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館內,球與地麵親密接觸的轟鳴聲絡繹不絕,在沉悶的天色下不斷迴盪。

此時青狼和長鷹的眾人都把比賽進行到白熱化的階段了,此時的長鷹高中也不再藏拙。

隻見岡田前輩的發球被輕鬆接起,正當我們準備提防快攻與後排進攻時,一瞬間,長鷹高中的所有場上人員都同時往前衝刺跳躍。

【同時多位置差攻擊】

”豈可休“望著【鷹群】的飛躍,青狼高中的眾人紛紛錯愕,根本確定不了會傳給誰,畢竟飛鷹高中的每個進攻位置都是頂尖的,但在千城的眼裡,他看到了對方二傳的眼神往右翼副攻宗內瞟了一眼。

“這邊!”千城拉著安彥往自己這邊拉了一下,直直起跳。

可是球並冇有預料般向右翼飛來,而是在對方二傳手裡輕輕一送,緩緩掉在了網前,千城臉上有點黑了,他明白自己剛剛被自己以為看透了的二傳給耍了。

“什麼時候發現的?難道是攔下那球就開始注意到了嗎?"千城不免為自己的輕敵有些懊惱。旁邊的安彥並冇有說些什麼,因為在那一刻他也看到了對方二傳的行為,要不然他也不會跟著千城同時攔向對方副攻。

”喔~不要在意,都集中精神,打好下一球。“一男前輩啪手鼓勵。

還冇等對麵發球,清風教練和對方的教練突然出聲製止“都停下了,很抱歉,剛剛天氣預報將有大暴雨預警,馬上就下了,大家趕快收拾一下坐大巴回去,記得充分拉伸!!”

大家這才注意到館外的天氣已經由沉悶轉為雷聲漸漸了,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清風教練望著大家,心中有了想法:看來到時候了。

回到體育館,外麵已經下起了大雨,教練召集了大家,“下週就開始放暑假了,馬上IH也開始了,下週進行合宿訓練,雄二,你要是像上年一樣期末不及格要補考的話,就給我去死!明白嗎!”

雄二頭縮了縮,“教練我儘力~~話說小司不是整天上課睡覺嗎!!他為什麼會及格!”一旁的絢子輕輕開口,“其實司他的成績可以排上年級前十噢,連我都考不過他呢!”

雄二當場石化在了原地,彷彿人生已經變成灰暗......

“話說今年的合宿場地還是那個小破樓嗎?”一男望向教練開口。

“這個嘛~額~那個小破樓由於太舊了今年被重建了,接下來幾天我會重新找地方的。”教練有些尷尬......

“這樣嗎?要不來我家吧,我就在學校旁邊住,是一個三層小彆墅,剛好絢子最近也住在我家,也方便訓練和飲食,而且我父母也不在這棟房子住。”

“噢,那太好了,住宿的問題困擾了我好久呢,我已經準備給人下跪了,還好有你啊千城,嗚嗚嗚~”

雄二前輩和岡田前輩大聲歡呼“歐耶!終於不用住危樓了,哈哈哈哈!”可惜下一秒進介和一男的話語讓雄二再度石化。

“等下,你說什麼!絢子在你家住!還住了一段時間了?”一男和進介死死地盯著千城,旁邊絢子的臉有些紅潤。

事情的原因在那晚之後,兩人父母在飯桌上說起了千城一個人住,難免會有些危險和孤單,剛好絢子也是一個人,便讓絢子來和千城一起相顧照應了,畢竟兩人的事早在幾年前雙方已經心知肚明瞭,結果千城房間已經成為了絢子的屬有地,隻不過將來應該會擴大領土也說不定......

當然絢子的父母也經常來陪他們一起吃晚飯,也不至於讓絢子會不好意思,不過自從那晚後,絢子已經不再反對住在這兒了,畢竟每當望著窗外的星空,那晚那幕就會浮現在心頭,而心中之人就在隔壁,彷彿能聽到他沉睡的呼吸聲,令人安心。

當然千城提出住在他家還有一個原因,經過幾個月的適應,他還是習慣不了日本的飲食習慣,而彆墅裡會有千城父母為他請的中國菜廚師,不得不說,有錢的生活千城還是非常滿意的。

在征求大家同意後,教練打電話給千城父母請示了一下,表達了感謝,而千城父母也讚同了,便讓大家回家休息了。

路麵上大雨傾盆,千城拉起了絢子有些微涼的小手,打著雨傘在眾多單身狗的麵前,並肩走向家的方向,而絢子有些羞澀,但也不掙脫千城的大手,任由他一晃一蕩地走著,而後方是一男前輩們充滿殺氣的目光,還有已經涼透了的內心.......

----------------------------------------------------------分割線

在成績出來的那天,已經被眾人監督下拚命複習的雄二滿含淚水,在一個個及格麵前終於控製不了自己,與剛一前輩相擁而泣,而在一旁的安彥和一男則默默拍下了這段珍貴影像,相視一笑。連平時沉默寡言的一城健前輩也微笑地看著他兩,隻是眼神好像有些不對勁Σ(っ °Д °;)っ!!

當眾人來到千城家裡的時候,望著院子裡的遊泳池和室內健身房等等景象,都不由笑了起來,有些猥瑣地開口:“小司~~你還缺小三嗎?其實前輩們可以的!!"

在充滿基情的氣氛下,合宿生活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