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轉瞬即逝,在提出想法後的一週,千城已經能勉強用出改良版【快攻】,當然,實際的威力比不上影山和日向的【怪人快攻】,畢竟日向的運動神經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但也比普通快攻好很多了。

在此之後,還增加了後排進攻的練習,因為擁有了改良版【快攻】,給後排進攻增加了得分效率,屬於一箭多雕了。

(後排進攻:指組織後排進攻人員在進攻線後跳起扣殺,由於離網距離較遠,能夠扣進對方深處,突破攔網。)

精疲力儘的前城一步一步的走回了他的小彆墅,卻發現房子裡麵燈火通明,還未進門便看到有一個女人在門口等待著他。

“小司,歡迎回家(⑉°з°)-♡”

“媽,你彆總這樣,彆人看到了還以為我交女朋友了呢,搞壞你寶貴的兒子名聲怎麼辦?”

氣質出眾的女人嫣然一笑,“冇事,媽媽向你爸請幾天假然後陪你去上課,好不好?”(。・ω・。)ノ♡

“媽,你贏了.......爸~,快出來管管你妻子,她調戲你寶貝兒子了~。”

房子裡麵出來了一名中年男子,身穿西裝,麵容帥氣,與氣質出眾的女子站在一起,女子的晚服有些讓千城明白了這兩位過來的原因。

男子名為千城久,女子名為千城惠司

“怎麼了?有活動要我去?”千城直接說道。

“對,抱歉了,你纔剛剛訓練回來,今天是分公司的開幕大典,忙活一陣子了,怎麼也得讓你看看你老爸的優秀吧,讓你瞭解老爸帶領的手下有多麼優秀。”

可千城知道,這隻不過是想讓他提早一步接觸公司的管理層罷了,也讓公司的員工知道有他的存在,要是千城實在不想打理,那也可以交代給職業經紀人。

千城冇有多說些什麼,匆匆換過西服後便跟隨父母去往酒店。

---------------------------------------------------分割線

晚會上,千城拿著飲料到處應付著各位的噓寒問暖,客氣吹捧,即使是有著過往的記憶,千城應付起來還是很吃力,應付完後便偷偷摸摸走向角落,畢竟該做的都做了,也冇必要凸顯自己的存在感。

他在角落裡掃視一圈,意外的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不是班長大人嗎?”

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可以看到一位身穿白色禮服的女子,一雙長腿在高跟鞋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突出。平時與千城這些排球隊員在一起或許冇什麼,但跟普通人比,她還是算高的了,估計在170左右。

她亭亭玉立地站在那裡,如一朵在雪峰頂上傲然的寒梅,冷豔卻又無法親近,與平時的她格外不同,不過這樣的她或許纔是真正的自己,不過分在誰的麵前罷了。

千城輕輕地來到了她的身邊,輕飄飄的說了一句:“美女,能否能與我共舞一曲?”

少女並冇有他想象那般讓他離開,反而嬉笑轉身:“好啊,不過這晚宴提供跳舞表演嗎?”

如一朵俏皮的櫻花,惹人憐愛。

寒冰雖堅,遇春即化.......

看著少年懵懵的樣子,少女回想起了那年的第一場雪。

那年,同樣是一場晚宴,女孩被窗外的雪景吸引,那是入冬的第一場雪,寒冷但迷人。女孩卻在晚宴會場外迷路了,工作人員人來往,還有一些同樣出去觀雪的人群,把女孩擠到一邊。

女孩想回到她父親的身邊,卻忘了返程的道路,隻好蜷縮到人跡罕至的角落,低聲哭泣。

那年,一名男孩因受不了晚宴的吵鬨,逃了出來,想獨自欣賞一下雪景,當他來到角落,卻發現一名年齡相仿的女孩蜷縮著哭泣,男孩輕輕拍了女孩的肩膀,等到女孩望向他時,他溫柔一笑,溫柔如玉,“我叫千城久司,你好呀!小妹妹。”

那年那天,男孩牽起了女孩的手,肩並肩的望著雪,隻是,窗外雪花飛舞,男孩從未看她,女孩從未看雪------直到雙方家長的到來。

那天的雪景女孩已經記不清了,隻是那天的他,卻揮之不去。那年,少年和少女芳年八許,記憶猶新。

所以當少女再一次出現在少年麵前時,她一直麵帶微笑,即使少年已經遺忘......

千城望著她,顯然為絢子的走神而感到疑惑,還未等說上話,千城久和一名帶著書香氣息的男子來到了身前,經過介紹,原來是絢子的父親,竹清楠。千城匆忙開口“第一次見叔叔,叔叔好!”

隻不過兩中年男子笑容戲謔,竹清楠開口:“這可不是第一次見了,小司,很高興能再次見到你,不過等下我和你父親有事,請幫忙讓小絢子去你那暫住一忘。”

千城非常疑惑,自己見過這位書香氣息濃厚的男子嗎?隻不過男子催促他們儘快離開,天已經暗了。

千城與絢子走向回房子的道路上,絢子突然腳下一滑,扭到了腳,隻不過千城冇看到扭傷處有什麼紅腫,但也冇想太多,便輕輕背起了絢子。

路上,千城冇敢輕舉妄動,隻不過他清楚,後背很滑,很軟,很潤......不過在路上,絢子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你喜歡我送你什麼花呢?如果能親手找到了的話,我想送給你一朵狗尾巴花行嗎?”千城敷衍應好。

---------------------------------------------分割線

回到房子的千城整理出來一間客臥,在千城房間隔壁。由於太過勞累便把絢子揹回房間就回房躺了下來,隻不過他突然躍起,走到了陽台邊,叫了幾聲絢子。

見到絢子出來到陽台之後,他從房間裡拿出了一把吉他,輕輕彈唱著著名童謠《小星星》,溫柔且動聽。曲終之時,他望著癡癡的少女突然開口詢問:“當年忘了問你的名字,你現在能告訴我嗎,愛哭的小妹妹!”

少女忽然淚如雨下,“我叫竹清絢子呀!千城哥哥!”

少年溫柔如玉,溫暖她心,少女豔麗如花,隻為他開!

屋簷下,兩男人躲在暗處相視一笑......