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破日曉,俗話說,早叫的雞有奶喝......

總之天還冇亮,千城和一男前輩幾個已經起床弄早餐了,美味的食物往往隻需要簡單的工程,就如兩快麪包夾一塊火腿,再到幾杯牛奶,就是那麼樸實而無華。

美食不是這樣的?拜托,誰敢說一男前輩一大早就起來準備的早餐不是美食,彆說隻是普通三明治,就算是奧裡給夾心,雄二前輩也會全吃完的......

隻不過現在的雄二前輩正在眾人的視線下安詳地在被窩留著口水,隔壁收拾好被子等內務的前輩們露出了慈藹的微笑。

晨光透過落地窗,打在餐桌旁的眾人身上,少年朝氣充滿了整個房子,不過有一名睡眼蒙鬆的少年則是例外,大家的目光不曾移開一寸,麵色痛苦,有的已經忍不住轉頭偷笑。

少年的臉上,被畫滿圖畫,其額頭的中央,一個正進行著神聖的的小狗占領,正通過儀式製作出它最愛吃的食物,在雄二眉心處直直落下,直到嘴邊,嘴裡還攪動著食物,看起來一臉享受的模樣。

......

幾分鐘後,衛生間裡傳來了一陣哀嚎,看來雄二在為洗不掉某個圖案而崩潰著。健身房內,眾人紛紛大笑,而由於犯罪團夥人多勢眾,雄二隻能默默忍氣吞聲。

---------------------------------------------------------------------------分割線

體育館內,轟鳴聲絡繹不絕,由千城和進介兩人不斷為所有人托球,或許有人會覺得這種原地托球有什麼好訓練的,還不如練快攻這些【絕招】呢!但快攻終究隻是進攻手段的一種,每一個傳球都要通過托球來進行,而一直進行著傳球動作,哪怕隻是原地的托球,對體力和手臂力量等還是有著非常高的要求的。

因為保持著一個動作不斷重複著,特彆是二傳托球時雙臂往往是高舉雙手在頭部以上位置傳球的,而高舉雙手這種行為在一次次傳球中會不斷痠痛,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在扣球訓練結束之後,千城那潔白的雙臂已經抬不起來了,躺在原地大口喘息著,連舉起水杯的力氣也冇有。絢子則默默拿起了水杯緩緩把水送進千城的嘴裡,還用手帕為千城擦著汗水。旁邊的進介前輩同樣躺在地上,隻不過喂水的不是可愛小妹妹,而是一男前輩,隨意拿起水杯就往進介嘴裡乾,生怕進介不夠,差點把進介給嗆死在原地。

望著千城與絢子的親密行為,進介覺得他輸的那麼徹底,連首發二傳被搶了也冇受到過這麼大的傷害,嗚嗚嗚~~~

.......

“各位,都靠過來。”清風教練召集全員,然後指著戰術板大聲宣佈:“接下來幾天,你們練習一下新陣容,4-2配備。”

“由兩個二傳手,兩個副攻手,兩個主攻手組成,不同與5-1配備的是,千城和進介兩個二傳會大大增加球路的選擇,而且由於千城一米八的身高也能充當進攻手的職責,可以確保每一輪次前排都有三點進攻.......”

“還有【同時多位置差攻擊】,麵對【高牆】的攔網,我們冇有像小不點那樣能夠甩開防守的運動能力,這點長鷹高中是和我們一樣的,他們的主力是【空戰】,所以這招我們也可以配合使用,既然甩不開攔網,那就騙過它。”

“剩下的一些個人的練習我相信你們經過了這麼多場的練習賽後,已經能夠摸清自己缺少了些什麼,各位,在不久後的比賽上,讓路人A們閉上他們嘴,讓所有隊伍都知道,他們的身後,有一群狼!!”。

夕陽的照耀下,湖麵閃耀紅光,微波粼粼,而在湖畔旁,一群少年奮力奔跑,拚儘全力,而在他們的臉上,迷惘早被一掃而空,卻而代之的是堅韌不拔的信念,在夕陽之下,散發著少年獨有的氣氛。

又是一個明朗的夜空,有三個人影站在落地窗內仰望天空。

“抱歉,博司,進介。”

“嗬嗬,什麼時候你也像剛一一樣多愁善感了,冇什麼好抱歉的不是嗎?”博司迴應。

“隻要能重回那裡,我們在你們背後又有什麼關係啊!一男,我們會回去的吧,當年好像也冇有像千司他們這樣的隊員吧!”

“嗯~~我們會去的,彆的不敢說,攔下那麼幾球,這我還是不輸給小腹黑的,嘿嘿!”

背後再次傳來嬉戲打鬨的叫喊聲,如同充滿活力的春風,迎麵打在三人的臉上,三人相視一笑,信念已經開始發芽,誰人曾想落後?前方披荊斬棘,隻為頂峰相遇......

夕陽餘暉之下,少年們的熱血故事已經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