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門給予你們的獎勵,就這些了。以後,你們要想獲取更多的修煉資源,得到更高級彆的功法書籍,就必須用金銀來購買,或者完成宗門釋出的任務,用積分來兌換。”

“宗門除了傳授美食的製作方法以外,還提供一些免費的配料和調料,不過,大部分食材,都必須你們自己去獲取,纔可以去學習美食的製作。今天的這一次考覈,就是讓你們進入到凶獸山中,捕殺獵物,獲取食材,順便看看你們的實戰能力如何?”

“凶獸山雖然是宗門的地盤,距離這裡也有一百多裡,對你們來說,路程確實有些遙遠,當天返回,時間不免有些倉促,為了不讓大家在路上耽誤太多的時間,宗門特彆準備了一些符文玉牌,可以將你們迅速地傳送過去。”

“這符文玉牌啟用以後,還可以指引道路,充當嚮導,以免你們誤入高級凶獸的活動區域。當你們需要返回,或者遇到無法抵抗的凶獸,有生命危險時,隻要捏碎手中的玉牌,就會立刻被傳送回來,返回宗門。”

“現在,我就把這些符文玉牌發給大家,你們被傳送過去以後,會進入中級凶獸的活動區域,到時候,你們可以組隊,相互配合著獵殺凶獸。”

“切記,無論有冇有捕殺到凶獸,所有人,都必須在天黑之前返回宗門。明天,你們就要去美食講堂學習美食製作,千萬不可耽誤!”

高堂主交代完這些事情以後,雙手一揚,瞬間,他手中就憑空多出了一塊塊玉牌,猶如落英花雨一般,紛紛揚揚,朝著入門弟子們甩了過去!

他扔出玉牌的力道,不快不慢,不緩不疾,每一塊玉牌,都恰到好處,剛好扔到每個弟子的手中。

眾弟子們全都條件反射一般,本能地握住了扔到手中的玉牌。

接過玉牌,眾人心中驚駭無比,高堂主對力量的掌控竟然如此精準,玉牌分毫不差,無一落空,簡直讓人不可思議!

郭嘯天也和大家一樣,隨手接住扔過來的玉牌,隻是,他不知道,他手中的這塊玉牌有些特彆 ,與眾不同。

這些玉牌,在甩出去以後,就被接二連三的紛紛啟用,玉牌表麵流光溢彩,符文閃爍,眨眼間開始了空間傳送。

符文玉牌剛一發動,郭嘯天就立刻感覺到,一股扭轉時空的力量,讓他瞬間脫離了地麵的引力,五彩流光籠罩著他的全身,浮光掠影,飛快地衝向天際。

刹那間,迎新堂門前的空地上,入門弟子們全部都消失無蹤,被迅速地傳送到凶獸山中。

這五彩流光來的快,去的也快,才幾個呼吸的時間,郭嘯天就腳踏實地,站穩了身形。隨著流光的迅速消散,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茫茫的荒野。隻見,這裡雜草叢生,空曠荒涼。

郭嘯天察覺到,此刻情形似乎有些不對。這空蕩的野外,隻有自己一個人在此孤零零地落腳,其餘的人蹤影皆無,全都不知去向。

“不對,大大的不對!剛纔高堂主曾經說過,大家會被傳送到同一地點,而且,芙蓉姐明明是和我站在一起的,怎麼現在也不見了?難道說,是我的符文玉牌出了什麼問題,突然失靈了?”郭嘯天心中大感疑惑。

他拿起玉牌,想檢視一下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何種凶獸活動的區域,可是,玉牌卻黯淡無光,不見絲毫的符文波動,引路的功能似乎也消失了。

“難道,這玉牌被人動了手腳?按說,高堂主和我無冤無仇,不應該來對付我,他會不會是受了慕容白的指使,纔來加害於我?”郭嘯天胡亂揣測著,“看來,今後在鹿鼎宗,我要多加小心纔是。”

他摸不清這片荒野到底是什麼地方,有冇有高級的凶獸出冇,不敢貿然離開這裡亂闖,就仔細觀察了一番四周的環境,暫時冇發現什麼危險情況。他這才放下心來,從納戒中取出一本《凶禽凶獸圖鑒》,坐在地上翻看起來。

翻開這本厚厚的書籍,隻見第一頁的簡介上寫著: 凶禽凶獸的等級,是以它們身體的力量來劃分,1~3萬斤的力量,為低級的凶禽凶獸,4~6萬斤的力量,為中級的凶禽凶獸,6~9萬斤的力量,為高級的凶禽凶獸。

一些血脈高貴的凶禽凶獸,可以進化成為猛禽猛獸,王禽王獸,甚至可以達到更高的等級。無論何種凶禽凶獸,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像人身上的死穴一樣,如果能夠抓住這個要害部位,一擊必殺。

書籍目錄上,還羅列了近百種凶禽凶獸的名稱。書的正文,記錄了各種凶禽凶獸的外形特征、生活習性,以及捕獵技巧,而且配有許多插圖。這本書圖文並茂,洋洋萬言,內容非常的詳儘,通俗易懂。

隨後,他又翻閱了《全素食材圖錄》,書中介紹了各種植物的生長環境,辨彆方法,以及采摘技巧,根據插圖的描繪,可以按圖索驥,來瞭解各種植物的名稱和功效。

郭嘯天體內的美食細胞被啟用以後,腦細胞也被強化不少,現在,他已經可以做到過目不忘。他把這兩本書看完以後,書中所有的內容,馬上就全部記住了,無一遺漏,爛熟於心。

就在郭嘯天拿出最後一本《凡品美食圖譜》書,剛準備瀏覽時,突然,遠處狼煙四起,塵土飛揚,一陣陣狼的嚎叫聲不斷傳來。

郭嘯天急忙施展出“鷹之眼”檢視,隻見,這些狼正朝著他這邊奔跑過來,速度飛快,就好似一陣疾風。

這些狼的身軀足有3米多長,耳朵尖尖地豎立著,毛皮光亮順滑,渾身上下黝黑一片,冇有一根雜毛。

根據這些明顯的特征,郭嘯天一眼就認出,這些狼群,正是《凶禽凶獸圖鑒》上所描述的,初級凶獸疾風狼。

“一隻、兩隻、三隻……”郭嘯天數了數,不多不少,整整有十五隻疾風狼,風馳電掣般朝這邊飛奔而來。

眼看著這些狼群越來越近,馬上就到跑跟前,郭嘯天暗叫一聲:“不好!”

雖說,這些疾風狼隻是最低級的凶獸,僅有3萬斤的攻擊和防禦力量,可是,疾風狼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俗話說,“好漢難敵四手,惡虎害怕群狼!”如果隻是幾隻疾風狼,他還可以勉強對付,但這些狼成群結隊,蜂擁而來,僅有著3品食氣境界的郭嘯天,修為根本不夠看,很難抵擋住這些狼群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