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狼先發,烏野接發。

站在發球線外的是千城,此時的他異常興奮,他在所有人麵前指了指西穀,心裡暗自想到,“接招吧,西穀,看我把你們隊的守護神轟炸得分,徹底摧毀你們的信仰,小飛雄,小不點,準備活在我的陰影之下吧,哈哈哈哈!!”

青狼眾人都突然緊繃,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這小子上頭了】,一男甚至捂住了自己的後腦勺,心裡有些害怕,“這小子不會給我來一發,報當時冇拉住進介的仇吧……”

在他們的背後,千城眼神集中,【呼~】,深呼吸時明確的感受到了心跳的頻率,“真™興奮,上頭就上頭吧”,【100%】走起。

球被高高扔起,千城助跑起跳,身體彎曲蓄力,然後在球落到頭上時突然伸展開來,帶動手臂,【砰】,球在西穀身旁穿過,帶著陣陣淩風,吹起了西穀的髮絲。發球得分!!!

烏野眾人驚訝的望向西穀,但西穀緊緊的盯著我,“你的發球,我【看清楚】了。”大地也微微一笑,這就是烏野的【守護神】,我們從未擔心過的人。

此時場外,清水潔子與竹清絢子正站在一起交談,一白一黑,正所謂黑白雙煞,清冷禦姐,如同初春的雪山,景象萬千,依舊很大……呸,很美。

“竹清同學,你們排球部的二傳手很厲害嘛,而且與影山是同一年級的吧?”清水問絢子,“額~是的,其實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打排球的樣子,不過平時幾乎冇有看到過那麼活躍的他。”想起平時上課就趴在桌子裝死的千城,絢子有些不可想象。

“噢,這麼說平時的他你很關注咯?也是,畢竟他長得挺帥的,怎麼樣,表白了?”絢子的臉一下子就紅透了“冇~冇有,纔沒有關注,清水前輩你在說什麼呢!”清水一臉不信,轉過頭幽幽的說道:“還不下手的話,這隻豬就要被其他的白菜拱了,加油噢!”絢子小聲哼了一句,“纔不會給其他白菜機會呢,他我要慢慢攻略。”

-----------------------------------------------------------------------------------------------------分割線

【第二球】,千城目光和西穀對視著,散發著濃濃的戰意,【來,發向給我】,【我要擊潰他】兩種想法在他們腦海中盤旋。千城加速助跑,【100%】,把球狠狠的向西穀發去,當球準備觸地時,西穀突然出現在正前方,墊球,後翻滾卸力,球高高飛起,“影山!!”,影山飛雄出現在球的下方,而在同一時刻,田中助跑大聲喊“我來”,而在他麵前迅速組成了以一男為中心的三人攔網。

影山嘴角提起,在網前,一道身影一閃而過,高高躍起,影山的視角裡出現了一個準確無比的瞄準器,在日向揮手那一刻,把球送到了麵前,【砰】的一聲,球已經落地,【怪物快攻】。

即使是早有預料的千城,第一次親眼看到還是冇能反應過來,更彆說一男前輩他們了。

“小不點的眼睛可是閉著的”千城望向一男前輩們說道。在場外觀看著的進介不由感慨道,“其實並不是我太弱了,而是【怪物】一個又一個的出現啊!”

比賽纔剛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