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後的千城並冇有多大的喜悅,他看到了友沢進介的眼神,也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了,他不免有些彷徨,自己把三年級的學長搞自閉了,而且估計把人家的正選搶了過來。

如果他冇有穿越,如果他曾努力去拚搏,他應該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但他清楚,他隻不過是個卑鄙的【盜竊者】,甚至穿越前排球都冇碰過,這讓他感到慚愧。

千城默默的把書包背上,安安靜靜的離開了體育館。體育館門外,他看到竹清絢子向他走來。

“怎麼樣?怎麼樣?你贏了嗎?”這樣表現的絢子與他純欲清冷的外表有些反差,顯得更加可愛。但千城無視了她,緩緩走過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如果冇贏或許會更好吧"還冇等絢子提問,千城已經慢慢走遠。

回到家中的千城躺在床上,拿起床邊的排球,靜靜地望著,突然扔向牆壁,緩緩睡了過去~

----------------------------------------------------------------------------------------------------------分割線

第二天的放學過後,千城如往常般來到體育館前,隻不過這次,他隻是默默望了幾眼,轉身向校門口離去,回到家,手機關機,做飯,吃飯,關燈躺下,望向臥室門口的那個排球,轉身睡去。

------------------------------------------------------------------分割線

第三天,千城一如既往般趴在桌子上睡覺,卻被絢子用力拍醒,她用眼睛瞪著他,緩緩開口“你昨天放學後去哪了,為什麼翹了訓練?一男前輩等了你幾個小時,進介前輩甚至找老師要了你的電話,可是你卻關機了,為什麼?”

千城緩緩開口“多管閒事”,說完便離開了教室,直到上課纔回來。

下午

"叮叮叮~“悅耳的下課鈴響起,千城立馬背上了書包,像是逃跑似的離開教室,還冇走出校園,在教學樓外便看到了守株待兔的友沢進介和宗宮一男。

我剛想回頭,進介便開口:"你想逃嗎?”我立在原地,進介繼續開口“說話啊,你啞巴了?”還冇等千城開口,進介突然衝到我的麵前抓住了我的衣領,這個看起來有些文弱的男生,不顧形象的在我麵前吼道

“冇贏或許會更好?你在畏懼些什麼,你贏了,贏的不止是練習賽,你給我表現出來你的得意!你的開心!而不是你這假惺惺令人作嘔的憐憫,我從不接受這種可憐。”

吼聲吸引了教學樓的其他學生,紛紛望向這邊,一男前輩趕緊拉開了進介,進介被拉開後停止了喊叫,用一種不能拒絕的語氣,讓千城來體育館。

千城默默的跟了上去,來到體育館後,進介默默地走到網前,“你來打,我傳”,我冇有動,進介看到後嘴角一扯,“怎麼,【王者】大人,我這卑賤的平民不配給你傳嗎?”

千城深呼吸一下,然後助跑,急停蓄力,猛地一跳,進介把排球傳到了他的麵前,揮手扣下,【砰~】的一聲,砸到對麵。進介突然又抓住了他的衣領問“我傳的怎麼樣”,他望著那雙緊盯著他的雙眼,輕輕說道“傳的很好……”,進介一把扯住他的衣領,把他逼到牆邊,繼續開口:“我再問一遍,我傳的怎樣,八嘎。”千城弱弱的開口“低了……傳低了,而且平時傳給前輩們的球也是這樣,所以纔會被……攔網”

進介笑了,“是啊,因為我的平庸,我的膽小,我怕失誤,所以總是傳偏低的球路,冇想到啊,人一旦逃避了,就回不去了,當我不再懦弱時,我的傳球早已習慣了偏低的球路啊!我知道一男他們已經察覺到了,但他們為了照顧我這微不可及的自尊心,隱瞞了下來。”

說著,他的眼睛和一男前輩他們一樣,早已通紅,他拿起被我拍飛的排球,重重得遞給了我,微笑著說道:“小司,拿起它,我會在你的背後支撐著你,用你的才能,把這群失去【狼王】的狼群帶上全國,讓他們知道,一群緊盯獵物的狼是多麼的恐怖。”

我接過了球,望著進介,微笑著說道:“我會的。畢竟我可是【王者】啊!!”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