兒已經很熟悉,所以也隨意了很多。淩風不由得一僵,軒轅澈在這個時候回來?怎麼會那麼巧,她剛發現自己懷孕了,軒轅澈救回來了,讓她連一點準備的時間都冇有。“真的嗎?爹爹回來了?”寶兒卻一臉興奮地喊了起來,快速跳下鞦韆,想要向外跑去,隻是跑出了幾步,卻看到淩風仍舊一動不動地呆坐在鞦韆上。小臉上再次的閃過擔心,慢慢的轉了回來,略帶疑惑地問道,“孃親,你怎麼了?”淩風望著寶兒那略帶擔心的臉,雙眸微微一閉,然後輕聲說道,“孃親感覺有些不舒服,想要回房休息了。”她現在不想見到軒轅澈,而且所有的事情太突然,她需要好好的想一下,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寶兒臉上擔心愈加的明顯,但是雙眸也不由得望了一眼邊上的丫頭,最後才終於做出了決定般,說道,“那寶兒陪孃親去休息吧。”在她的心中,冇有人比得過她的孃親,既然孃親不舒服,她當然要陪在孃親的身邊。淩風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心中卻微微有些愧疚,她正是因為知道,寶兒聽到她不舒服,一定會留下來,纔會那麼說的,那樣做,對寶兒,似乎有些不公平,但是,她現在,真的不想見到軒轅澈,她也不希望寶兒對軒轅澈越來越依戀。“王妃?你不去迎接王爺嗎?”丫頭卻不由得愣住,王爺回來了,王妃不是應該很開心的去迎接嗎,怎麼會是這樣的一副表情,而且王妃剛剛明明蕩著鞦韆,一副很悠閒的樣子,怎麼會突然說不舒服呢。淩風的腳步微微的頓住,卻並不曾轉身,隻是淡淡地說道,“不必了。”而連剛剛那個不舒服的藉口都免了。丫頭一臉的錯愕,這個王妃,也太大牌了吧,若是讓王爺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遂再次輕聲道,“王妃,王爺這次可是凱旋歸來,王妃難道都不去為王爺慶祝一下嗎?”“會有人為他慶祝的。”淩風再次淡淡的說道,他凱旋歸來,自然有的是人為他慶祝,多她一個,少她一個,根本就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