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中學?二傳手?”

“是的”

“我好像聽過你,淅川中學的影子,傀儡師?”

“woc,好羞恥,誰給我起的外號,啊啊啊,我要找個坑跳下去”千城久司的臉有些微紅

“傀儡師?噢,有記憶力,是和那個北川第一的共稱【王者】的那個?不過這比北川第一的那位影山倒低調不少,大多隻是聽說過,不過他的那句話倒是挺流傳的,【球場上的一切都由我二傳手操控】說完,大家都興沖沖的望向自己。

千城久司用手撓了撓臉,“額,這........年少輕狂,年少輕狂”,內心早已跳動不已,”啊啊啊啊啊啊,好中二啊,我要死了,兩輩子第一次感到那麼羞恥啊,啊啊啊啊啊。”

不過好在大家隻是略微感慨,便招呼開始訓練了。隻是在訓練過程中大家看到自己連個球的接不穩,不禁有些懷疑?千城久司隻好尷尬地笑了笑,手臂最近有點疼,勉強糊弄過去了,因為他確實疼,一邊低聲嘶喊一邊揉著雙臂。

這副身體經過長久的訓練,早已刻成肌肉記憶,再加上原主的記憶,其實他算是會打的了,但畢竟前世冇接觸過排球,即使接住了球,手臂也會火辣辣的疼,雖然原主已經習慣,但他可是第一次,當然受不了啦(雖然記憶有接球時的感覺,但畢竟是記憶,就好像好了傷疤忘了疼,記憶和真實接觸還是有差彆的)

訓練過後,千城久司便揉著痠痛的雙手,便走回了他的彆墅,不得不說這副身體還是很不錯的,即使一開始不熟悉,但後來慢慢自己便發現他的動作已經和記憶中的融合在一起了,而且在觸摸排球時,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彷彿球如同一個已經被千錘百鍊,熟練於心的寶貝,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

-----------------------------------------------------------------------------------------------------------分割線

早上天剛剛亮,千城久司便醒來去往學校晨練,結束後來到教室默默睡覺。這種舒適的日子雖然比不上前世宅在宿舍,但也格外舒服,更主要的是,在教室有妹子,高中妹子,不得不說日本的校服,這可是他第一次見到日本女高中生JK,不禁有些興奮,嘿嘿嘿!

隻是悠閒的生活並不長久,在他在夢鄉中流連忘彷時,卻被人輕輕拍醒,千城久司睡眼朦朧的從下望上去,看見的是穿著白色過膝襪的JK女孩,見到她的第一眼,千城久司的感覺是,噢,純欲風漂亮JK女孩,如同傍晚的海,海天一線,波濤洶湧,獨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隻見她帶著微笑,緩緩開口;“闊尼幾瓦,我叫竹清絢子,是排球部的新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