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到烏野發球,站在發球線上的是影山,隻見他緊緊地盯著大朝剛田,千城就知道激將法已經奏效了。“小飛雄啊,小飛雄,現在的你還是太嫩了。”

大朝剛田同樣感受到了影山的視線,隻見他對影山微微一笑,彷彿在說,【有本事就發過來】,千城的內心瘋狂為剛田call。”剛田前輩這一笑比我的激將法效果好多了,小飛雄,接受我的調教吧,哈哈!!“

影山助跑發球,一記大力跳發正對大朝剛田襲來,【啪】球被穩穩接起,千城立馬跟上,一記背傳無視了川端剛一的要球,把求傳給了左路的雄二前輩。雄二一把跳起,一記直球扣去,網前卻突然出現了一雙長手,【一次觸球】

月島螢大喊,千城頭上黑線浮現,“差點忘了這小子了,烏野為數不多用了腦子打球的副攻。”

“我來”,影山示意傳球。前輩們下意識用目光尋找著日向,顯然剛剛的那球還在他們腦海中揮之不去。隻見日向向右邊跑去,前輩們立馬跟了上去。

“左路!”千城見後急忙大喊,可是已經為時過晚,球傳到了左路田中龍之介手中,一記直球扣殺得分。“好耶!!“,田中和日向大叫著。。

“一男隊長,黑佐前輩,一城前輩過來下”千城示意他們過來,“怎麼了?”一男問道。“一男前輩你不用管小不點的進攻,你太在意了,小不點的進攻我們攔不住,那麼我們就讓他按我們想要的球路打,這就要黑佐前輩的一對一攔網了。

小不點是閉著眼的,所以球的控製是由小飛雄來決定的,所以我們隻需要看著日向的動作便能猜測到扣球的方向,就能進行攔網,但如果冇跟上,也能限製他的球路,讓一城前輩接。”

所謂的【怪人快攻】不過是個殘缺品而已,冇人比千城更加清楚,包括創造者影山和日向,所以他們的弱點也一覽無遺,要不然也不會在夏高中輸給青城了。

影山再次發球,隻不過由於發力過大,出界失分,影山不滿的【嘖】了一聲。發球權再次轉換,宗宮一男上手發球,球穩穩得往田中龍之介飄去。田中成功接起,球飛向二傳影山的位置,“日向!!”影山大喊,同時,一記身影也網邊飛馳而去。

“影山!!”日向在口中叫喚,球猶如一把離弦之劍送到了了日向麵前。【看清楚了】黑佐博司的目光之中,日向的動作一覽無遺。起跳,在日向的手與排球接觸之時,一座【高牆】立在了他的麵前。

【啪】日向和影山的【怪人快攻】被首次攔下,【攔網得分】

“good ball黑佐前輩。”即使是千城也冇想到,剛剛提出【怪人快攻】的弱點黑佐前輩就能攔網得分了。一方麵是黑佐博司的攔網能力強,但最重要的一方麵是,這【弱點】在經過千城的提醒後,在一個經驗豐富的攔網眼中,被無限放大了“。

日向,影山紛紛愕然,顯然【怪人快攻】首次被攔還是對他們有了很大的打擊,而日向很快就恢複了過來,隻是眼中的【饑渴】更加嚴重了,讓千城都不免震撼,怪不得及川徹和宮侑會覺得日向是個【可怕】的進攻手。

而另一邊的影山卻開始浮躁了起來,這對於一個以冷靜,精密傳球的二傳來說,這是致命的。

一男前輩又是一記上手發球,球同樣被接了起來,由於剛剛日向被攔的影響,球接的有些偏了,但影山突然向球衝去,同時日向也動了,【咻~】的一聲,球被傳到已經在空中的日向,前方冇有【高牆】

“小飛雄真是個怪物啊,在浮躁不安的情況下還能在助跑中把球精確無誤的傳到小不點手裡,可是隻是無用功罷了”

在日向扣球的方向,一城健立在了那,“你會打向這的吧”一城健的動作給眾人這樣的一種感覺,不出所料,球直直向他飛來,【啪】球被接起,千城突然出現,一記傳球給了等待已久的川端剛一,一記大力扣殺,直接打穿了月島的攔網,發出震耳的響聲。

“剛一前輩!!”稻木雄二已經掛在了川端剛一的身上,嘴上還再叫喊著,而川端剛一也跟著揮手大叫,妥妥兩活寶……千城有些頭疼。一男直接把雄二扯了下來,用帶殺氣的眼神輕聲說道:“在喊把你給扔狗窩裡麵去。”雄二立馬嚴肅了起來。

烏野的人都意識到了,【怪人快攻】已經被破解了!!

接下來的回合,冇有了【怪人快攻】的威脅,以一男前輩組織的三人攔網,把還未徹底解開心結的烏野王牌----東峰旭徹底封死,比賽最終以【25:19】【25:22】勝出

雖然第一局過後日向用他驚人的運動神經使出了跑位【怪人快攻】,把青狼逼入險境,但還是被黑佐博司限製,以兩分的分差輸掉比賽。

賽後,千城找到了影山,“小飛雄,你真的傳出了小不點想要的傳球了嗎?這應該不是我第一個提出了的吧?聽說你們前段時間和青城打過交流賽了,我不信及川前輩冇注意到。”千城帶著戲謔的眼神看著影山,影山默而不語。“好了,現在的你們就像剛展開翅膀的【雛鴉】,進化把!!飛雄,我希望能在全國的賽場上,再一次看見烏鴉飛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