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城送影山時,青狼隊的另一名一年級主力安彥將默默的找上了月島螢。

"怎麼,勝方的【至強】要來評判我這個【敗犬】嗎。”月島嘴角一提就譏諷起來。

“冇有,因為我隻是個【至強】後麵的小螻蟻,不過小螻蟻想看看【敗犬】的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怎麼可能,排球隻不過是個運動社團罷了,況且你們把影山【怪人快攻】給攔死了,我真的超高興能看到影山吃癟的樣子。”

“是嗎?哈哈,你自己心裡清楚,我明白你的感受。””因為曾經的我也是這樣啊“安彥將心裡補充了一句。

“嗬嗬,隨便你認為。”月島說完便轉身就走,隻不過在轉身後,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些煩躁,“嘖”了一聲。

安彥將望著遠去的背影,呢喃自語:“希望下次再見時,是在球場上麵對麵將你的內心徹底打開,我的“同類”啊!!”

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願你我都能在頂峰相見。

--------------------------------------------------------------------分割線

等到隊伍全部集合完畢後,一箇中年男人從體育館外拍著手,一邊鼓掌一邊走了進來。

一年級的人都有些疑惑“這大叔誰啊?”,一男前輩有些無奈“清風教練,你總算記起來你是我們的排球教練了嗎!!"

中年男人臉不紅心不跳的回答:”咳咳,作為一名新時代排球教練,需要時刻掌握新的排球戰略和計謀,所以我親自加入了中年組排球隊,體驗選手的感覺,才能更好的執教是把......”

“所以你是想打排球手癢瞭然後就跟老隊友去參加了中年組比賽?算了,給一年級的各位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教練----清風野畎,曾是青狼進軍全國時的主將兼二傳手,掌聲歡迎~”

清風野畎“緬甸的”笑了笑,接著說道“你們剛剛的練習賽我看了,不得不說,即使在我們和烏野進軍全國的時期,我們的成員也冇有向像影山飛雄和千城那樣的技術。”

千城略有意外,第一次見麵這位中年大叔教練已經把全部一年級的名字記下了,一絲不差地。

“無論是影山還是那個小不點,他們都是一群【饑餓】狀態下的烏鴉,烏鴉是一群【雜食性】動物,在他們看到食物之後,會貪婪的,無視一切的進食,他們很快就會追了上來,但我們隊伍怎麼說呢,我們就像在荒野上尋找【獵物】的狼,我們並不是【雜食性】動物,所以我們要精挑細選,真正地找到能夠適應我們隊伍的【獵物】。”

“從戰術上,你們用的比較多的是時間差與主攻戰術中的平拉開戰術,但過於依賴二傳手的技術與體能,容易被針對,所以你們得思考一下該穿插著什麼其它的戰術。”

(平拉開戰術:指針對主攻手而言,二傳將到位的球以平且快的方式傳到4號位,主攻手搶點扣球。通俗來講就是二傳手在他位置的右邊以平且快的方式把球送到右邊給主攻手扣球

時間差戰術:指二傳在傳球時故意改變節奏使攔網提早落體,給扣球手一個無攔網的扣球。)

“那個......教練,我還有一個方法,通過看飛雄和小不點的快攻有了靈感。”千城突然發言

“噢,那個快攻嗎?隻有像日向那樣的能無條件相信傳球手的球員才能成功吧?雖然你有那個實力,但也冇有人能配合你。”

不愧是教練,一眼就看出來【怪人快攻】的實質了。“那讓球在空中停下一瞬間呢?雖然前輩們做不到閉著眼睛扣球,但應該能做到相信我而起跳,然後,球會在麵前停下,雖然隻有一瞬,但會讓前輩們擁有更多進攻選擇。”千城口出驚人。

“挺下一瞬間?你是說把傳球點的最高點作為擊球點嗎?那樣確實可行,還能擁有更多的多樣性,千城,這絕對是跨越性的想法,比賽之前能掌握嗎?”

“當然是跨越性,隻不過是小飛雄他們的想法罷了,飛雄啊飛雄,你的想法我先用著了,改天我再教你其他的,先欠著,嘿嘿!”千城心裡想到,還不忘迴應教練“OK,保證完成。”

(原著有解釋,但在這還是說一下,最高點指一個弧線傳球,必然會在某一個高度到達頂點,然後落下,而這個頂點和落下時的頂點是重合的,會有一瞬間的停頓。詳細解說請看《排球少年》非常好看的一部動漫!!)

“好了,現在都趕快拉伸完回家,接下來我會親自掌管訓練,準備好了嗎!”

"是~~“

”怎麼都死氣沉沉的,這可是教練尊貴的鼓勵!!”

“是!!!”

“好了,回家吧。”

(ps:接下來小小劇透一下,或許你們會覺得女主喜歡男主太過於無腦,但其實是一個伏筆,接下來的一章會說到,請不要噴的太厲害……其實前麵還有幾個伏筆,後麵的章節會繼續說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